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瞬間


【明慧網2001年7月18日】前幾天我從煉功點煉完功開車回家,在通過一個大馬路時,綠燈正好轉黃燈,我開一輛2500cc的箱型車,「理所當然」放慢速度滑過去。到路中開始準備加速通過時,右方突然閃進一部摩托車,正加速要衝過等太久的紅燈。一下我預料我鐵定躲不了,一定要撞上了,最後的一刻想到向左拐,果然「砰!」的一聲,整條街都看向我們。我一想快下去看看對方,該怎麼就怎麼地,不管別人的目光。一下車看到個六十幾歲的老先生躺在機車旁,頭未著地。我一邊關心地問他:「您還好吧?」一邊彎腰去扶他,他一邊緩緩站起來,一邊由驚嚇中回過神來,反倒對我破口大罵:「你闖甚麼燈?你闖甚麼燈?」我低聲道歉並問他有沒有怎麼樣?接著扶起他的車,撿起脫落的油蓋隨手給擰好。他繼續大聲吼叫,叫警察給我開罰單。

一回頭交通警察已來了,要看我駕照、行照。我搖頭說一大早五點多出門運動沒帶出來。警察看那老先生還在罵,有些不耐煩問我怎麼撞的?我慢慢說出我自己不好搶了黃燈,沒想到就碰上他了。一邊還顧慮老先生面子,警察揮手叫他把車牽到一旁作筆錄,並指我車不准動,人過去。在路邊老先生氣消了一半,我一直陪著他,他試試車一看還好要走了。警察說:「你的安全帽吶!」我示意他別動,我回車子下去給撿回來。此時來個貨車駕駛員問警察能不能暫停一下要卸貨,警察去問他一些話,一回頭老先生騎車走了。警察回過頭來問我:「人呢?」我說:「他說‘好了!好了!’」自己就走了。一旁一個婦人搖頭說:「你看那老人這種紅燈他車也照開過去唉!」警察看不到他,對我又問了一下事故原因,知道後擺擺手說:「你也走吧!不過我得抄你的車牌省得他回來找我囉嗦。」

如果今天我不修煉大法,大概要吃上人命官司。而今卻雙方毫髮無傷,連我的車也沒甚麼痕跡,真奇蹟!要不是學大法,我不會耐心地對待一個闖紅燈又先告狀的老人,我不會一絲火氣都沒有地經歷這一關。經過這一關也看到自己還有許多不足。自己真是百感交集。謝謝師父保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