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老師給了我老伴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2001年5月3日】我一九九七年五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我才明白了人生中好多不明白的真理,我受益極深,我身體上的高血壓、腦血栓、胃疼等在不長的時間內都被老師給調整好了,所以我堅信大法。但我老伴在2000年12月之前始終不太信,我很著急,很希望她也能和我一起學大法,可是她始終沒有認真學。

1999年10月的一天她突然肚子痛的滿地打滾,去了醫院,醫生經過檢查和化驗,說是結石,打了針,後來就不痛了。2000年7月3日晚上她腹部又發生巨痛,做B超檢查說是膽結石,開始治療,打點滴,打20餘天也不見好,後來到了瀋陽醫大一院看高醫,確診為膽管癌,必須手術,7月27日做了手術,打開一看,肝門上長了3.9cm×4.1cm的一個腫塊,膽管裏也長了腫塊,當時把膽摘除了,肝門上的腫塊說是和門動脈粘在一起了,不能摘除,要摘除就得大流血,連手術台也下不來,當時因為膽汁進不了十二指腸,就在肝內插個管把膽汁引到體外帶一個袋,膽汁就流在袋裏,每天倒扔一次。別的甚麼總是也沒有解決就給縫合了,住了35天醫院就出院了。出院後,因為肝上插的管太細才3mm粗,膽汁經常堵塞不流引起高燒,出院四個月去了五次醫院,讓大夫給通膽汁的管道。

2000年12月13日晚我老伴又高燒達39℃多,又去醫院,大夫看後說,你們回去吧,不能治了,再疼就打止痛針,最多能活2-3個月吧!

我不死心。我想,首先解決膽汁的不流問題,先保住生命再動員她修煉法輪大法。

2000年12月18日我用車把她拉到了瀋陽腫瘤醫院,檢查了一天,從早8點到晚上4點鐘結果才出來,他們沒有辦法又給我們推到瀋陽醫大二院。到晚上8點多鐘才住進醫大二院子的介入病房,住進醫院時,不出膽汁已經四、五天的時間了,高燒總是不退。

我跟她講:你現在這個樣子,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你。

在功友的勸說下,她於2000年12月19日開始讀法輪大法的書,真正地開始學大法了。

12月20日晚上她就看到法輪在旋轉,裏面的字符也在轉。第二天晚上像做夢一樣看到一隻大手對著她的有病的地方抓了一把,就在這一天晚上奇蹟就出現了,已經四、五天不出膽汁了,膽汁又開始出了。

醫院的治療方案是先解決不出膽汁的問題,第二步是摘去體外帶的膽汁袋,讓膽汁直接流進十二指腸,第三步是打化學藥劑阻止肝上的腫塊繼續擴大,打一個療程費用7000元,需要幾個療程還是未知數,有的人這種病已經花了十幾萬元也沒有好。我們拿不出昂貴的藥費,就決定膽汁的問題一解決,就出院回家。

在解決膽汁進十二指腸時需要拍一個片子,大夫看完片子後問我,你們吃甚麼藥了?我問他為甚麼這樣問?大夫說腫塊原來是凸出來的,現在看已經凹下去了,另外原來膽管是堵死的,現在有縫隙了,從片子上看,膽汁送進十二指腸的問題可以解決了。

我告訴他說:我說實在話,甚麼藥也沒有吃,就是學法輪大法了。

膽汁剛剛解決了的第二天一早,也就是2001年1月6日出院回家了,當天晚上7點鐘她發高燒39℃多,肩頭痛的難忍,痛得說讓我用力把她的膀子砍下來,到第二天早2點多鐘,奇蹟出現了:我老伴燒也退了,也不那麼痛了。

此後她每天堅持學大法,開始做靜功時,她只能堅持20分鐘,還是單盤,不到一個月她就能雙盤了,每次都能做一個小時了,因為她學法修煉還比較精進,現在已經基本恢復健康了。

李洪志老師給了我老伴第二次生命!法輪大法就是好!


(大陸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