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可能不會相信

【明慧網2001年4月16日】 30多年前,剛剛參加工作的我突發一場大病,被醫院診斷為急性腎炎,後轉為慢性。從此我走上了被病魔纏身的漫長道路,我失去了原來的工作,長年累月無休止地看病、打針、吃藥、住院,病情非但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後又患了高血壓、風濕病、冠心病等合併症。

89年住院期間,又被國內一家大醫院確診為系統性紅斑狼瘡,這下子,我等於被宣判了死刑!我長年累月的浮腫,渾身無力,腿部肌肉嚴重萎縮,而且大腿根處有碗口那麼大的一塊皮膚變得像橡皮一樣,非常嚇人,而且在逐漸地向外擴展。鑽心的疼痛,使我晝夜很難入睡。94年底,我的病情進一步惡化,發展到渾身膀腫,嚴重腹水,我不得不又住進了醫院,大夫用了全力也無法控制我的病情,只好用大劑量的激素,結果病情沒被控制住,反而交叉感染,發高燒40度不退,持續了一個多月,由於大劑量的激素替代了我的自身免疫力,所以各大醫院專家會診,用盡了辦法也很難把我的高燒退下去。我的心、肝、肺、胃、腎五臟六腑全部被狼瘡侵蝕,生命垂危,醫院發出了病危通知。最後,一位醫生想起了一種50年代的常用藥,現在基本被淘汰了,千方百計地找到了這種藥,總算使我退了燒,湊合著出了院。出院時各項指標均不正常,只能靠激素和偏方維持著生命。由於長期服用大量激素,(每天12片,60毫克)使我又添了新毛病,人變的表情木訥、反應遲鈍,渾身腫得像個發麵包,關節僵直,手攥不上拳,哆哩哆嗦,股骨頭壞死,簡直成了一個廢人。病情還在進一步惡化,眼睛又突然甚麼都看不清了,經醫院檢查診斷為眼睛黃斑病變,醫生說,沒有特效藥,後果就是瞎。這對我真是致命的一擊,我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這麼多年來,不但我遭受著難以忍受的病痛的折磨,而且丈夫為我的病操碎了心。他是一個科研單位肩負重任的高級工程師,為了我的病他還要奔波勞碌、擔驚受怕,增添了不少白髮。孩子雖然有個媽,可這個媽卻沒有精力疼愛他、教育他,每當我病重時,全家人甚至同事都要為我求醫問藥、陪床、送飯。病危時,一針下去就是幾千元,每天起碼一針。平時每看一次病都要花上幾千元,給自己和工作單位造成了嚴重的經濟負擔。我是個要強的人,常常背著家人暗自落淚,同時也在尋找機會自殺。細心的丈夫發現了我的企圖,流著淚勸我說:花這樣大的力量把你救活,為的是甚麼?不就是孩子不能沒有媽、我不能沒有妻子嗎?!有你在咱們就是一個完整的家,我不嫌棄你,願意伺候你一輩子。

正當我生不如死時,1996年11月,我妹妹給我送來了寶書《轉法輪》,並告訴我:「得到這本書,你就有救了!你只要真心學下去,甚麼病都沒了。」我當時半信半疑,心想又沒見過老師,能行嗎?不管怎樣,我抱著書看了起來,開始讀時眼睛看不清字,感覺很吃力,但我覺得這書太好了,怎麼也放不下了,感覺這是一門全新的科學。人為甚麼會得病?怎樣才能好病?這些我過去迷惑不解的問題,在書中都得到了圓滿的解答。結果越看眼睛越舒服,字也越來越清楚。一個星期後一遍《轉法輪》還沒讀完,奇蹟就出現了,我的眼睛完全恢復正常了,看甚麼那個清亮勁兒就甭提了。這是多年來從來沒有過的現象。我趕快到醫院去檢查,結果沒打針、沒吃藥、沒採取任何治療措施,眼睛的各項指標均正常了!大夫吃驚地望著我,覺得不可思議!其實就是我讀《轉法輪》時,沒有想自己的病,只是認真的學習其中的法理。這不就是師父所講的「無求而自得」嗎!?要不是親身經歷真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是偉大的佛法在我身上發生的神奇效果,而且幾乎所有的真修弟子都有這種親身經歷。

剛開始煉功時,身體虛弱得站不住,煉第二套功法,我只能坐著抱輪,雙手顫抖得厲害。打坐幾分鐘腰就堅持不住了,而且這麼簡單易學的動作,我就是記不住。我默默地對師父說:「師父,您給了我這麼珍貴的大法,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難,我也要堅定地修下去!」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我終於把五套功法記住了,我堅持學法、煉功很快就出現了轉機,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就完全像正常人一樣輕輕鬆鬆地做完前四套功法了,我愛人看到我的可喜變化,開始幫我到處尋找集體煉功點,並早、晚陪我出去煉功。

得法四個月後,我到醫院複查,尿蛋白、紅血球、白血球、血沉等各項指標都正常,三十多年的浮腫消失了,呆傻勁兒也沒了,僵直的關節靈活了,腿上的皮膚也正常了,狼瘡不不翼而飛了,第一次嘗到了沒病一身輕的滋味,生活不但能自理了,而且還能洗衣、做飯,承擔大部份的家務。愛人沒有了後顧之憂,踏踏實實地搞科研去了,人也變得年輕、精神了。

大法挽救了我,挽救了我一家,挽救了千千萬萬個家。我及我的全家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千言萬語化做一句:「法輪大法好!」迫害法輪功不得人心,決無好下場!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4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