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國拘留所的親身經歷-就美聯社參觀馬三家的報導給美聯社的一封信(譯文)

【明慧網2001年5月28日】親愛的X先生,

我在5月23日的報紙上讀到了您的報導「中國領記者‘參觀’嚴禁的勞改營」,我感到非常難過,因為當這篇報導在西方媒體廣泛出版傳播的後果很可能會造成更多的無辜民眾被折磨和殺害。做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在拘留所的親身經歷告訴我中國政府是為了矇騙世界而上演了這出馬三家勞教所的「媒體參觀」。

1999年11月,我在假期回到中國。當我在廣東省廣州市的一個朋友家中與幾名法輪功修煉者聊天時,警察破門而入,在沒有任何法律文件的情況下,將我們全部逮捕。我僅僅因為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就被拘留了15天,一開始關押在天河拘留所,後來轉到越秀拘留所。在天河拘留所,我因抗議對我的非法逮捕和要求重獲自由而絕食。看守將我按在地上,戴上腳鐐。然後他們將一個裝滿高濃度鹽水的大管子插入我的口中,並緊緊捏住我的鼻子,直到他們將鹽水全部灌入我的胃裏後我才可以呼吸。在這個過程中,我幾乎窒息而死,我的胃疼得非常厲害,後來我嘔吐了很長時間。

我們被迫在囚室裏從早到晚一刻不停地做塑料花。在每個拘留所,這種長時間的勞動都是強制性的。

生活條件十分惡劣。他們給我們發霉的大米和蔬菜,氣味非常難聞,實在難以下咽。囚室裏非常髒,老鼠遍地,有時老鼠會跳到我們的身上。此外,12月的狂風從破損的窗口沒有遮攔地吹進來。我只有一件裙子蓋腿,他們不允許我拿到更多的衣物。除了一個碗裝飯和一個杯子盛水外,囚徒不允許擁有任何東西。他們不讓我帶梳子,所以我每天只能以手指梳頭。每天早上,每個囚室可以有兩個人步出囚室為大家打水。輪到我時,那是我唯一的機會走到外面,能有幾分鐘時間得見天日。

中共政府掩蓋他們不希望世界看到的劣跡已是由來已久。他們說在文革期間,沒有人因為政治上的錯誤信仰被判死刑,說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沒有槍殺學生。現在他們又說馬三家勞教所沒有折磨法輪功學員。如果一個政府為了給國際奧委會留下個好印象而願意將草坪漆成綠色來蒙事兒,它怎麼可能不粉飾它在勞教所對法輪功修煉者所做的一切呢?

二戰年代的德國納粹政府上演過參觀集中營的伎倆以轉移不斷增長的注意力。正是這個政府主辦了1936年的奧運會,以操縱國際輿論。現在,數十年後,我看到江澤民政府在他的勞教所上演了類似的把戲。同時,中國毫無顧忌地去贏得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因為江澤民意識到,奧運會將會像這次參觀勞改營一樣,給予他這個殘暴政權所需要的合法性。現在我們對它的了解應該更加深刻了。

享有盛名的人權機構,如大赦國際和人權觀察大量記錄了整個中國的勞改營和拘留所中酷刑折磨和性虐待的案例,這類信息資料可以被真心希望了解真相的人們輕易獲得。

唐健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