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8月2日】
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我們不是大法弟子,但我們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修煉大法的都是好人,希望馬上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弟子,我從4歲開始學功,從此沒打過針、沒吃過藥,身體好好的,可現在江澤民邪惡集團反對煉功,而我認為不應該是這樣,因為大法是好法,這功這麼好你說能不煉嗎?

法輪大法弟子:周增博(13歲)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弟子,我從9歲開始學功之後,再沒打過針,沒吃過藥,而且身體好好的,可現在國家反對煉功,而我認為不應該是這樣,為甚麼呢?因為大法是正法。就舉個例子來說吧!姥姥是一位老師,還有嚴重的心臟病,有時,上課突然犯病了,就得去醫院,非常痛苦,煉功以後不知不覺好了,你說能不煉嗎?

法輪大法弟子:劉暢(11歲)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高中生,由於學法不精進,在學校組織的簽名活動中被迫簽名,現在宣布簽名作廢。堅修大法心不移,努力向世人講清真相,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楊鶴媛 2001年7月24日


聲明

由於執著心太重,在"洗腦班"裏經不住折磨,被迫在規定的紀律上簽了字,在那幫邪惡之徒的不斷的打罵下,我忍受不住從三樓跳了下來。從醫院回娘家後,在家人的逼迫下,由於怕心重,違心說了有損大法和師父的話。現聲明:我以上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和簽名一律作廢。我從三樓跳下來,三天做了兩大手術。師父的法身一直都在保護著我,不然我早就沒命了。我的狀態正像師父所說的:"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精進要旨》"道法")我悟到這是魔在鑽空子,回家後,不管丈夫怎麼打罵,我就是要修煉!老師給了我那麼多,使我從一個滿身業力的人,淨化到一個最純淨直至達到一個高境界中的人。我說違心的話太對不起大慈大悲的老師了。我以後要堅定實修,加倍彌補過失,爭取早日"回家"。

丁素萍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得法的,學了法輪功以後,一直感覺很好,除了幹好本職工作外,一直在為大法盡力付出,因為從學法的那一天起,我知道了生命存在的意義。自始至今我對大法和師父堅信不移,從來沒有懷疑過。

1999年6月至2000年7月,我三次進京正法、護法。兩次被抓,非法拘留。由於學法不深,執著心、怕心太重,結果第一次寫了「保證書」,第二次在「保證書」按了手印,事後對此做法仍沒有深刻的認識,沒有引起重視。

今年6月初,我因為去同修家切磋再次被抓,非法拘留,在此期間,因為我的根本執著心沒有去,當時怕被勞教,又想出去,再次被邪魔鑽了空子,放鬆了主意識,迷迷糊糊之中寫了「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回來後經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對照自己的所作所為,一錯再錯,我終於醒悟過來了,醒悟過來的那一刻,真的從內心深處認識到了我所犯的錯誤有多麼可怕,真是對不起千萬年來不遇的大法和偉大師父的慈悲苦度。感到沒臉見同修,抬不起頭來。檢查起來還是存在學法不深的問題,不知道正法與個人修煉的關係,除了有人的怕心執著外,還有骨子裏變異人的觀念,以至在重大考驗面前沒經受住,雖從內心對法輪功沒想放棄,只是在表面上寫了「三書」,但在邪惡之徒威逼、利誘下說了假話,口是心非、表裏不一,幹出了助紂為虐破壞大法的事,不配做一個大法修煉者。根本問題是沒有學好法,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經文中說:「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而我是在師父多次講法後,把握不住自己,又重犯這種錯誤,這是錯上加錯,更為嚴重,這是多麼危險啊!當我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我痛悔不已,我有可以為真理付出一切的勇氣,關鍵時刻我卻沒有足夠的分辨力辨別真假、善惡、對錯,完全忘記了師父講的法,這是甚麼問題啊?那就不僅僅是對自己的生命不負責,對法不負責任,而且真是在犯大罪啊!我已經認識到它的嚴重性了,我要振作起來,決心痛改前非,我要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和在保證書上按的手印、「三書」,及給單位寫的「悔過書」等和我在任何場所,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利於大法和師父的言行等一律作廢。

今後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真正能夠去除頭腦裏一切人間變異的思想,更好的參與法正乾坤,真正能用正念主宰自己,溶於法中,同化大法,去掉一切變異思想和干擾,跟上飛速前進的法正乾坤的進程,珍惜師父用巨大的付出為我們創造的修煉機會,修成純純正正的大法一粒子,以實際行動去兌現神聖的誓約。

大法弟子:李志安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2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做了很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22日早上派出所的邪惡之徒一夥到我家來,把所有的大法書、煉功帶、講法帶、教功錄像帶和師父法像、法輪常轉、真、善、忍圖全部搜走,把我帶到派出所問煉功情況,還叫我到每個功友家把法輪章、師父法像給他們收回來,那時我簡直是怕字當頭,到每個煉功點收了20多個交給他們,公社召開煉功人大會,要我說大法如何,我說了對大法不利的話,當時對100多功友影響很大,邪惡之徒有叫每個煉功人交1000元保證金,我又帶頭交,每次邪惡要我寫「保證書」,照像,按手印,我都配合了。

我很少和功友切磋,最近這段時間看到師父發表的新經文,才悟到所做全部不對。現聲明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過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偉大慈悲的師尊,我衷心地感謝您的苦度,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大法弟子:張德華、熊素瓊、李碧連、熊海雲、劉祥瓊 2001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1995年得法,得法六年來我堅信大法,堅修大法,一步一步的跟著師父的正法進程走過來。但是儘管是這樣,回顧起來在六年的修煉當中,有時對法認識不深,還是有「有漏」的地方。記得2000年2月份,中央電視台造謠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播出後,單位強行組織法輪功學員一起觀看,觀看後又都強行的讓寫保證書。當時我是堅持不寫保證書的,但由於放不下常人的「情面」,便應付了事寫了三點認識。

還有一次是在99年7月22日以後,單位強行組織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之後要求每個學員都在他們印好的「協議書」上簽字。我當時沒有拒絕,在協議書籤了字。但後來我沒有按「協議書」 上的做,還是進京為法輪功上訪了。

現在通過學法認識到,這兩次的做法當時都是極端錯誤的,也是不應該的,也是在人的變異了的觀念帶動下所做的,是配合了邪惡勢力的安排,而邪惡的安排是師父不承認的,而這種做法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試想一個偉大的神是決不會這樣做的,作為大法的弟子,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怎麼能這樣做呢?這是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啊!回想起來很是痛心,其實追究起來還是自己學法不深,當時沒有在法理上認識法,有怕心,放不下人的「情面」,所以才做出這樣的事,這是嚴重的有漏啊!

所以我現在嚴正聲明,當時所寫的三點認識及在「協議書」上的簽字宣布作廢,從今以後要加倍補償,勇猛精進,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中做得更好。

中國大陸弟子:宣世忠 2001年7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2001年4月2號,我隊隊長通知煉法輪功的人下午3點到大隊照相。下午3點鐘派出所和村幹部到我家,走進我大門時說:走,跟我們大隊照相。我說我不去。他又說這是他們的工作,我不去他們就要丟飯碗。我想常人就是為了工作、吃飯,我就坐他們的車去了。照相時我把眼睛閉上,他們說你坐好點照相,我說有個相就可以了,好有甚麼用。他們有人說照了相、按了手印,就表明不煉功了。我說法輪功好,死我要煉下去。

5月份他們又來2人到我家,走進大門時說,你在煉功沒有?我大聲說這麼好的功法我死也要煉下去。他們說我要煉在家煉,他們不說我,千萬別去北京,他們就怕我去北京。他們就拿一張紙在上寫甚麼,我沒在意。寫完後他們叫我簽名,我不簽,我說他們簽就可以了。他們說不行,非要我簽。我拿起筆簽個「真善忍」。他們問我簽的是甚麼,我說:「你連這三個字都不認識呀,這是我的本性。」他們說:「吳大爺,要不就算了。」也不讓我簽了。他們就把那三個字擦了,他們也不再找我簽了,而找我的兒媳婦把字簽了。

他們管不了我們法輪大法弟子的心。我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吳德樹 2001年7月30日


聲明

我於1995年修煉法輪佛法,從此大法便在我心中紮下了根。時時處處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無論是我的思想、身體和做人行為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可是就在2001年6月份的一天,突然被我市公安非法拘留,被關押二十多天後,在魔的高壓下我在「保證書」上簽了字,不久便被公安釋放。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心裏被強烈的痛苦折磨著,我知道我對不起師父,對大法我犯了罪,做出了有損於大法的事,違背了當初的誓約。為了洗刷我的恥辱,彌補修煉路上的缺憾,特此聲明:在魔的高壓下,我在「保證書」上簽的字,宣布一切作廢,以後加倍彌補過失,更加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甚麼也動不了我的心,在修煉的路上一步一個腳印、紮紮實實的修到底,圓滿隨師還。

大法弟子 楊玉蓮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受益很多,因而十分慶幸自己有緣得法。1999年7月22日大法遭到迫害,一時邪惡橫行,立逼學員寫"保證書"。我當時很不情願,但最終還是簡單的寫了"保證"。2000年的一天,邪惡又拿著印好的"保證書"要我簽字,否則就去派出所。我既不情願,又很憤怒,但還是強忍著在"保證書"上簽了字。這兩次都是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兩年來,通過師父一次次的教誨,通過正法、學法,我認識到這是自己的污點,我決心洗淨這些污點,堂堂正正的修煉,做好大法的一個粒子,在正法中學好法。"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並將這兩次的所謂"保證書"立即宣布作廢。

大法弟子 裴鳳英 2001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自多年修煉以來,從方方面面確實感受和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莊嚴、神聖。因此我克服重重困難去證實大法、弘揚大法。由於自己還有怕心和僥倖心理,使用了蒙混過關的方式,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寫了不該寫的東西,雖然是違心的模稜兩可的話,卻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我真是痛心萬分,所以我嚴正聲明:我以前寫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作廢,一切違心的言語無效。從此以後我要用實際行動挽回影響,成為真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走正、走好每一步,堅修大法緊隨師,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法輪大法捍衛者。

大法弟子 孫洪波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叫王克明,今年47歲,於1998年4月修煉法輪功,從前是一個多病的身體,修煉法輪功3年後身體健康無病。我是一個親身受益者,還有兩位同修,由於我們法學得不深,怕心重過不了關。今年4月公社領導通知每人必須去開會。他們用欺騙手段說我們照了像、簽字、蓋印,就把身份證退還我們,我們都簽了,到目前也沒有退身份證給我們。我們最近學習師父新經文,我們深刻悟到給宇宙大法帶來了損失。我們三位同修,特向明慧網聲明,所有在公社、派出所簽的名、手印,不符合大法的話等一律作廢,不是我們內心做的,我們以後要加倍彌補我們的過錯,向群眾講清真相,發材料我們要積極參加。

大法弟子:王克明、詹永如、劉群方 2001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7.22之時,在拘留所裏,為解脫自己,在電視上講了違心的話,講了對不住師父,對不住大法,對不住世人的話,後來對法又產生了動搖,對師父產生了不好的觀念。為此,我深感自責、悔痛,難於自拔。今天我終於有勇氣站起來,面向宇宙嚴正聲明:我在電視上講的話,在三個單位寫的「思想彙報」和「保證書」統統作廢。我會堅定修煉下去,從零點起步,純淨自己,以捍衛宇宙為己任。

大法弟子 佟翠蓮 2001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執著心太重,對師父《嚴肅的教誨》一文沒有正確領會,而且還講了不敬師父的話,深感痛悔,在同修中造成了不好的影響,並且向邪惡妥協,交了一本大法書、又簽了名,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特此嚴正聲明:過去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堅定大法修煉。

大法弟子 楊雪玲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我主動的寫了「保證書」,在這期間所作所為完全失去了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自從7月看到師父的所有經文以後,深深的感到自己的罪過之深,也深深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尤其是中間那不堅定的時候自己為自己的錯誤找藉口,我現在想起來,我過去所做的一切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遠遠不夠!我一定會在發表聲明之後,更堅定的修煉大法,加倍彌補過失!按照師父所說的去講清真相,為正法做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盡大法一粒子應盡的義務!!!堅修大法!!

大法弟子:杜彥傑 趙嬌強 常鋒濤 劉偉濤 2001年8月1日


聲明

自從99年7月22日起,我三次進京上訪,先後被非法拘留收審,勞教一年,在非法勞教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很強的執著心沒去,在很大的強壓下寫了「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材料,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沒有說真話,使我深深的痛悔,現在我真正的發自內心的說一聲:法輪大法好、是正法。特此聲明:在勞教期間寫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廢,我要重新跟上正法進程,用實際行動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決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與苦度。

大法弟子:宋志廣 2001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邪惡勢力千方百計地利用學員的執著進行破壞。他們把印好的保證書拿來逼我簽字。我堅持不簽字。但是村幹部每天上門逼我簽字,後來我就心煩了,為了打發他,我便說了違背大法的話,結果給了邪惡可乘之機。我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話一律作廢。今後我多學法,努力講清真相,彌補自己的過失。

大法弟子:張軍 2001年6月30日


聲明

我所有對邪惡的妥協鄭重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佟豔姣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從一九九四年二月得法後,身體健康、性格開朗。但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後,因自己當時悟性差,寫了「保證書」,交了大法的書籍、錄音帶、錄像帶、法輪圖、師父法像、法輪章。現在覺得自己特別對不起度我們的恩師,所以特此聲明:以上所為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彩霞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1月25日和老伴一起進京上訪一次,只是希望能夠向國家領導反映我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但是到京後還沒找到信訪局,只是在天安門前說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就被非法拘捕。然後被押送到當地拘留所、看守所,最後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在高壓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書面材料。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過的這些不符合大法弟子言行的一切材料全部作廢,今後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過失,做大法的真修弟子。

聲明人:張發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自得大法後,我幸福無比,知道了生命的意義,努力學法、煉功。自99年7月20日進京以後,因對法理解不深,怕心重,寫了「保證書」,並交了大法資料。學法、煉功也不如以前,我愧對大法、愧對慈悲眾生的師尊。現在我嚴正聲明,自99年7月20日以後,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保證書」通通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做個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煉者。

大法弟子:金睿 2001年7月31日


嚴正聲明

由於人的變異觀念,向邪惡妥協寫了「保證書」,還交了一本大法書,對師父的《嚴肅的教誨》一文沒有正確領會,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特此嚴正聲明:過去所寫、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解宗義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自2000年6月以來,由於執著於圓滿和怕心的不去,在難中沒有把握好自己,違心地寫了作為大法弟子決不應該寫的"保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和言行一律作廢。同時,堅決糾正以往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行為,不給大法和自己正悟到的一切抹黑,堅定修煉,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陸大法弟子:王大源、蔣繁榮、孫桂芝、邢光惠、吳緒榮、邱立蘭、王運河、彭光富、康洪珍 2001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被執著帶動,在看守所裏,寫了作為大法修煉者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寫的「保證」,過後非常痛悔,特別是看到師尊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更感到對不起師尊,和大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不再給大法與自己修煉的路抹黑。並借明慧網聲明所寫的「保證」作廢。

大法弟子:王曉麗 2001年7月17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來,由於我們學法不深,又有許多怕心和執著,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抹了黑。現在我們申明以前所說、所寫的所有一切違背大法,不該修煉者所為之事(包括家人所代說、代寫的)全部作廢!同時在講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損失,並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珍惜正法修煉的機緣,誓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彭華雲、包德菊、鄧克英、梁文英、倪英、魏可秀、楊永芳、池發蘭、吳華敏、張豔麗、孔耀華、馬芙蓉、艾秋靜、余開芝、喻光蘭、何成先、方桂蘭、徐國芳、李仁英、李祥英、賀道勤、史菊清、王澤勤、申永香、楊明芳、王英、吳明芳、劉德芳、鄒景玲、孫兆先、李鳳艾、江智勇、王玲琴、王旋、周守英、陸自厚、張輝泉、陳尚蘭、胡定文、曹從青 2001年7月2日


聲明

我由於自己常人執著心不放,向邪惡低了頭,說了、寫了不符合大法的話,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痛悔不已。我現在鄭重聲明:我以前違心說過、寫過、簽過的一切有損大法的東西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中來,加倍彌補,堅定修煉、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 孫立新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邪惡迫害和自己存在怕心下,所寫和代他人寫的「決裂書」,現在鄭重聲明全部作廢。另外,村民委員會搞所謂簽名,都是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私自所為,嚴重侵犯了我們的人權,在此聲明無效。收回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特此聲明。我要在正法中加倍彌補,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 張士勛、張志成 2001年7月1日


嚴正聲明

本人因衛護大法去北京上訪遭非法逮捕後,由於對人的執著太重,在看守所犯了背叛大法的不可饒恕的錯誤,在偉大慈悲的師父面前我是有罪的,心中的痛悔無法用言語表達,現在當眾多大法弟子為堅持真理,助師世間行,而忍受世間最惡毒的折磨時,自己卻因為怕心而躲在家中苟且偷生,在眾多大法弟子面前我深感愧疚,現嚴正聲明:以往修煉過程中一切有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學員:姚永劍 2001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又有一些放不下的執著,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如交書、在筆錄上按手印、簽名,在幫教協議書上簽名、寫「檢查」、使大法蒙受了污點,對不起慈悲苦度的師父。在此,我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和「文字材料」作廢,並決心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佳 2001年7月19日


聲明

我是98年開始修煉的,通過學習《轉法輪》與實踐的昇華,深知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立志堅修到底。

99年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不能理解,因此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在勞教期間,由於學法不深,沒能在考驗面前「以法為師」,用大法衡量該做的、不該做的,在壓力面前寫了「材料」,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愧對師父,自己追悔莫及,在這裏我聲明在勞教期間寫的所謂的「材料」全部作廢。我將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中,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孫璐 2001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們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 ,違背了師父和大法,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現聲明無論在何處,所說、所寫、所做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陸弟子:張執義、王淑豔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在此嚴正聲明: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在我心中誰也拿不走。並要求政府放了那些因修「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制止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還給我們和平的學法煉功的環境。

大法弟子:王芬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於99年年底曾向公安部門及單位錯誤地表態不上訪 。上訪是每個公民的權利,在法輪大法遭到無端的誣蔑和迫害時,上訪是我們本著對國家和人民負責的態度,善意地向政府講明法輪大法益國益民的真相。在此嚴正聲明我的「表態」作廢,今後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堅修到底。

大法弟子:白洪志 2001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由於家人迫於邪惡勢力的壓力曾違心地為我寫過「保證書」。現特此嚴正聲明家人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對大法堅定的心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和改變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大法弟子:胡月平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12月份被派出所傳去問話,由於自己有執著心,在派出所寫了「保證書」,現嚴正聲明,「保證書」上所寫的一切內容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學好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到底。

大法弟子:白靜 2001年7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高壓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及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話。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言行的話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純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辛鳳賢 戴雲珍 2001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由於執著太多,被魔鑽了空子,在拘留所寫了「三書」(保證、決裂、悔過)。通過學法,我深感做錯了,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現在我鄭重聲明,我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今後放下執著,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到底。

王鳳傑 2001年7月1日


嚴正聲明

我鄭重聲明過去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包括「保證書、決心書」(不管是否我寫的,只要簽我的名就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閆風琴 2001年7月13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違心的寫了「保證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書,特此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緊隨正法進程,隨師回家!

侯慶波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上,由於在邪惡的高壓下,我違心地寫了「保證」,事後我非常痛心自己沒做好。我現在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廢!我堅修大法,努力講清真相,加倍彌補,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高文碧 2001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自己有執著心,才被邪惡強迫寫下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話,損害了大法的形像。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寫、所說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繼續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大法弟子 孫秀華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6月24日因召開法會而被非法逮捕並關押,後絕食,27日由於發燒被釋放,7月2日公安分局讓我在「犯罪嫌疑人因病釋放」的表上簽名,我違心地簽了名,這是對邪惡的配合、是對大法的污辱。我現嚴正聲明簽名作廢,在正法中加倍彌補我的罪過。

大法弟子 李秀萍 2001年7月31日


嚴正聲明

以前的我在高壓下做了很多與法輪大法相背離的事,這是對大法與師父的侮辱,因此,我聲明以前有關違背大法要求的言論和行動作廢。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同化"真、善、忍"的修煉人。

大法弟子 王書平 2001年7月15日


聲明

我所有對邪惡的妥協鄭重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張小春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在當地邪惡的逼迫下,違心的寫了「保證書」,特此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緊隨正法進程。

李海珠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夠,認識不深,寫了不利於大法的東西,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做正法的一個粒子。

大法弟子:田粵萍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有執著,因而寫了所謂的「保證」 ,做了愧對大法的事。現在我宣布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張玉蘭 2001年7月1日


嚴正聲明

聲明因我學法不深,片面地理解了法,在勞教所所說、所寫、所做的,「保證書」等一切違背大法的東西作廢!加倍彌補對大法所犯的罪,堅定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顧春梅、葛青山、柯玉剛、董鳳花、冷順昌 2001年7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強制「洗腦班」上上當受騙,寫了「保證書、決裂書」,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從新回到正法修煉中來,加倍彌補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王建國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1999年11月4日,我曾在邪惡勢力的強制下,在「保證書」上簽名。在鄉派出所辦「洗腦班」上違心的說過不符合大法的話。我現在嚴正聲明這一切都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 李廣蘭 2001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不精進,在怕心的作用下說了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在當地派出所向邪惡寫了"保證書"。現在嚴正聲明以前說過、寫過的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劉紅岩 王延興 2001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10月我在戒毒所、派出所寫的有損大法的東西聲明作廢。同時聲明以前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孫彩豔 2001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關押期間,由於自己有執著,在家屬代替我寫的「三書」上簽字,現聲明作廢!從新走入正法中來,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個堅定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杜淑珍 2001年7月13日


嚴正聲明

不利於法輪大法的語言文字一律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姜秀清、高永華、郭曉薇、蔣婉婷、方申英、王蘭英、胡傳英、孫秀桂、梅世英、廖淑珍、熊巧玉、李冬仙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邪惡的妥協做出的錯誤言行,特此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李學斌 2001年7月15日


嚴正聲明

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背離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重新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范永花 2001年7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9年7月26日在單位寫過一份"保證書",現聲明作廢,我將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徐曉紅 2001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夏季,我女兒替我寫的「保證」,和我在民警的壓力下所做的不利於大法的事,現聲明一律作廢! 今後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劉珍然 2001年7月19日


聲明

我對邪惡的妥協現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趙麗君 2001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在江澤民邪惡勢力的高壓下,寫了所謂的「轉化書」,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劉波 2001年6月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