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法的威嚴"想到的


【明慧網2001年7月31日】我是從沒有寫過心得體會的,但看了一位大陸大法弟子寫的一篇心得"大法的威嚴",就想把我所遇到的一件事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勉。

今年6月份,我愛人因修大法,在單位被抓。第二天我去我愛人單位了解情況,並向他們單位領導證實大法,後來趕上我婆婆也去了他們單位,聽見我還在宣傳大法,當眾給了我兩個嘴巴子。當時只覺得委屈,我以前從未跟婆婆紅過臉。後來想她也許是兒子出事了太著急,她也說這全是為了我好。6月末一次,也是因為修大法,我婆婆無理辱罵我,當時想的是離開這個家吧!我婆婆又打了我,這一次是用鞋底打我的臉,說是怕我出去有危險。7月中旬,我婆婆找我回家,主動與我聊天,又提到大法,我向她證實法,這一次她怒火中燒,不由分說,上來就打我,把拖鞋也打飛了,又隨手拿起電線插頭亂打,並一邊打一邊說:「我打你,你就提高層次。」這一次我沒有再一味地忍讓,我想我是堂堂正正學大法,並沒有做錯甚麼,她不應該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我。如果我一味地退讓,也就縱容了她背後操縱她的邪惡,大法是威嚴的,大法弟子更不應該因修大法而遭受打罵。我堂堂正正地跟她說:如果因為在常人中我有甚麼事做得不對、不好,你做婆婆的打我罵我,我都可以忍受,但如果因為修大法,我並沒有做錯甚麼,你不應該打我。這時她突然又平靜下來,我拉她坐下。告訴她:無論你是否相信大法,我希望你再不要詆毀大法,辱罵師父了,因為這樣做是有罪的。她說:不知者不為過(看來她還是心虛的)。我正告她,現在我告訴你了,那樣做對你,對你的將來不好。這事兒過去後,我公公婆婆對我的態度又好起來。事後,我聽別人說,我公公婆婆對我的改變很驚奇。我想我是在修煉中不斷地成熟起來。大法弟子的善,不能成為邪惡迫害我們的理由,但也必須是我們自己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才能不讓邪惡鑽我們的漏子。但其中我想對表面上人的善應該做得更好,以便能更好地向世人講清真相、洪法與救度世人。

還有一件事。一次我和一位同修一起談論貼大法真相資料的事。她說她把資料貼在了一個特殊的公共場所,但一位同修告訴她,最好別貼在那上面,因為那是人所敬仰的地方,貼到那上面會引起反感,起到不好的負面影響。但我認為大法是最嚴肅的,最殊勝的,最值得人敬仰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連我們所生存的環境都是法給開創的,那我們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地粘貼大法資料,向世人講清真相。後來看到同修寫的體會,更加深刻的認識到那位同修所謂的負面影響的言論是一種變異了的人的觀念,它符合了舊宇宙邪惡勢力的安排,它們就鑽我們人的思想的空子,干擾與破壞我們洪法與講清真相。老師讓我們走出人來,不光是這個肉身走出來證實法,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思想要走出千百年來所形成的人的思想框框,才是真正走出人來。每一層人的殼,都會阻礙我們在法上精進。所以時刻都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主意識一定要強。同修們,讓我們在法上同時精進!

因修得不好,體會中難免有差漏,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