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間(九)

正法中發生在另外空間的除魔大戰(續)


【明慧網2001年6月6日】(接上文)三發正念,根除邪惡。一到場,就看到師父早已坐在蓮花上,帶了幾個大神,在等候弟子陸續到來。這又是一個大戰場。妖魔也已殺到,各路妖魔,混合在一起,有鱷魚、巨型蝸牛、陰鬼和骷髏頭等等站隊,成千上萬。師父在整個戰場上下了一個罩,但魔看不見,邪魔今天只要進來了,就不可能再逃出去。

我們正在煉靜功,等待全球共同發正念第一個時間段。首先一小批陰鬼,它們演化出的陰風,刮向大法弟子。寒嗖嗖、冰冰涼。雖然是六月天,但大家顯然凍得不行,念頭中不斷冒出「冷」字。

師父在注視著這一切。

邪魔一看冰風效果不錯,為干擾即將開始的發正念時刻,妖魔糾結大批大批陰鬼飄來。寒風越來越冰,陣陣陰風刮在大法弟子身上,寒得透心。但大法弟子不為所動,沒有一個人退卻,動都不動一下。大批大批陰鬼冒出來了,這些陰鬼不是陰間的鬼,是魔演化成的,都是有些功能的。師父一看,再這樣下去,弟子發正念的效果會受到干擾,就開始在蓮花上打手印,師父身邊的大神也開始清理它們。

三發正念的時間到了,大法弟子們頂住寒冷,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將法輪、功能射向邪魔。整個戰場火光、電光、雷聲沖天,仿佛大爆炸一樣。今天妖魔非常多,師父身邊的大神就幾個,再加上弟子,和一些天神助戰,就足以讓在數量上比我們多得不知道有多少倍的魔,死傷一片。

今天是決戰,來的魔都是有些本事的。鱷魚、蝸牛等邪魔的部隊來之前,都吞了「仙丹」,它們在一些空間偷了神的法器和煉了多年的仙丹,決戰前夕,都吞一個,得了些靈氣。我炸了一個大魔,爆炸時還看到它胸中含著一顆金色的寶丹。但這些毒魔,都不夠我們一個小指頭捻的,還不夠法輪一轉。

三發正念過後,沒有一個魔逃掉,全部在師父下的罩子內被徹底銷毀。天氣也變暖了,太陽也照過我們身上來。

我今天有時跟著師父清理邪魔,有時自己去和邪魔對陣。這幾天,幾乎每天同師父出去降魔。師父不斷地教導我如何更純淨地發出正念,鏟除邪魔。昨晚煉功,師父來接我,我高興地跟隨師父去除惡。看到一個金色的門,上面有兩把鎖。我推了一下,沒推開,我問師父,這門後面有甚麼?師父嚴肅而和藹地對我說:「你的好奇心該去了。」過一陣,有一個假師父來騙我,我的功能不足以對付它,師父將它處理了。師父跟我說:「你不要再去探究問題了,為甚麼要理會它是如何演化的呢?你看到魔就立即處理,越簡單越好,越簡單越有威力,否則,你的功能會被你的思想擋住,十分的功能,只有一分發揮得出來。」師父又說,「你將來圓滿了,甚麼都會知道,現在要抓緊時間除魔。」

臨行前,師父讓我將兩隻手掌立起,叫我對著中國邪魔的房子發功,師父在我身後加持,我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立掌發功,對準地球上的目標,那裏立即爆炸了,火光沖天。若按我從前自己除惡的能力,最多只能炸一層樓。我真切地感受到師父的話。我們的一切來自師父,來自「真、善、忍」這部宇宙大法,徹底地放棄自己,溶入法中,隨之而來的是無盡的宇宙之力。我現在除妖降魔後,再不感到疲勞、乏力,心中仿佛有無限的精力。

師父講話,不用動嘴,用意念。他的聲音很厚,說話像讀詩。送我回來時,還反覆囑咐說:「記住了沒有?記住……記住……記住。」師父隨著一片強光消失。師父有一疊合約,是志願下來人間的弟子臨行前跟主佛──我們的師父,簽的誓約。合約的形狀類似過去皇帝下的玉旨絲絹,兩邊由棍卷合起來。每份合約上都寫明弟子在正法期間要幹的事情,包括今天的發正念除惡,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弟子們在正法期間擔任的責任各不相同,每份合約最後都有一行稍大的黑體字,內容是「承守諾言、永不棄約」。若簽了誓約的弟子沒有參與正法,會有很大罪業的,因為他欺騙了宇宙的主,這份合約是同師父簽下的。這份合約一直有效到正法這件事結束,合約上閃著金光弟子的名字才會消失。合約旁邊擺了一個裝沙子的瓶子,是計時用的「沙漏」,沙子全部流光,正法也就結束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