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起死回生

【明慧網2001年4月23日】 我叫劉潔明,今年75歲。從修煉法輪佛法到今天已有半年多。在這段日子裏,自己親身感受到身心方面都有巨大的變化,這真是師父的恩德,大法的威力給我新生,上天的階梯。我這一生真沒有白熬。

學法前,我是一個身患多種疾病的危重病人。若要問我哪兒不舒服,我可說不清,因為從頭到腳可說沒有一塊地方讓我好過的,確實這樣。醫生檢查測定我的肺功能只有正常人的30%左右。我整天靠吸氧來維持殘生。就連吃一口飯,講一句話,都真是很困難,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氧氣管、輪椅伴隨著我的生活。

除了肺部問題以外還有心臟病,心絞痛,我還有高血壓、胃炎、食道狹窄、骨質增生、痛風病等。這幾十年來的病魔纏身,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日益加重,真使我苦不堪言,走路、吃飯、洗澡等等都要人看護著,生活上都失去了自理能力。一個活著的人,連最簡單的呼吸都不能完全靠自己,而整天要靠吸氧氣過著那生不生,死不死的生活,那還不止,還有滿身各處的疼痛,分分秒秒地在折騰著我,使我變成了在這痛苦中煎熬,垂危中掙扎的一個人。

半年多前,小女開始向我們弘傳師父大法,說:「法輪功真是個千載難遇的正法,是帶領我們往高層次上修煉的大法,是上天的階梯。我們要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等等。」我一聽就覺得好,便接受下來了,從此我便真正開始踏上一條修煉法輪大法的金光大道。

從學習《轉法輪》開始,我的世界觀也隨著發生改變,認識不斷提高,思想不斷昇華。也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有病的原因,如何放棄執著心和去掉各種不好的想法。還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用大法不斷淨化自己的心靈,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從此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煉功人。

我最初煉功時,本是一個剛剛脫離垂危,拔掉了氧氣管的我,煉靜功也的確是夠難的,更何況還要站立起來做動功?雙腳連站都站不穩,甚至連師父在每段功前的口訣我都難以跟念,雙手結印也沒氣力做。特別做「法輪樁法」,抱輪的時間要長,那點氣就更真是力不從心。做法輪周天法要彎腰屈膝下蹲時要經過某個角度時腰很痛,膝部會突然間酸痛,酸軟無力,難以支持。那天我是第一天有幸學大法,要不是大法的神威,我早就倒下了,還能煉下去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我就是這樣煉下來的,堅持下來的。而且我的身體,真是一天天的好起來了,這部大法我修定了,我一定要堅定不移地修下去!

修煉前,我家裏甚麼醫療用品,家庭護理服務等都有,那個時候,我真的每天很需要人來照顧和護理我的。但修煉後,我就認識到自己是個煉功人,煉功人是沒有病的,那份家庭護理的幫工,是照顧有病的人的。因此我們自動停止了家護幫工,後來負責搞家護照顧的探訪員親自上門來了解,問我:「為甚麼停了家護幫工?」他還說:我是有這個服務的需要,他們是應該做好的。但我再三推卻,說:「我們真不需要家庭護理的照顧了,請立即停止!」可是他還說:要再給我們保留兩個月的時間考慮考慮,才作決定不遲。我馬上就說:我們已經決定了,不用考慮了,我學了法輪佛法,師父救了我,我現在很好,不需要吃藥,不需要看醫生,我也不需去醫院,也更不需要家護的幫工了,謝謝他們的關心,此後,可以為國家節省一大筆醫療費,和其它等許許多多的各項費用的支出了。最後,我們還向他弘揚了大法。

大法修煉真是於個人,於家庭,於國家都是件大好事。正如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第一頁說:「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這確是有效不虛的,大法修煉,能使我拔掉氧氣管,告別輪椅。以前一出門就要坐上輪椅的,可現在,我已把甚麼氧氣機、氧氣筒、輪椅等等東西全不要了,給人拿走了。還有我們自己提出停止不要那項家庭護理幫工的照顧了,這全都是法輪佛法的奇蹟,我深感佛恩深厚,是師父把我這個只剩下一點兒氣而快要斷氣的人,從死神中將我救了回來,是師父救了我!大法救了我!

我從一個生命危殆的人,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感到很幸福!女兒跟我說:「媽,你能熬到今天真不容易,說不定你就是為等這部大法的,雖然苦,也算沒白熬啊。」女兒說得對,我真沒有白熬,終於苦盡甘來。如今我能有這樣的變化,親朋好友無不感到驚奇,是全靠師父的高德大法。我現在連胃也好了,不用戒口了,甚麼食物都能吃了,又睡得香,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今後,我要抓緊時間實修,以法衡量對照自己努力提高心性,勇猛精進!

劉潔明,1999年2月於美國加州奧克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