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從大法中「撿」回來的

【明慧網2001年4月20日】 我1947年參加革命,一直在部隊從事文藝工作,多年後調到某軍區,受到軍區通令嘉獎。

我曾患有慢性腎炎、心臟病、腰頸椎增生、跟部助瘤等10多種疾病。1990年12月突發大面積廣泛性心肌梗死引起休克,搶救過來後,住在醫院長達四年之久。住院期間多次組織緊急搶救,是一級護理,離不開藥和氧氣,更不能回家。國內外專家會診說我只有三個月的存活期,即使開刀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1994年10月我做了心臟搭橋手術,搭了4條血管,心臟功能只剝下正常人的四分之一,一年後複查,發現有2條血管又堵塞,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因某一外因條件觸發發而導致死亡。1997年5月,我由軍區總醫院轉入地方醫院繼續治療。在多項檢查中又發現患有嚴重貧血病懷疑造血功能有問題,而且腿部腫瘤又比原來增大,已經到了五年自行破裂的最後期限,意味著我的死期已到。這時我的精神已隨著疾病的惡化而徹底崩潰,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勇氣,萌發了一死了事的念頭,寫好了遺書,安排了後事。

正當我痛不欲生的關頭,我有幸得到了《轉法輪》一書。開始我並沒有當做一回事,不知道甚麼修煉不修煉的,躺在病床上一邊輸液,一邊無精打采地翻看。看著看著,書中的內容越來越吸引我,慢慢地我就想坐起來看,再後來又下到地上,坐在椅子上看;起初我還戴著老花鏡看,後來感到戴著眼鏡看礙事,就摘掉老花鏡,發現看得更清楚。就這樣一連看了幾個小時,也不願放下手中的這本《轉法輪》。一本書還沒看完,我突然開始拉肚子,一天拉了好幾次,可我不但沒有感到身體疲憊,人還越來越精神。這時我親身感受到這本書太神奇、太玄妙了,只要真正放下心來學,就能使自己發生變化,就能很快淨化身體。弟來電話問我情況如何,我激動地說:「太好了,感謝你給我送來了寶中之寶!」

在我開始讀第二遍《轉法輪》時,我便要求出院。醫生講了許多不能出院的理由,我仍堅持要求出院。醫生沒有辦法,非常嚴肅地告訴我後果自負。我毫不猶豫地在出院證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出院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去公園找煉功點。服侍我的阿姨背著氧氣桶,一連陪我找了兩天,第二天終於找到了。97年9月8日,我正式開始參加法輪大法的集體煉功學法。不到一個月,我就停止了服用各種藥物,也不用阿姨陪我去公園了,從此告別了氧氣桶。雖然每天早上5點就起床到煉功點煉功,但感到精神很好,身體也越來越好,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心平氣和,情緒穩定,性格也變得豁達開朗,走路輕快,身上的各種病痛在不知不覺中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從內心深處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師父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使我一天一天健康起來,還淨化了我的心靈,使我的心靈得到了昇華。我認識到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甚麼。

我是一名老軍人,在部隊從事文藝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的,曾經對現代科學深信不疑,而對氣功、人體修煉和特異功能等持懷疑態度。過去聽到有人談起這些事,我就認為這些人愚昧無知,無非是封建迷信那一套。通過學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才知道宇宙中還有這麼洪大的法理不曾被人類所知曉,天體之中還有這麼多的天機、奧秘和不解之謎有待人類重新認識和破譯。拿我來說,現代醫學對我身上的疾病無起死回生之術,對疑難病症仍舊束手無策,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宣判「死刑」,而我一學了法輪大法就出現了奇蹟,能夠解決現代醫學技術無法解決的難題。這一事實充份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不是迷信,是宇宙的真理。而且像我這樣身患頑症、絕症,因修煉法輪大法而康復的例子在全國、全世界多得數不勝數;更能證明法輪大法是科學的結論是有普遍事實依據的,是經得起檢驗的。

沒有法輪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新生,我的生命是從大法中「撿」回來的,我要用修煉的成果和事實告訴更多的人們:法輪大法是真正能夠度人、還能救人的宇宙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