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修得不精進,所以在當初邪惡鋪天蓋地迫害大法時,沒有過好關。雖然自己一直沒有放棄修大法的心,但是心想等風頭過去,所以對單位、派出所說「不煉了」( 而偷偷在家裏煉,我當時還誤認為自己聰明) ,抱著這樣一顆人的狡猾心想蒙混過關。

由於怕心,雖然發自內心不想交書,但怕被抄家,又不想把書給交邪惡,就把書全燒了,只留下本《轉法輪》轉移了,後來又聽說書燒了還過不了關,甚麼也不交不行,又把所有的錄音帶和錄像帶都交了,邪悟地認為自己只要《轉法輪》就行了、自己燒了比交上去好等。等明白過來之後,痛苦不已,簡直對自己被魔性控制時幹出的事驚呆了,但是悔之晚矣,所以這種絕望似的痛苦長期壓抑著我,覺得再怎麼修也沒用了,自己真是罪大惡極,和師父經文中提到的那些邪惡生命沒兩樣。

由於怕心,使自己在修煉的道路上越滑越遠。就在邪惡迫害的最兇的春節前,派出所的人又來到我家,拿出個紙條叫我簽名,我一看上面有三條:不去北京,不串聯,不集體煉功。我想:去北京的人都被抓了,我去北京幹甚麼?就簽了。還錯誤地認為這不是原則性問題,因為當初不敢承認在煉功,現在敢於承認在煉功了,覺得自己不錯了,還有進步,因此沾沾自喜,其實自己是在被邪魔控制著。

當我在修煉的道路上越滑越遠的時候,是偉大、慈悲的恩師挽救了我,一等再等我們這些邪悟了的人、還沒有走出來的弟子。師父在經文中指出了我們的執著心和怕心,看著師父還期待著我們這些不悟的弟子,還努力地挽救我們,慈悲於我們,等待著我們,我總是淚流滿面,從心底呼喚著師父:我對不起您,我辜負了您,我知道自己已不配修大法,但您能最後給我一次機會嗎?

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的經文中說:「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師父一針見血的指出了我的弱點與執著,一切自以為是的人的想法都不是修煉,相反會給修煉帶來障礙。我對過去的所作所為痛心疾首,現鄭重聲明:我過去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我要重新振作,徹底與邪惡劃清界線,加倍彌補,跟上正法的進程,不辜負師父的苦度。

我知道我還有許多的執著心,我想唯一去掉它們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在正法中去掉怕心。時時用正念鞭策自己,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修煉弟子。在此我也要用我的慘痛經歷勸戒那些因為怕心而沒再修煉的人;因為怕心至今還沒走出來的人;因為執著心而不相信明慧網、也不相信師父經文的個別人:他們認為洪法、正法的事過去做了,現在該在家安靜實修了(我過去也走過這條彎路),這種跟佛討價還價的思想,不看經文、不跟上正法進程的行為是極其危險的。這種行為是邪魔最喜歡不過的,這就是它們最終要達到的目的──讓我們自己墮落,從此無法繼續正法修煉。千萬不要因一時的怕心,一時的執著,與大法擦肩而過,那樣千萬年的等待將毀於一旦!

學員:代寶珠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在鎮辦的所謂的「洗腦班」中,使我們徹底看清了邪惡的本質。那裏的「管教」人員的所作所為令人髮指,剝奪了公民信仰自由的基本權利,將中國的憲法踐踏得一文不值,同時還違背了國際準則人權法,更有損國家形象。踐踏人權、強迫他人不得修煉法輪功,違背憲法允許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非法使用手銬,長期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有的是進京喊冤被抓回關押的;有的是在家中強行抓來的。工作人員利用邪惡、流氓迫害大法弟子,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侮辱女弟子。就連來看望的家屬也遭到毒打,並強行搶去人民幣70多元,說甚麼是見面費和態度不老實的罰款。並非法將男、女弟子混關一室長達27天(從2000年12月7日─2001年1月2日),就連上廁所也故意刁難,鎖著門不讓出來,以至有的弟子最後脹得大便出血!並將我們按跪在地上,拳打腳踢等等……

通過這一次的關押,使我們也找到了自身不足之處,我聲明背離大法的事我堅決不做,並努力跟上正法進程。特呼籲社會各界共同抵制邪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並強烈要求撤消對法輪功創始人的通緝令,恢復法輪大法聲譽,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向法輪功創始人公開道歉,並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羅佐海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今年二月以來,我鎮先後有二十一位大法弟子被邪惡之徒強行抓進鎮派出所非法拘留,並非法查抄了八位大法弟子的家。大法弟子為了捍衛大法,堅持正信、正念,被邪惡殘酷毒打:有的被帶上手銬,在太陽下暴曬;有的整晚被銬在外面,不讓睡覺;有的被強行脫掉衣服,用皮帶、皮鞭抽;有的被電棍擊打,被打的大法弟子身上傷痕累累,昏死過去多次。不僅如此,邪惡還在經濟上訛詐大法弟子的家屬,多則上萬,少則幾千。由於不向邪惡妥協,有的大法弟子被送去勞教,有的至今仍然被非法關押。

我於1998年春得法,由於平時學法修心不精進,許多執著心沒去,在今年邪惡的這次高壓迫害中,昧著良心寫下了「不煉功」的保證,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我從中得到深刻的教訓,決心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中,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正悟不動搖,堅決維護大法的尊嚴,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並聲明所說、所寫違背大法的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葉正旺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2000年正月初三,我們幾位大法弟子被抓到派出所非法拘留,並遭到邪惡之徒的毒打。在高壓下,我們被逼上電視說假話,進行反面宣傳,在怕心的掩蓋下配合了邪惡。而當我們面對看守所裏受盡折磨卻堅貞不屈的大法弟子時,我們無地自容──同修一部大法,相比之下,我們的差距非言語可說清。放回家後,我們正視自己的錯誤,並加倍彌補。同年7月,我們幾位同修在一起交流,被暗探告發,又被抓到派出所刑訊逼供:邪惡百般虐待、毒打我們,並非法抄了我們的家,邪惡之徒利用抄家之機,搶走我們的財物。但無論邪惡怎樣折磨我們,我們始終堅信大法。現特聲明:以前因怕心而所說、所做的一切有損於大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作廢。

聲明人:吳珍秀 梅建香 李思清 楊鳳蘭 黃得尼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在過去一個時期裏,弟子由於執著,不能精進實修,沒能緊跟正法進程,沒有真正充份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弟子愧對於師尊、愧對於宇宙大法、愧對於眾生、愧對於自己的誓言。但只要正法還在進行,弟子就要堅定實修,彌補過去的不足,用正念維護大法,清除邪惡,完成師尊賦予弟子的偉大的歷史使命。

最近身邊同修被邪惡帶走的事情不斷出現,更使弟子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正法中一言一行都非常關鍵。能不能真正從根本上堅定法,用正念維護法,能不能真正從本質上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這是每一個大法弟子在正法中面對的考驗。如果每個弟子都能做到心不動,把邪惡看得甚麼也不是,邪惡就會被正信的力量化掉。「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大法堅不可摧》)

大法弟子 果雲飛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深,在邪惡瘋狂殘害我們時,我們被怕心帶動著,在被迫承受迫害時,配合了邪惡的要求,辜負了偉大的師父對我們的慈悲等待與苦度!現特聲明:以前我們所說、所寫、或由他人代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作廢。我們一定「以法為師」,堅定修煉,去掉身上不純的物質,修去怕心與執著,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江正香 吳光忠 2001年7月6日
再次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抓捕進「洗腦班」所寫的「保證」,我在堂堂正正走出邪惡魔窟以前就曾嚴正聲明作廢。現我再次重申,不僅我本人所作的一切「書面保證」和口頭上的「保證」作廢,後來我家屬和親友被迫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所作的「保證」,我一概不予承認,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金剛不破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雷正夏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今年正月十二,我被派出所的人非常抓去關押與迫害,並罰款1300元,邪惡要我寫「保證書」,我不配合他們,後來由派出所逼我在已事先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字,在高壓下我違心的簽了名。但這並非我的真心話,現特聲明:我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胡成鳳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我因個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主動邪悟,2000年7月在單位和家人的威逼之下,寫下了不符合大法的「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三書。現在我很痛心,我知道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與苦度。現我鄭重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話作廢。我將在「助師世間行」中彌補我所犯下的錯,真正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

大法弟子:姚曉安 2001年7月10日


聲明

我現在知道自己走錯了路,在此聲明,我屈服於邪惡完全是錯的。我在勞教所寫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材料及改造紀實"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加倍彌補過失,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郭玉豔 黃文英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正法修煉的進程中,一切違背宇宙"真善忍"特性的語言和行為及所謂的"保證"一律作廢,特此聲明。並決心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邪惡面前永不屈服。借此機會強烈呼籲: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劉淑芹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2日以來,在邪惡迫害中,由於學法不深,產生怕心,寫過「保證」,上繳了一些大法書籍,嚴重地破壞了大法,我非常痛悔,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史冀勤 2001年7月17日


聲明

我是2001年5月份進的拘留所,在押期間由於受邪惡的干擾和親人的干擾,寫了不該寫的「悔過書」,感到十分沉痛。現鄭重聲明:在拘留所在押期間所寫的一律作廢!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緊隨師。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王英 2001年7月9日


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怕心太重,在公安和單位領導找我問是否還煉法輪功時,我犯了嚴重錯誤,說了句作為大法弟子絕不能說的話:「我再沒煉。」我現在嚴正聲明此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孟莉莉 2001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過去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在助師正法中彌補自己的過失,做一個無愧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張慧宇 2001年7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法輪大法為強身健體,做一個道德高尚的高境界中的好人,這沒有錯。現嚴正聲明:曾經背離大法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堅定修煉。

大法弟子:楊自然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今年春節期間因受邪惡高壓迫害,我違心地寫了「不去北京」的保證,之後非常後悔,特聲明所謂的「保證」作廢,我會繼續努力精進,在向世人講清真象中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楊豐寧 2001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在邪惡的壓力下寫了「保證書」,現聲明作廢,我要加倍彌補,勇猛精進,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劉金瀾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99年底,我在單位領導的逼迫下,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事。但事後我內心非常痛苦,特聲明「保證書」作廢。今後我一定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楊繼英 2001年7月25日


聲明

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謂「檢查」「保證」一律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姜文玉 2001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2起,本人由於有執著心,所寫的「悔過書、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特此聲明。

大法弟子:朱經愛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我曾因邪惡勢力強制而違心寫下了「保證書」,聲明作廢,今後回到正法洪流中來,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解運傑 2001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