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7月25日】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學生,從最初接觸法輪大法到學法、煉功也有兩年多時間了,但總是斷斷續續,對法不夠堅定,沒能從根本上融於法中,因此,今年春天,在邪惡勢力的指使下,社會上一時間再次黑雲翻滾,連我們小學生也不放過,學校嚴令每個人要在「反對x教,崇尚科學」長卷上簽名,若不簽,老師說要懲罰。在邪惡生命的強逼下,我善惡的界線不分明,就簽了名,這是幹下了有罪的事,我現在認識到這是不好的,特嚴正聲明:我的簽名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

聲明人:姚學宗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學生,前後兩次在老師的逼迫下,無奈做了違背大法和師父的事,我的心裏萬分後悔,感謝師父讓我有這樣的機會悔過,聲明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 程顯潔 2001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2日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心較重,親情關沒過去,再加上變異思想的影響,在鋪天蓋地的邪惡壓力下,我沒能挺身而出證實大法,那時惡警天天到我家來,甚至晚上八、九點鐘也來,那天他們兇巴巴進來時我正在摘大法圖象資料,準備與書一起藏起來,可是沒來得及,雖然我完全可以用嚴正的態度保護大法書籍、資料,但由於怕心太重,我拱手將法交給了魔,我出賣了大法、師父,怕自己受苦過魔難出賣了良心,對不起慈悲偉大師父的苦度,深深的自責使我哭得眼睛看不見了路。然而在怕心與親情的執著下,我又在此期間在派出所、公安局填了表格,寫了「不煉了」的保證,在看守所也由警察代寫(因我不會寫字)自己口述保證"不煉了",並按過手印,所有做的這些,都因我有強大的怕心,想到慈悲偉大的師父為了度我們,為我們消業,為我們承受了那麼多,可我卻在大法與師父受誹謗、迫害時躲起來,未能站出來說真話,做真事,我為自己所行所言自責不已!現在我要嚴正聲明:在派出所、居委會、公安局、看守所等處所寫的一切,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我要加倍彌補,挽回我的不良影響,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中走好每一步!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陸大法弟子 牟桂春 2001年7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通過學法煉功,心靈得以淨化,心性得到昇華。自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鎮壓、迫害"法輪功"以來,失去了集體學法和煉功的環境。為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為了大法和師父的清白,2000年10月,我和其他功友一起走上了天安門,打開橫幅,發出心底的吶喊:「法輪大法好!」但是被當地派出所押回,送入看守所後,由於放不下執著心,簽了「不煉功」的保證;進入勞教所後,在面對邪惡,由於怕心太重,執著心太多,怕承受不過去,違心地寫了「決裂書」,鑄成了大錯。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不利於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廢。加倍努力,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做師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 孫淑芳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去北京上訪回來被拘留期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悟環境帶動下,沒堅定修煉者的正念,接受了黑白顛倒的邪悟,並違心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回家後被家人看著學不了法,煉不了功,這時才猛然醒悟,由於自己的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個人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後來向單位、派出所表明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給政保科的「保證書」和親屬寫給單位的「保證書」,以及不符合法要求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廢。今後緊跟師父正法進程,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李忠雅 2001年7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1年5月16日,撒大法真象的資料時,被邪惡之徒密告入獄,45天的牢獄生活,使我更清楚認清邪惡的嘴臉。但是由於自己學法不夠深,許多的執著沒放下,尤其「情」字沒放下,在2001年6月份寫了「保證書」,雖然是在「情」字逼迫下寫的,也是給邪惡鑽了空子,給大法抹黑,這是我最痛心的。出獄後,通過更進一步的學法和學習師父的經文,明白了我以前走出來證實大法、讓世人得度的行為沒有錯,特此聲明:我寫的「保證」作廢。為了挽回自己對大法造成的損失,今後更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積極加入洪法、正法、除惡的行列中去。

大法弟子:高魁 2001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去年7.20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派出所讓交書,並說如果不交書就抄家,當時因為自己有怕心,交出了幾本大法寶書,這樣助長了邪惡破壞大法;還有去北京護法時,沒有保護好大法寶書,也造成了很大損失,內心深感痛悔萬分,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在一切場合做得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和所寫的「文字材料」全部作廢!我要緊跟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助師正法,成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兌現自己久遠的誓約!

大法弟子:邢捨蘭 2001年7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於元月進京護法被抓,關入看守所,後又轉到地方看守所,繼續關押。期間我寫了一些不利於大法的「文字材料」,放出後,由於人的觀念很強,執著心很重,又寫了一些不利於大法的「文字材料」。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文字材料」,以及簽名的「拘留證」、「見面材料」、「釋放證」宣布作廢;我愛人及親屬所寫的所謂「幫教計劃」中對大法不利、不敬的「文字材料」,統統宣布作廢。今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姚維釗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們學法三年了,在修煉的路上,由於人的觀念還很強,掩蓋了主思想,產生了怕心,在壓力面前寫了「保證書」,做了不該做的事。現聲明「保證書」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心不動」,走好修煉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 高慶珍 王愛玉 武會貞 劉秀美 徐清昌 劉佐武 劉真花
2001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在正法修煉中,由於有許多執著心放不下,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錯事,內心深感痛悔。在此本人嚴正聲明:過去所做、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一定要堅修大法,提高心性,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張德利 2001年7月15日


嚴正聲明

三月份我被強行去了「轉化班」,由於種種怕心,違心地寫了「保證書」和「揭批材料」。現看了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堅不可摧》,深知做了對不起老師和大法的大錯事,幹了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應該幹的事。為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聲明:在「轉化班」期間所講、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劉廣秀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派出所和公社領導的迫害下,自己有怕心,執著心太重,頭腦不清醒的時候,在邪惡的高壓下,違心地寫了「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不練功、不上訪、不進京」 。現聲明以上所說、所寫的,凡是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緊隨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 李桂芬 2001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有很多的執著心和怕心,讓邪魔鑽了空子,做了很多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我在邪惡帶動下,寫了「悔改書、決裂書、保證書」。我現在很後悔,是我們最尊敬的師父又給了我們一次機會,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從新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於永豔 楊明明 2001年6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在7.20後向單位寫了保證:「不煉法輪功了」。在2001年1月去北京被拘留時按了手印,回來後向單位寫了「以後不去北京了」的保證。沒有把自己融於法中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修煉是嚴肅的,今後要加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堅修大法緊隨師,要融於法中,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

聲明人:魏子蓮 2001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來,由於我們學法不深,又有許多怕心和執著,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抹了黑。現在我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所有一切違背大法,不該修煉者所為之事(包括家人所代說、代寫的)全部作廢!同時在講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損失,並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珍惜正法修煉的機緣,誓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彭華雲、包德菊、鄧克英、梁文英、倪英、魏可秀、楊永芳、池發蘭、吳華敏、張豔麗、孔耀華、馬芙蓉、艾秋靜、余開芝、喻光蘭、何成先、方桂蘭、徐國芳、李仁英、李祥英、賀道勤、史菊清、王澤勤、申永香、楊明芳、王英、吳明芳、劉德芳、鄒景玲、孫兆先、李鳳艾、江智勇、王玲琴、王旋、周守英、陸自厚、張輝泉、陳尚蘭、胡定文、曹從青、蔣繁榮、孫桂芝、邢光惠、吳緒榮、邱立蘭、王運河、彭光富、康洪珍、方申英、王蘭英、胡傳英、孫秀桂、梅世英、廖淑珍、熊巧玉、李冬仙、葛青山、柯玉剛、董鳳花、冷順昌2001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我因進北京上訪被抓,別人代寫了「保證不進京上訪」。我現在悟到這是不對的,被魔鑽了空子,現在聲明一切作廢,在今後的正法期間,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真正合格的大法一粒子。

聲明人:袁雙 張士琢 張廷凱 張士坤 2001年7月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修煉不精進,心中有執著,在公安局紀檢室,公安局行政拘留所寫了"保證書",現宣布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助師世間行,堅修大法緊隨師,一修到底,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寶珍 2001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江澤民邪惡勢力對大法迫害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得不透,在被邪惡抓到派出所時,為了不被勞教,在單位同事的勸說下,違心的寫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寫的「兩句話」,心中悔恨萬分,在此嚴正聲明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修煉的進程,做一個真修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羅聲春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由於放不下的執著,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高壓下,違心地寫了許多對大法不利的「書面材料」,現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周勁松 2001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放不下的執著,我在被關押期間寫了違心的「聲明」,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在此鄭重聲明,一切所寫、所說的不利於大法的一律作廢,我要加倍彌補自己的過失,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劉伯慧 2001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我用雙關語寫的"保證書"、"悔過書",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明確了大法弟子不能那樣做,是大錯、特錯。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悔過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崔法英、張吉祥、樊靜 2001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邪魔的威迫下,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給大法造成不利的影響,使自己十分的痛悔。為了挽回影響,所以我嚴正聲明: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我所說、所寫和所做的,只要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的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心不動」。

大法弟子 楊繼英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以後,在逼迫下,寫了違背「真、善、忍」 、對不起師父的東西,現在本人嚴正聲明:在過去所說、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定修煉,堅修大法緊隨師,直到永遠。

大法弟子:邵燕 2001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到很大震動,在7.20以後由於學法不深,在逼迫下寫了「保證書」和一些有違大法的言行,現聲明作廢。在今後正法中走好每一步,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孫治國 2001年7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迫害下,由於自己的怕心太重,在邪惡的高壓下,違心寫了「決裂書、悔過書、不練功、不上訪、不進京。」 現聲明以上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堅修大法到底,緊隨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 李景霞 2001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差,有很多的執著心,因此讓邪魔鑽了空子,做了很多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給了我一次機會。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廢。今後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過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張彩霞 2001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不深,怕心、執著心太重,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逼迫下,在邪惡的壓力下,自己寫了「悔過書、決裂書、不練功了、不進京了」 。現聲明以上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 侯俊清 2001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做到實修,人的東西太多,有怕心,「情」放不下,自己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真是後悔至極。現在嚴正聲明,我過去寫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廢。今後要做到學好法,堅定實修,跟上正法的步伐,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魏鳳芹 2001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怕心重,在壓力和威脅面前,多次簽字「保證不煉功、不上訪」,配合了邪惡勢力,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其實不是真心的,我很後悔。我現在決心重新開始修煉,加倍彌補過失,以前所寫的一律作廢。特此聲明!

大陸大法學員:汪秀梅 2001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去年12月,我在壓力面前沒有用正念抵制邪惡,被迫寫了「檢討書」,雖然是在玩弄文字遊戲,但也是違背了大法法理,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該做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我的所有違背大法的文字和語言統統作廢,我將加倍彌補過失,緊跟師父,繼續修煉到底。

大法弟子 王德 2001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被判勞教時所寫的「三書」,特此聲明全部撤銷,我將加倍彌補自己所造成的損失,跟上助師正法的進程,走好最後的每一步,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王鳳偉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在邪惡勢力的強迫與高壓下所寫的一切違心的東西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過失,緊跟正法進程,堅定地走好最後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劉愛連 鄭明令 張四俠 張建華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自從99年7月22日以後,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宣布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史立新 2001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轉化班」上被迫寫的「不煉了」的保證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繼續修煉,發揮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王淑華 2001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7月10日,由於受別人的迷惑,我一時神志不清,寫了所謂的「三書」。現明白過來,深感對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現再次嚴正聲明,所謂「三書」都作廢。我要加倍彌補過失,堅定地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 汪宏發 2001年7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保證書」聲明作廢。今後要繼續修煉,助師世間行,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鳳梅 2001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宣布自99年7月22日以來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王太民 2001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2日以來,在各種壓力下,神志不清時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等一切不能證實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劉鐵民 2001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看守所,在邪惡的人員面前說"不煉了",和填了不該填的名字,現在聲明作廢。今後一定要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許振鳳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本人現將2001年7月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鄭重聲明:堅決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緊隨師,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 徐君穎 2001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學法不深,在邪惡逼迫下,在人心的支使下,向邪惡寫了「不進京上訪」的保證,事後想到我這樣等於對大法犯罪,特聲明所寫過的「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繼平 王玉榮 2001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執著心、怕心太重,在7.20以後說了、做了有違大法的言行,聲明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合格的大法弟子。

耿才 2001年7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法輪功修煉者,在壓力面前做了自己不該做的事情,現聲明我所說不符合大法的保證一切全都作廢。從今以後我要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楊玉萍 2001年7月17日


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有執著心和怕心,我在4.25後寫過"決裂書","不練功"的保證書、不再修煉,在此聲明一律作廢,加倍彌補自己的過錯,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范桂英 2001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2月,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家人在「不去北京、不參加集會、不發傳單」的保證上替我簽了字。這樣的簽字我是不承認的。聲明簽字作廢。

大法弟子:馮克蘭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以來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緊隨師,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劉璇、劉玉珍、張玉鳳、劉敏、宋桂香、王全良、劉錫華、王海芳、宮寶香、王炳英、張淑賢、陳俊英、李志生、李慧榮、李曉霞 2001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2日以來,在各種壓力下,神志不清時寫的「保證書、悔過書」等一切不能證實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劉洪福 2001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今年4月在「洗腦班」上被強迫在「轉化書」上簽了字,聲明作廢。我今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邵蓮琴 2001年7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聲明在邪惡的「洗腦班」 上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今以後緊跟正法進程,加倍彌補過失,堅定地走好最後的每一步!

金海龍 2001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99年我在家庭的迫使下寫下了「決裂書」,這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聲明作廢。作為大法一粒子今後堅決助師世間行,弘法、護法,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 王秀明 2001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2日,在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單位的威逼下違心地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東西,現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

大法弟子 俞志佳 李文華 王翠霞 於秀芹 2001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所寫「保證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張翠華 賈珍華 2001年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