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受益於大法的親身經歷駁斥軍事博物館的誹謗展覽


【明慧網2001年8月15日】前不久北京軍事博物館又非法舉辦了一次誹謗展覽,對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及法輪大法再次進行誣蔑。我想以我親身修煉的體會向世人證實大法的神奇與偉大。

修煉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如:風濕性心臟病二尖瓣閉鎖不全,1982年心臟擴大、經常發生心律不齊、1986年10月開始心房纖顫,於1989年進行二尖瓣置換手術、術後心房纖顫仍未消除,於當年七月進行電除顫仍未成功。1993年在單位組織的體檢時發現肝臟有疑點,後經人民醫院檢查確診為遷移性丙性肝炎,(因心臟手術染上丙性肝炎)。當我知道病情後心情十分悲痛,屋漏又遭連夜雨,我多想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啊!但是、等待我的卻是無窮無盡的病魔纏身和每天服十多種藥的藥簍子。

在病魔的折騰下,到1998年初肝臟已發展到肝纖(初期肝硬化)。三尖瓣大量血液回流,輕度腹水,雙腳浮腫,同時患有胃病、內外痔瘡、慢性咽炎、偏頭痛等。先後住醫院七次,每次都要花費1--2萬元。平常每天口服藥三次、每次十多種藥, 特別是出差或是到室外工作,首先得記好帶藥,有時候到吃藥的時間沒有水、就幹吞藥。靠藥維持生活和工作。每月要用2--3千元藥費,每天吃藥打針,身上汗毛孔都散發著藥氣,而且病情一天天在加重。1998年春節後,又接醫院住院通知要求儘快住院治療,我多想住院治療啊!嘗嘗健康人的滋味!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患的是〝不治之症〝住了幾次院根本治不了、住院有何用?常人的藥和常人的醫院根本治不了我的病,在生活的道路上我嘗盡了身體有病的苦。到處求神醫也找不到,在生存無望的絕路上心裏非常絕望。

就在這個時刻,一個偉大的聲音--法輪大法的音樂召喚了我,法輪大法召喚了我,偉大的李洪志老師救了我。1998年春節過後,就在我生死絕望的時刻、我愛人得法後不久,要我跟她一起煉法輪功。其實我以前就想煉法輪功,但由於自己病太重有個功友怕我給法輪功抹黑,看見我去了他趕快關門,不讓我看。有一次我出差到外地,早晨去公園看見煉法輪功的人,我就跟著煉,半小時抱輪下來、走路時腳像不落地有像飛一樣的感覺。但由於悟性低,雖然請了一本《轉法輪》也沒有抓緊時間學,加之常人中的工作繁忙,也一直沒有煉。現在有人叫我一起煉我真高興,後來悟到是老師的慈悲。

98年2月,我沒有去住院只在醫院開了一個月的針藥和口服藥。一邊吃藥一邊打針、在家跟著老師的教功磁帶煉功。1998年3月15日參加了集體煉功。開始煉功我不敢和他們站在一起,功友們主動招呼我、叫我跟他們站在一起煉。由於當時只重視煉沒有重視修,〝「修、煉」兩個字,人們只重視那個煉而不重視那個修。〝(《轉法輪》)所以在煉功中出現的問題沒有在法上去認識。在衛生所打針時,護士總是說:〝你的皮太厚,肌肉太緊,針頭都扎不進,〝臀部左邊扎不進就紮右邊,到最後左右倆邊都扎不進,最後幾針就沒再打。因為針藥很貴,當時還覺得很可惜。通過《轉法輪》的學習使我懂得了人生病的原因是業力所致和人為甚麼有病等前所未有的理。

三月底,我在學《轉法輪》時,看到師父在第一講第一節〝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中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當時我突然悟到我是修煉人,師父會給我淨化身體,打開我修煉的路。隨著學法煉功,提高心性,我的身體越來越好,我一個多病的被醫藥支撐了十五年的身體,一下子就變成了健康人,不用看病、不用吃藥、不用打針了。這不是神話嗎?正如一九九九年六月我在給朱鎔基總理的信中寫的:〝親愛的黨啊!1999.4.25我是來彙報李洪志老師傳出的法輪大法使我恢復健康。有利於人們的道德回升,有益於人民健康身體:同時彙報那些不負責任的宣傳機構,及某些人打、抓法輪功弟子攻擊法輪大法,以達到他們敗壞道德人心,破壞穩定團結的用意。〝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次次戰勝痛苦,牢記〝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多次痛苦的消業過程中我時刻堅信大法的力量,功友們都替我高興和擔心、能否過好這一關。奇蹟出現了,三天過去了,七天過去了,十天過去了…。快四年了從沒有吃一顆藥,沒花一分錢藥費,(補牙除外) ,現在精神飽滿、臉色紅潤、身體健康。到遊樂園坐翻山車,下水游泳,出差再不要背十多種藥,丟掉了藥簍子。嘗到了健康人的滋味。一個常人朋友經常對我開玩笑說:〝患你這種病的人未做手術的死了,做手術的也死了,就你活得瀟洒。〝 我說:〝這是法輪大法賦予我的二次生命。〝

師父說:〝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得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轉法輪》) 回想當常人的幾十年,為名、利、情、苦苦爭啊、鬥啊、為蠅頭小利造了很多業和磨難。三年多來從處處做好人開始和一次次消業的過程。使我清楚的認識到只有法輪大法才能超脫常人苦海〝「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人類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論語》)修煉人沒有病這是千真萬確的,沒有人強迫我不吃藥,是我自己悟到了我是一個修煉人,並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去修煉,大法才在我身上體現出了威力。法輪大法學員中,這種事例數不勝數。某些人為甚麼不顧事實真相,再次在軍事博物館非法舉辦誹謗法輪大法的邪惡展覽呢?這只能說明江澤民這個獨裁者懼怕真、善、忍,懼怕人民信仰真、善、忍,而暴露它們的邪惡腐敗的本質。

7.20是邪惡勢力殘酷迫害真善忍的日子。人類社會進入了顛倒黑白時代,報紙等媒體鋪天蓋地地播放大量的誣蔑大法誹謗師父的污言穢語。以前人們習慣的聽黨的話,看政府的紅頭文件為標準的思維,一下子亂了套,大法洪傳七年了,法輪大法好,在一億大法弟子心中深深的紮下了根,國家對氣功修煉的三不政策,〝不宣傳、不反對、不支持〝怎麼突然變了卦。警察開始打殺修真善忍的好人。可是貪污受賄、假冒成風、大量社會問題反而無人管,這一切的突然發生令人難以置信。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們參加了1999.4.25上訪講清真相和7.19洪法,白天由於天安門廣場戒嚴,晚上我們到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看望上午在天安門洪法被抓的功友,結果被公安抓走,在看守所關了一夜。7.20後被轉到地方政府由單位強制洗腦,保衛部門看管,每天看所謂的揭批電視,和文件等等。遭受強烈的精神打擊。我們夫婦受到保衛部門的提審、跟蹤、盯梢、和單位的撤職,下崗,洗腦等很多不平的遭遇。是大法的威力,使我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在修煉的道路上,我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無窮,由體弱多病的身軀變成了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我非常感謝師父的大慈大悲,我得到的太多太多,我們決心緊跟師父。以法為師,在全面講清真相,清除邪惡,救度眾生,護法除惡進程中,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用智慧洪法,為大法負責,為學員負責,為社會負責,為自己負責。在正法中,在全面的講清真象中,充份發揮大法所賦予的智慧與能力,和所有大法弟子一起,珍惜這千載難逢的正法修煉時期,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跟上正法進程走好正法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