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老伴也救了我

【明慧網2001年5月5日】1995年我老伴的多年胃病突然復發,吃了飯就嘔吐,胸滿腹脹,氣往上頂,常打惡嗝。附近村裏有名的中醫大夫都看過,吃的藥沒法數,但總不見好。吃飯一天比一天少,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我很擔心,就領她到河北省第四醫院和我單位職工醫院作胃鏡檢查,兩個醫院得出的結果一樣,都是「淺表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為了就醫方便,我同她住在我們單位。我們在石家莊市內各大醫院都看過,私人醫生也求過不少,中藥、西藥所有治胃病的藥都服遍了也不管用。聽說三株口服液專治腸胃病,我花800多元買了一整箱,她喝了三瓶不到,就停用了,一喝就吐,根本不起作用。屋裏堆放的吃剩下的藥一大堆,可以開藥鋪了。僅兩年時間花了5、6千元,老伴的病情反而更加惡化,三伏天穿著毛衣毛褲,晚上睡覺得蓋棉被,大秋天帶著口罩,走路十分艱難。一天只能吃少許小米稀飯,晚上翻來覆去,覆去翻來睡不著,幾個月的時間,想吃不能吃,想睡不能睡,受盡煎熬,她幾次晚上躺在床上擅抖著聲音對我說:「他爸,我覺著不行了,咱們回家吧。」聽了這話,我心如刀割,強忍著淚往肚裏咽,好端端的一個人就這樣眼瞅著被折磨死,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心裏想看來是沒甚麼指望了。

可喜的是在1996年我得到一本《轉法輪》,拿給她看,學念了一個星期,奇蹟真的出現了:她突然能睡覺了,吃飯也不吐了,胃裏頭也不那麼難受了。一個月後能夠自己做法輪功的動作了,煉完了功,身體非常輕,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一樣。她不斷認真學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不斷提高心性。半年時間,她完全恢復了健康,滿面紅光,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兒。她高興地說「他爸,我又活過來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啊!」這麼神奇,我也就開始學《轉法輪》了。我靜下心來,一遍一遍系統反覆地通讀,深深體悟到這是一部天書。我下狠心,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嚴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首先從做一個好人開始,說話和氣,善待他人,處事先考慮別人能否承受得了,完成好自己的工作,不爭名、不爭利,發生矛盾找自己的過錯,受到委屈能坦然而忍。過去我個性強、脾氣不好,現在好了,在家不和孩子老伴發火了,家裏的活兒我也爭著幹,一家人都變得和和睦睦。學法輪大法不到半年,我的心臟病好了,再也不吃救心丸了。睡眠正常了,胃脹胃寒都好了。我的左腿在1997年夏天就行走困難,心裏煩惱得很,經一著名大夫按摩了十幾次,花了380元也沒好,學了法輪大法也痊癒了。真正是法輪大法救了她,也救了我啊!

如果人人都能本著對國家負責、對自己負責的態度,修心向善,做一個好人,自己約束自己,那我們的社會自然就會安定,越來越好,這是人人都希望的。為甚麼江澤民等壞人要不惜一切代價鎮壓這麼好的、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不讓人煉呢?這麼做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更不能說服人,只會越來越糟。是法輪大法救了我老伴,也把我從疾病中解救了出來。現在各行各業、不論哪個階層那個年齡的,誰沒有病苦心煩?人們自己找到了善良和平充滿美好的出路,可中央有人為甚麼就是不讓人走下去?他們真的關心人民的安危冷暖嗎?請所有善良的人們三思。

大陸大法弟子 李得明(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