揭穿中國警方和官方媒體否認覃永潔慘遭警察酷刑的謊言


【明慧網2001年8月31日】

法輪功學員覃永潔慘遭烙刑折磨逃離中國的經歷在美國和國際媒體上曝光一個月之後,中國官方媒體方才首次發表文章予以否認,然而,中新社8月28日這篇題為「中國警察對‘法輪功’人員實施酷刑純屬造謠」的文章不僅未能提供任何證據,而且前後矛盾、漏洞百出。

文章寫到中新社「記者首先向廣東和廣西的公安廳查證該人,經當地戶籍機構電腦反覆搜索,均未查到有‘覃永潔’一名。」

然而,熟悉大陸內情的人們都知道,中國是近幾年才開始實行身份證、戶籍電腦聯網,在此之前發行的身份證許多人仍在使用,至今在許多不發達和鄉鎮地區電腦聯網遠遠沒有普及,而且技術水平尚不完善,甚至一些銀行的電腦聯網系統也常出錯,在此情形之下,能否只因在當地戶籍機構電腦中未查到「覃永潔」一名就斷定其人並不存在?顯然不能。

文章的第二段寫到「據當地公安專家向本社記者解釋,這名自稱‘覃永潔’的人」「到美國後有可能用的是假名」。既然警方不能確定,說明他們不是不知道大陸身份證、戶籍電腦聯網系統尚不完善,說明他們非常清楚:電腦中查不到並不能證明無覃永潔此人。

然而,就在根本無法確定「覃永潔」是自稱的假名還是在不完善的電腦系統中未能查到的真實姓名的同時,廣東和廣西警方卻對外斷言:「‘覃永潔’其人並不存在,所謂‘中國警察對其實施的酷刑’純屬造謠。」並在該文章的最後表示要「繼續查證,以便給海內外一切關心此事的善良人士一個令人信服的答覆。」顯然,他們自己也知道,他們所作的斷言和他們調查到的事實自相矛盾,缺乏令人信服的邏輯關係。

中國警方和官方媒體這種不顧事實依據、無視邏輯常識的斷然否認充其量只能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試問:發生覃永潔遭受烙刑十三處這種慘無人道的惡性事件,中國警方不去調查廣東博羅那個勞改農場、將行兇的警察管教逮捕歸案,反倒由官方記者出面反複查證,而且將調查的目標集中在無辜的受害者覃永潔身上;甚至,警方在未能提供任何證據的情形之下竟然斷定「‘中國警察對其實施的酷刑’純屬造謠。」,這種不負責任、掩蓋真相的做法不是已經告訴人們事情的真相了嗎?

根據我們在大陸的了解,人們不僅認識覃永潔,而且知道他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知道廣東博羅確有一個臭名昭著的勞改農場。既然中國警方和官方媒體自己調查不清,何不邀請國際人權機構、海外媒體在知情者的幫助下對此勞改農場進行獨立的調查採訪?那樣才能真正「給海內外一切關心此事的善良人士一個令人信服的答覆。」

覃永潔歷盡生死與艱辛逃離中國來到美國,在休士頓公園廣場醫院治療期間,當地醫護人員、慈善機構人員、社會工作者、警察、記者、法輪功學員等各界人士無不為中國警察殘忍的烙刑而感到恐怖,同時,覃永潔對法輪大法堅定的信念和表現出的「真、善、忍」精神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是這樣明擺在公眾面前的事實,中國警方和官方媒體也要大吵大嚷地矢口否認,其中的善惡虛實難道還不分明嗎?

其實,正是江澤民政府的庇護縱容、官方媒體的謊言欺騙,使得大陸警察管教肆無忌憚地殘酷迫害數以萬計的法輪大法學員。然而,墨寫的謊言永遠掩蓋不了血腥的事實。看看他們幾十年來搞群眾運動的一貫作法,對照最近新華社關於馬三家勞教所130名法輪大法學員絕食和廣西柳州所謂「法輪功」癡迷者故意殺人案的報導,仔細看看海外媒體有關哈爾濱萬家勞教所15名法輪功女學員和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10多名法輪功男學員慘遭集體虐殺的報導,劉春玲在所謂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中被打中後腦斃命的央視鏡頭慢放,以及明慧網關於揭露「1400例」如何出籠的真相文章,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看出鎮壓者的謊言宣傳距事實真相是何其遙遠。

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江澤民當局瘋狂鎮壓法輪功的倒行逆施早已天怒人怨,法輪功真相徹底大白天下之日越來越近,「善惡必報」的天理正在人間大量兌現。那些追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管教、欺騙愚弄民眾的記者編輯、以及包庇縱容迫害法輪功的官吏政客,如果執意做惡到底,等待你們的將是你們做夢都不敢想像的悲慘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