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處的神奇故事


【明慧網2001年5月10日】某山區一大法弟子得法已3年,在修煉中時時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神奇景象,現在他為了證實大法,把自己修煉中的真實體悟和感受用樸實生動的語言整理出來,希望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

一、《轉法輪》寶書內涵深 使俺修煉有信心

我是98年2月得法的,到現在已3年多了,記得是2月的一天,我孩子他舅舅來我家說:「現在社會上流傳著一種氣功,說是李洪志老師傳出的,又有書,是《轉法輪》,我買了一本,上面說得挺神奇的,你要想看,我給你拿來。」過後五、六天,我終於得法了。我文化並不高,故事書看過不少本,但從沒像《轉法輪》這本書一樣將我吸引住,特別是老師結合著現有的科學,把從古到今修煉界的一些現象,認為是秘中之秘的東西,師父用淺白的語言都闡述得一清二楚。我被師父那深深的法理所感動,我愛不釋手。當第一遍還沒看完,我發現了一些看別的書沒有的神奇現象:一次看著看著書,紙全變成了粉紅色的;一次晚上在電燈下正看著,上面出了個大約四公分方形的特別黃的東西,把書上的字都遮住了,從左邊跳到右邊;有時前邊一個藍圓圈,後邊緊跟著個紅圓圈,挨著向前滾動,一次正滾動著,眼看就到書的右邊上了,我好奇地趕快又拿了一本大法書接住,那兩個圓圈在這本大法書上走了一段不見了。當看第二遍時,出現的現象更多:特別是「轉法輪」這三個字,橫豎筆畫的交接處,在深處有個小燈泡亮著,和手電燈泡大小差不多;有時看著看著這書上所有字的「橫」筆畫都變成長方塊,裏邊塗上了黃色;有時字上面又清清楚楚地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字,和下面的一樣大,成為雙層字;有時見字上面蓋了塊厚玻璃,但字非常清楚。現象很多很多,我不一一說了。正如老師在《悉尼講法》第10頁:「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會愛不釋手。在中國現在有的人已看上百遍了還在看,而且他完全放不下,裏邊的內涵太大,越看越多、越看越多。」35頁:「你只要去修,你就能夠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你只要去修,你就會體悟到常人體悟不到的東西。越來境界越高,越來越美妙,都在那本書裏面。」同修們,師父說得太對了,難道說這不是一本「天書」嗎?精進吧!

二、師父給俺下法輪 更是堅定俺信心 同時又把機制下 堅定實修不落下

98年3月的一天,我騎車帶兩筐黃瓜到本縣A村去賣,那是我賣菜常去的地方。上了一個山崗,來到大渠邊,再向前走,就是下坡路了,差不多每次到這我都要歇一會兒。因為上這個漫長的大坡,帶一百多斤菜挺重的,感覺累了。這時剛坐下來,見眼前一套一套的像月光聚成的東西在空中走動,走的形式不一樣,有的是向前走一下、倒一下(向前走的比倒的距離長),大多數是直接向前走,這東西看上去很輕。這天風特別大,最小五、六級,風再大,它走的速度照常一樣,根本衝不散(因為在另外空間)。那時我還沒開始煉功,《轉法輪》一遍還沒讀完。當時我也不知道是甚麼,過後我才明白這是師父下的機制。開始就給我下了一套機制,數量很多。現在已是成千上萬套了,可以說在我周圍三、四十米以內都有。這些機制都是師父陸續下的。隔一段時間發現一套新的。最多的幾套我可以給大家畫下大概圖象來,但裏邊的細節構造,咱們就說是螺絲吧(當然不是,大圓套小圓等),當時看得很清楚,因為過於精密,我見過電視機裏的零件,比起那來,簡直要精密一千倍、一萬倍。世人別說造出來,是你想像都不敢想像的。得法一年內在屋內看不見,只能在外面看見(都是睜著眼看的),現在在屋內燈光下看得非常清楚,五顏六色的,真是妙不可言。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114頁)中說:「我們這裏要下法輪、氣機,一切修煉的機制等許許多多,上萬而不止,這些都得給你,像種子一樣給你種上。把你的病去掉之後,把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東西全部下給你,你才能在我們這一法門中真正地修煉出來。」《轉法輪》276頁:「我這個人有個習慣,我要有一丈,我說一尺,你說我吹都行。其實這只是說出一點,更高深大法由於層次太懸殊,我根本就不能給你講一點。」關於「機制」問題,我村好幾個學員也能看到。

以上我看到的難道常人能做得來嗎?常人能給咱們下機制嗎?老師一點都沒吹,說到做到,法輪大法真是超常的科學。江澤民再給栽贓也栽不上。

說起法輪更是妙不可言,在我右眼前上方的這個法輪幾乎時時看得見。老師講過,法輪可以無限分體。確實是那樣的,有時一個分出幾個、幾十個、幾百個,大小也不等,最後又只剩下一個;有時擺成各種形狀的:三角形、方形、圓形的…… 顏色更是變化多端:有時黃的,一會兒變成綠的,一會兒粉邊綠芯,一會兒綠邊粉芯…… 轉速有時快,有時慢(裏邊的字符我看不太清)。更神奇的是有天晚上剛吃過晚飯,見屋子上空有個小法輪,我趕快叫孩兒她娘拉滅電燈(越黑越清楚),一瞬間那個法輪變成了一朵花,那朵花的好看勁兒,我用人的語言都說不出來,幾秒鐘又變了,再過幾秒鐘又變了……一直變了12種顏色,最後又變成了法輪。每變一次,我都用手指著變的地方讓孩兒她娘看,她說看不見──因為她也得了法,我也盼望她能看見,或許能堅定她修煉的信心。同修們:一切都是真實的,讓我們共同攜起手來,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那一天即將到來。

三、只要得法去修心 淨化身體更神奇

得法前,我沒得過特大病,但小毛病也是接連不斷,最難治、最令人痛苦的就是我手掌上的皮膚病,醫生起名「牛皮癬」,在常人中我們都知道牛皮癬根本無法根治。起初發現,不妨礙幹活,後來面積一天天擴散,肉皮一層層地脫落,就是在炎熱的潮濕天,那幾個大乾裂也流血津津,大多時貼上膠布略好受一點,每年膠布用幾卷,跑了好多家專治皮膚病的門診部和幾個有名望的土醫生,花的錢也不少,好了嗎?沒有。反而面積越擴散越大。後來聽朋友說有一種土名叫「臭腳丫」的藥材──煮過的水趁燙去洗,洗幾回就好了。因為本地有,我就照做了,洗時疼得那個勁兒就甭提了,洗了好幾天,受了不少罪,一點效果都沒有,後來索性不管它了。98年2月我得了法(一開始兩月沒煉功),看了《轉法輪》這本寶書,神奇啊!真是一天一個樣,長癬的面積天天在縮小,兩遍沒看完,也就是不到2個月的時間,基本上好了,不到3個月就恢復到和別處的肉皮一樣了,看不出一點痕跡來。我過去還有腰痛、駝背、咳嗽、牙痛等,現在都淨化好了,感到一身輕,不一一細說了。

朋友們,同修們,我萬萬、萬萬也沒想到我的皮膚病能在這短短兩、三個月內消失得無影無蹤,那時我還沒有煉動作,難道能說這不是一本寶書嗎?世人們、朋友們,趕快覺醒吧!

四、另外空間確實存在 別聽電視欺騙人

在98年農曆六月的一天晚上,也就是剛得法的那年夏天天氣悶熱。常言說:扇扇子不如自來風,農村老百姓都有上房乘涼的習慣(農村都是平房)。吃過晚飯,農村飯晚大約8點多吧,孩兒她娘和俺二閨女摟著涼蓆先上房了,走時囑咐我上房時拿上枕頭。我拉滅燈準備上房,就在這一瞬間,有一個奇景出現在眼前:屋子、牆一切都不存在了,我好像站在了另一個空間,向上看去大約有兩丈多高吧,在空中吊著一個三根翅的大吊扇(這是我自己認為,究竟叫甚麼我不知道),每個翅有八、九尺長,在順一圈逆一圈地轉著,轉的速度並不快,在轉的同時每個翅向遠處射出的金光有兩丈多遠,十分耀眼,特別奇怪的是正轉一圈、倒轉一圈,十分清楚。這個景象大約讓我看了10分鐘左右,不知不覺地又恢復了原來的狀態。在特殊現象裏,這是讓我看見最長的一次。我關上門上房了,到房上二閨女說:爸,你怎麼不快上來,沒有枕頭不能躺,等急了。我說了說看到的景象,她們都很高興。那時我得法不到四個月,從那天起堅定了我學法的信心。

五、法輪和俺逗著玩 一上一下轉圈圈

那時我得法不到一年,一次我騎自行車去B村賣貨,剛過C村,再往前就是B村了。就在這時,我發現前面大約三、四米處,離地兩米稍高點有兩個法輪逗著我玩,大小和乒乓球差不多,一上一下的:上邊的下去,下邊的上來;下邊的上去,上邊的下來,美妙極了,和孩子們撩球兒一樣。不管我騎車速度快與慢,始終保持著同樣的距離,大概讓我看夠七、八分鐘吧,法輪不見了。後來我通過學法,老師在法裏講過法輪「妙不可言」,我悟到法輪是高級生命體,變化多端,這樣的現象一點也不奇怪。兩年多過去了,現在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真有意思。

六、佛光普照度眾生 煉功場上顯光明

無論是常人還是煉功人,當你們走進我們的煉功場,到屋裏仰頭觀望,你就會清楚地看到一簇簇佛光時隱時現,銀色的光芒,清楚地展現在人間。這幾年煉功場挪了好幾個地方,挪到誰家誰家有。正如師尊在《洪吟》裏所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關於佛光現象你們該相信吧,因為常人也能看得見,你隨時來,我親自帶你去看,正如老師在「論語」第2頁指出:「而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這就是反映到我們物質空間的實實在在的現象。有一次看電視,正好中央台上讓一個「所謂」高級科學家公開污衊我們大法,說開天目的人都是在似睡非睡、進入催眠狀態、神志不清時模糊看到的一些現象。真是一派胡言,你來看看我們煉功點的真實現象吧,一輩子你也給俺解釋不清。

七、金圈飛進煉功場 師父給了真修人

聽起來像神話,可這是真事,提起這事兒已有兩年多了。兩年前的一天晚上,可能是3月份吧,具體哪天我們記不清了,那時還公開集體煉功學法,每天晚上在輔導員家通讀大法。記得那天晚上,學員到齊了,準備通讀,忽有一學員(她天目從小封閉不嚴,在屋裏經常看見牆外一夥一夥地過人,現在這個人早不煉了)大聲說:我剛才看見一個穿黃色衣服的人,手拿一把耀眼的金圈從空中輕飄飄地向咱門口走來,在門口停下,將一把金圈向空中一撒,光彩奪目的金圈向屋內弟子的頭上飛去,每人頭上頂著一個,就是我的頭上沒有。按她說這人的長相肯定是老師的法身。

現在回憶起來,頭頂金圈的弟子一個也沒落下,反而看見的這人早不煉了,可能是她沒這個緣份吧。

八、師父不斷來點化 共同精進不落下

為使學員們堅定修煉信心,共同精進,我每受到老師的點化,都到煉功點上給學員們講出來,互相切磋,學員們都知道。別的學員被點化,也都講出來互相交流。

從走上修煉之路到現在給我印象最深、記得最清的是老師的2次點化:有的是動作啟悟;有的是夢中指點:

1、得法不到一年,有一段時間,不知怎的也不知道是甚麼思想,反正放鬆了學法煉功,不精進了。一天晚上躺在床上,還沒入睡清楚得很,兩隻手在兩邊平放著,不知不覺地兩個手慢慢地握緊了,我用力張開,但又慢慢握緊,一連五次,一生中從沒有過這個狀態。當時我就開始悟,忽然一下子明白了:常人中經常說的一句話叫「抓而不緊,等於不抓」。為甚麼一次次張開又叫我握緊呢?五次,「五」,貼音「悟」,是叫我悟的。至今後來沒出現這個狀態,悟對了──是老師在用動作來點化我,叫我抓緊實修,不要放鬆、勇猛精進。

2、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中的情景歷歷在目。記得也是個晚上,我們村的大法弟子都在一個東西方向的屋子裏,仿佛學生上課的教室,有講台、課桌、板凳,一個人守一個桌子在凳子上坐下,有個人給我村每個弟子發了一張考卷,奇怪呀!是張白紙。那人說:今天的考題挺簡單,是每人畫一個圓,看誰畫得最圓。同時還告訴我們從哪兒開始、畫的方向、怎麼畫。我記得很清楚是這樣的,一開始從下往上(可以說是圓的直徑吧),然後向右拐,慢慢畫成圓。時間性挺強,不一會到點了,見這個人從課桌上收了卷,收卷時我見有的畫完了,挺圓;有的都沒畫完,更甭提圓。醒後,我悟這個夢:挺簡單的一個圓說明了兩個問題:(1)老師的功法一開始就是直線上升,說明得了這個法修得最快;(2)說明了一個修煉人慢慢圓滿的過程,同時老師鼓勵我們得抓緊時間、精進不止,這樣都能走向圓滿。

九、打坐煉功不可少 塊塊業力往下消

談起修煉我認為修心性是第一位的,煉功也必不可少。師父在法中指出,煉功是加強機制、改變本體不可缺少的輔助手段,「修煉」二字,缺一不可,既要「修」、又要「煉」。我感受最深的是打坐,由於我的業力還很大,雙盤時間最多才一小時,差不多都是四、五十分鐘吧。起初時,我沒有看見,最近一年多來我看得非常清楚。就是在難受時上來一塊業力是黑色的,一晃一晃地漸漸地變成了白色物質,是「德」,一般都是小塊多,各種形狀的都有。如出現一塊饅頭大小的,那個難受勁兒簡直無法堅持、心驚肉跳,確實有時真跳起來了。業力塊不出現,腿立即輕鬆。正如老師《轉法輪》129頁最下:「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陣痛,痛一陣,特別難受,過去之後又緩過來,不一會又開始痛,往往是這樣的。」有時坐的時間長倒不受罪,有時坐的時間短倒挺受罪;吃的苦大消的業多;坐的時間短不一定比坐的時間長消的業少。

有一段時間,我認為打坐吃苦就能消業,多消一塊少一塊。我想:一天坐兩回吧。結果老師看出了我的執著心,讓我第一天第二次打坐堅持了半小時受的苦很大;第二天第二次打坐硬堅持了20分鐘,吃的苦更大;第三天第二次打坐連5分鐘都沒堅持下來,那個受罪勁兒沒法兒提,從此我一天再不坐第二回了。「一鐵鍬挖個井」不可能。老師講的法句句是實,「業力」和「德」確確實實是物質存在的。人在常人中有災、有病、遭難等就是在消去塊塊黑色物質。而修煉的人修心是第一位的,吃苦也是和心性提高合在一起的,不是讓你單純吃苦。

十、親身經歷並不神 煉功人摸過能量存

老師在《轉法輪》第220頁中講:「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這是千真萬確的。

我每年差不多至少一次去一個海濱城市看我孩子,回來時順便捎點那裏特產的海貝等所組成的工藝品之類如項鏈、手鐲、戒指、耳環、發卡等小東西,到縣城去賣。有一次把我嚇了一跳:有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女學生,看中了我賣的那個項鏈,剛拿到手中,「啪」地一下扔出老遠,同時喊道:「好大的電流呀。」把她電了一下。還有一次也是一個女學生,拿起一隻手鐲,剛到手,也是扔了老遠,差點摔碎,說:「怎麼你這上面有電呢?」這說明我們煉功人確實是有能量存在的。

我可能是半開著修的。煉出的功、功的多少、顏色、形態多少讓我知道一些。這些超常現象不僅僅是堅定我們修煉中的信心,更主要的是讓我們來講清真相、證實大法的。當江澤民污衊誹謗大法時,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被矇蔽的世人面臨被銷毀的境地,我決不能坐視不管,寫出這些親身經歷讓世人看看,證實大法是科學的,是真實存在的,揭穿江澤民的邪惡謊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