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力量


【明慧網2001年7月31日】記得剛剛得法時,有一段時間,只要是看到師父法像,我就心中充滿了無法形容的親切,被一種巨大的、祥和的力量包圍著。現在想想,那是我今生第一次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也正是因為這博大精深的法理和師父無限洪大的慈悲力量,使我在修煉的路上走到了今天。

在邪惡的磨難中,在正法中,在同化法的過程中,我越來越清楚地感受到邪惡對佛法慈悲力量的無比恐懼。慈悲的力量可以正不正的一切,帶給生命美好、祥和的心境。兩千年六月,我又一次被非法關押。當時,牢號裏七個「小姐」(妓女),只有我是大法弟子。開始時,我有些排斥她們,不想給她們洪法,只是表面祥和,她們的污言穢語不停地說。我就聽而不聞,漸漸地覺得她們很可憐,就一點點地講一些修煉故事給她們聽,之後又有一些大法弟子被抓進來,我們就一起背法,告訴她們人應該光明地活著。她們很安靜地聽。其中一個說:「我一聽你們背《真修》就想哭」。後來,他們對我很親切,很願意聽我說話。我就告訴她們改掉一些惡習,比如:罵人、吸煙。沒想到她們真的就不再罵人,不再吸煙。還和我們一起學法,有時還能在法上給我們指出不足呢。到放我那天她們說:「這要不是拘留所,真捨不得你走」。佛法慈悲的力量使誤入歧途的生命看到了美好,使已經對生活失去信心的生命看到了光明。

二千年「十.一」,我再次進京護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後,關進北京西城看守所。我不報地址,一警察提審多次,並打了我,我仍不報地址,也不在所謂的筆錄上簽字,他很頭痛,就威脅說:「明天給你換一個預審,你不說也得說」。第二天,果然,一個警察兇神似地走進來。說了一些偽善的話,見我不為所動,。就氣急敗壞地以燒師父法像來威脅,見我仍不說,就大罵:「你是冒牌的,以前的大法弟子一聽說要燒你們師父像,都哭著跪下求我們,讓說甚麼就說甚麼,你看你就是假的」。我平靜地說:「師父說:‘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他有些聽不懂,可他明白他這招失靈了。於是更加兇狠地罵、威脅,甚至提到我死如何如何。我不想聽,因為沒有必要聽,也就聽不見他到底罵了甚麼。心裏堅定地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能奉獻給您的不是眼淚,而是我的生命。」他罵累了,走到我面前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我祥和地微笑著正視他。堅定地一字一句地說:「如果我為我自己想,今天就不會站在這兒和你說話,我可以不來北京」。他好像被震住了,一愣,和我對視有一分鐘。這時一個警察走進來讓他在一個表上簽字,這警察問:「又是一個法輪功?」他回答:「嗯,修得挺好。」這警察笑了笑出去了。他在地上來回走,突然說:「你這麼厲害,你也度一度我吧」。我微微一笑,他又是一愣,我開始向他洪法,此時,我強烈地感受到我慈悲的力量充滿整個房間,他臉上的兇惡在融化,最後他就像一個孩子在聽我講話。從那以後,他再沒有為難過我,只是走走形式地問幾句,也不讓我簽字了。我無罪釋放那天,他反覆地對我說著同一句話:「回去,你愛怎麼煉,怎麼煉。」我很高興他的轉變,我知道那正是我放下一切後對大法的堅定和對他生命的慈悲震撼了他。

慈悲體現了佛法的偉大力量,她來源於我生命的微觀中對大法的正悟,來源於對生命意義的真正理解。慈悲會在你同化法的過程中不斷充實、擴大,會在你放下自我的時候體現出對邪惡的無堅不摧。

以上是我一點很粗淺的修煉體會,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