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法輪大法(譯文)


【明慧網2001年6月30日】我的名字叫當娜.維爾,我來自華盛頓,是一名已經修煉一年半的弟子。就在上次紐約法會的前一個星期,我想我也應該寫一份心得交流的文章,特別是在我成為一名修煉者之前的經歷。然而,就在我開始著手寫文章的時候,我又開始懷疑所要寫的是否適合於心得交流會,畢竟這些經歷都是在我修煉以前的事。隨著猶豫的加深,我發現突如其來的許多事情使我無法下筆,直到法會的召開,我也沒有完成我的文章。但我甚至有種釋重感因為沒有強迫自己寫文章,因為我只需前往並參加法會就行了。

然而就在法會召開的那天早上,我醒來後覺得渾身都堵得慌,並伴隨著劇烈的咳嗽。我和其他弟子坐一輛麵包車去參加法會,從DC到紐約,我咳嗽了一路,整個法會我也在咳嗽。還不是那種輕微的,禮貌式的咳嗽,而是聲音非常大,非常嚴重的那種。聽起來像是某種重要器官出了問題。我知道我打擾了所有的人,另外, 我開始注意別人會怎麼看我以及我的咳嗽。

直到在回來的路上我才悟到是甚麼原因。在回來的路上,一位新學員問我是如何得法的。我告訴她,那天不僅僅是我發現了法輪大法,而是我的精神之旅引導我找到了法輪大法。(而在這以前看上去好像全無聯繫似的)我完全沒有那種她會怎麼看我的顧慮,而是敞開心扉的向她講述了我的經歷。當我講完我的故事,我感覺一股熱流衝遍我的全身,從手指到我的整個身體,我的咳嗽也輕多了。我突然意識到當我講述完我的經歷後,我的咳嗽就完全的好了。我立刻明白了,我咳嗽的原因是我沒有完成我的心得,李老師用了一種特殊的方式讓我的聲音在法會上發出來,不管我自己想不想聽,我沒有念文章,其他弟子還是聽到了我的聲音,並且用這種方式,讓我找到了埋藏在我內心深深的執著,這種執著讓我不能完成我的心得,我總是擔心:別人會怎麼看你?現在我談談我的一些經歷。

一天晚上,我下了公共汽車,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離家只剩一個路口的時候,一個男人襲擊了我,我當時還是一個在校的學生,背個書包,我記得我想用我的書包去阻擋他。但在整個過程當中,我並沒有覺得我的身體受到任何襲擊,我只是覺得被推的轉了一圈,我還瞥見他手裏有一個金屬物體,但沒有看到也沒有感覺到他用。整個襲擊過程非常的快,我最後摔到了地上,但摔倒的過程特別的慢,好像慢動作一樣,好像永遠也觸不到地上似的。那一刻,沒有車沒有行人經過。我當時一直在想:為甚麼他如此地恨我?這個問題在我腦海中非常強烈,以至我自己都非常的奇怪為甚麼這個問題是我當時腦中唯一的想法。那時我還不很了解業力。說起來很奇怪,當時我只覺得他對我的仇恨是一種有生命的東西,表現得如此強烈,用眼睛是看不到的,但它是存在的,已經是一種物質,就像一堵厚牆一樣堅固,我甚至可以觸摸到它。當襲擊結束後我跑回了家,從那以後我徹底地變了。在我的心裏有一扇門打開了,為我打開了我很少聽到也從看不到的世界。那段經歷讓我明白在這個我看得到的世界以外還有東西。當李老師談到思想也是物質存在的,我知道他講的是真理,當時我並不完全理解其可能性,但讀了《轉法輪》以後我清楚的理解了這個概念。

還有其他一些事我當時並不完全明白,但隨著不斷地閱讀《轉法輪》,我也越明白是怎麼回事。經常性的,我有工作但我並不喜歡,所以壓力也很大,我是非常想辭職,但我又不知道還能做甚麼,又能去哪裏。有一天,一位很久以前的一位大學朋友給我打電話,她給我介紹了一份新的工作,奇怪的是當我們談話時我可以感覺到她強烈的暗示,希望我能接受工作,我當時沒有答應她。但第二天她又打電話來詢問我,我聽到我自己說:「好吧。」但從我的身體裏(大約在小腹部位)我聽到一個聲音在喊:「不!」這是我從未經歷的奇怪事,我迅速地看了看周圍有沒有其他人也聽到了,還好,周圍沒人。當一部份的我正在努力的想嘗試知道聲音是從哪裏來的,而另一部份的我接受了工作,但在後一年的時間裏我都在後悔我的這個決定。

由於我並不滿意我的新工作,我開始在網絡上尋找新的工作機會。我瀏覽了有關「人文和精神學」的學習計劃,當晚在閱讀這項學習計劃的具體內容時,我又一次感覺到有甚麼在我的體內(還是在小腹)提升向著計算機屏幕,又一次聽到了在我體內的聲音,這一次這個聲音說:「是!」 我又一次被這個經歷驚呆了。這兩次的經歷讓我明白了李老師講的元神移位的現象。我的親身經歷說明李老師講的都是真理。

在我得法以前對於疾病,受傷的人(如看到鮮血)等都會讓我的胃非常難受,甚至有時會不停地喘氣並昏倒過去。關於這種情況,我有一段奇妙的經歷。我有一次和我的一位並不很熟悉的同事聊天,她談到她剛被診斷得了一種非常可怕的疾病,現在開始治療。我很為她難過,但她所談論的東西也開始使我的胃非常的難受,我擔心如果她再繼續說下去我又會昏倒在地上。她還是在說她的病,我試圖告訴自己甚麼也沒有發生,然後趕快喝了點水,希望水能讓我好過一點。我真的不想暈倒,因為我想那多麼可怕而且她已經說了那麼多,她也並不希望我暈倒。可是我知道我堅持不了多久了,我覺得太恐怖了,我拼命地控制在我體內的這種恐怖感覺,但還是很快的就失去了控制,我一下子失去了知覺並從我的身體裏出來了。我站在我自己的旁邊,看著我自己在聆聽同事一直在談論的病。當我離開身體的那一瞬間非常快,我並沒有恐懼的感覺,我的身體也沒有昏倒,我好像一下子解脫了不再像剛才那樣。我所有的感覺就是感謝離開了身體。我甚至沒有去想離開身體後是甚麼留在世上,我也沒有去想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因為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當我的同事講述完她的故事,這回該輪到我了,我就和離開身體一樣又非常快而又非常容易的回到了身體裏。所以當我讀《轉法輪》裏面談到的元神在人體內,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這是真的,我知道我站在了我身體的一旁,但那不是我,那只是一個殼。

最後我想談論的經歷是有關思想的。幾年前的一段經歷讓我知道有時思想是不屬於我的。這些在李老師的書中已經解釋的非常全面了。有一年夏天我的壓力特別的大:來自經濟上、婚姻、工作以及學校的壓力。我住在市內,所以經常要乘坐地鐵從家到工作地點。有一天我下了地鐵像往常一樣的往家走,當我通過出站口的十字轉門時,我突然有了種思想,這種思想讓我有些急躁和憤怒,我感到非常地不愉快,隨著離家越近這種感覺越強烈,等到了家我是一點也不開心了。第二天讓我驚訝的是當我通過同樣的十字轉門時,同樣的思想進入到了我的腦海,我意識到其實在這之前這個思想就在那個特殊點存在,當我回家時這個思想模型就找到了我,而且當我離家越近越強烈,我知道這些念頭不屬於我,他們雖然包含著我生活的內容,但卻不是從我這裏產生的。事實上它們好像在我回家的路上的一個特定地點在等著我,我當時並不十分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直到後來我讀了《轉法輪》。

我向大家講述這些經歷是因為當我讀了《轉法輪》裏的《論語》,我知道很多人他們不願接受他們眼睛看不到的事物。而我已經發現這些事是確實存在的。《轉法輪》給了我一個實實在在的解釋,關於它們如何存在以及存在的原因。我只把這些告訴了幾個人,因為我怕沒人能理解,更確切地說,是我害怕別人如何想我的執著障礙著。我知道在我所能看到和理解的之外,還有好多好多,我所經歷的只是一點點而已。想讓我反過來不相信這些是不可能了。

謝謝大家。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