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法粒子的感悟

【明慧網2001年7月31日】真善忍造就了生命的本源,孕育了我們的思想因素和存在特性。時時在大法的沐浴中,感受到境界的博大與多彩,時時在大法的滋養下,感受到母親的撫慰與愛護。

追逐著嬉戲著在母親的懷抱中自由自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後,往下一看發現在那境界覆蓋下面很多很多生命蒙上了塵埃,物質與生命因素發生了疲勞風化,偏移的特性使生命的境界越來越窄,甚至感受不到母親的關懷和呼喚。是呀,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不能恢復到更純淨更廣闊更自在的境界呢,回過頭看看自身,也染上了灰塵,不好不好,抖掉它,但是怎麼抖?

不知不覺中,變異的物質已經浸透到了整個境界中了,本源因素告訴,一切應該更好,一切應該有各自存在的真正意義。一個充滿慈悲的聲音告訴我們,很久很久很久以後,為了整個天穹更加美好,更加生機,為了救度一切生命,主佛要親自到宇宙的中心"地球"正法。多麼的興奮。

我們許下諾言,為了對各自境界的生命負責,為了對自身生命負責,為了能親自聆聽到宇宙之主的教誨,不怕到最髒最迷的世間來得法,助師正法。

為了能來到地球,我們層層轉生,主佛為了不讓我們迷失,層層層層與我們結緣授予我們大法法理,直至人間。為了不打亂整個理,我們先天的一切一切都被封存了,師父在人間還不斷地找到我們結緣。是呀,這一切不都是主佛看到我們誠心可嘉而給我們安排的?這裏面已經包含著多麼大的慈悲與愛護。總之,走到得法這一步是來之不易、千難萬險。

開始人間修煉了,也許我們得法顯得很偶然很平常,但是,當我們真正確立大法弟子時,整個宙宇為之動容,先天境界中的生命為之歡呼。在最迷中修出的法是最有威力的。

考驗來了,當鋪天蓋地的邪惡來時,我們偉大的師尊為了整個天穹的眾生,為了我們這些幸運的弟子們,承受著無比巨大的難。是呀,為了我們的提高,師尊已經為我們承受了太多太多,為了無數生命的未來師尊承受著更加無法言述的難。更可悲的是,執迷不悟的舊邪惡勢力死抱著自己的變異不放給師尊造成了種種阻難。覺悟的一面告訴我們,我們要向世人證實法,我們要打破邪惡的枷鎖。

我們相繼來到了天安門(「天上安的門」?),展示出大法弟子的威嚴,展示出我們生命的呼喚「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在人間這聽上去是很普通的一句話,但在層層的層層層層上去,這是一句震撼舊宇宙體系的咒訣,這是新宇宙甘霖的揮洒,這是新宇宙眾生的生命之音,這是我們呼喚母親的聲音。當看到廣場上粒子們的無畏身影時,當看到監獄裏粒子們的無畏面容時,眼淚禁不住地流下了……

是呀,我們雖是從不同遙遠的體系中而來,如今卻靠得那麼緊,是同一部法把我們聯在了一起,我們雖然身軀受到了種種限制,但我們的心是多麼的寬廣和自由,我們離母親是那麼的近。

邪惡在我們祥和的笑容中,在我們無畏的歡愉中,在我們堅定的信念中,承受不住正氣的威嚴而解體消滅了。

感謝我們偉大的師尊呀,給予了宇宙生命最美好的一切一切,感謝我們偉大的師尊呀,給予我們正法修煉的機緣,把我們當作大法中的一粒子。「大法粒子」,是呀,我們也要配得上這一尊嚴輝煌的稱號。當執著來時,要把它看作抖掉身上灰塵的最好機會。同時,也要認識到我們從某種意義上代表著大法,大法能破一切執著,大法能糾正一切不正,能造就維護一切最純正境界,大法金剛不壞。那麼當執著體現出來時,我們還有甚麼藉口去保留呢,當變異體現出來時,我們還有甚麼藉口去維護呢。我們要錘煉得純之又純,如果我們不純,又怎麼去衡量一切不純呢。

我們要永遠溶入法中,讓大法在我們身上永遠直接體現出來,未來,當宇宙發生偏移時,難道還要主佛再這樣受層層難嗎,我們就是未來宇宙自動修復的一部份因素。

目前,邪惡的舊勢力已經到了最後的歇斯底里,因為師尊正法到了這一步,因為大法粒子們放射出越來越強大純正的光芒。賜「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口訣讓大法弟子更直接參與正法,這無異於敲響了邪惡舊勢力的喪鐘。──在大法的威力前邪惡的舊勢力將灰飛煙滅。難得的是,我們還有人間的這層身體,可以揭露人間的邪惡生命,徹底地把舊勢力最後的依附清除。同時,我們要為下一步的法正人間作準備,及早讓有緣人能自覺地認識到大法的意義,為他們的美好未來考慮。也許他們是粒子世界裏的原眾生,為了輔助你得法而來,也許他們是粒子同一體系的生命,為了證實共同的先天特性而來,也許他們與你在轉生中的層層緣份,將成為粒子世界裏的一員而來,也許……

總之,他們都急切等待著宇宙大法的救度與哺育。

讓我們在宇宙之主的無微不至的照顧下茁壯成長,每個大法粒子就像主佛的一個功能粒子,我們就是人間的正法神。每個粒子放射出最純正的光芒,所有粒子的光芒匯成一片,照耀朗朗乾坤,無處不及。

千古奇緣!

(個人感悟,共同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