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江澤民的「最好人權」展示所

【明慧網2001年2月12日】馬三家教養院是不遺餘力為江羅賣命「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他們「耐心」「人道」的轉化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精神摧殘加肉體折磨;另一個就是利用那些所謂被轉化的人迷惑、瓦解、迫害真正的大法弟子。下面是部份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

1. 葫蘆島的楊紅:電棍電她的後背等,二個月都沒有恢復,身上沒一塊好肉。

2. 齊連容:電棍電過二次,次次傷痕累累。

3. 齊玉玲:電棍電乳頭,蹲小號不斷。

4. 趙雪:被電棍打耳朵、後脖子、電嗓子,蹲小號二天二夜不讓睡,派二人專門看守,吃飯只給二分鐘時間。這樣蹲了三天半小號,因身體不適報告隊長,隊長不但不理,還逼著寫揭批,交待為甚麼讓蹲小號、為甚麼挨電棍?讓人整她,先精神摧殘:一說話,就說她搞煽動;不說話,就說她狀態不對。讓人白天、晚上輪流做工作,讓她思想不空閒。隊長動輒大聲斥責,用電棍電。趙雪受迫害血壓高至140/220也不理睬。逼著她在大崗處罰站、罰蹲,到晚上12點多,身子直打顫站不穩也不放人。

5. 徐鴻軍:剛進來的時候煉功,普教「四防」就劈她的腿,還對她拳打腳踢,致使她一拐一拐二十多天。

6. 王曼麗:因為不轉化,被隊長帶到隊部,管教和隊長倆人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持不住,又打腦袋,然後用電棍電,一直電到她沒有知覺為止。

7. 高硯秋:被打的無知覺二個多月,失去記憶。

8. 施春穎:腦袋被打壞。

9. 紀連芳:被打得思維一直沒恢復過來。

10. 李小燕:管教用四個電棍電她的頭、腳心,把她的肉都電糊了,逼她轉化。等清醒過來她又堅修大法。

11. 鄒桂容:2000年1月17日兌現大會上,當一名所謂被轉化的人在會上說假話:「幹警對法輪功學員如何好,從沒打、罵過法輪功學員,對學員像媽媽」時,鄒桂容當時站起來大聲闢謠說:「XXX,你說的不對!」話音沒落,立即被前後左右一大幫被轉化的人捂嘴、撕頭髮、扭胳膊、搬脖子、連拉帶拽地拖出會場。省政法委書記丁世發發言將這件事辯解為「黨和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幫助教育挽救」。丁世發不讓鄒桂榮揭露XXX的假話,不制止那些撕打法輪功學員的惡鬥行為,反而支持稱讚所謂的被轉化者是「特殊的戰鬥隊」。對這些,被迫參加該會的一千多名左右的學員都看得清清楚楚。

鄒桂容在馬三家受盡了毒打、折磨、電棍電等,手指還被釘過牙籤,她身上經常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幾乎沒有一塊好肉。馬三家的人還在她的背上、胳膊上寫上師父的名字,逼著她敞背露肉地在二所所有學員的寢室遊室,真是流氓才想得出來的辦法。

12. 張秀傑:被電棍電、打,還被電陰道部位,被電的昏死過去。

13. 劉成豔:因沒寫罵大法、罵師父的「作業」,被叫到隊長辦公室,一個隊長用電棍電,一個隊長搧耳光,邊打邊罵,劉被毒打得慘叫了二十多分鐘,整個走廊都聽見了,之後又讓被轉化的學員看著罰凍。被打被罰後還逼著她寫「作業」,寫檢查。好多天都看見她的臉上一塊一塊的紅,走路一拐一拐的。

14. 王金鳳說:「2000年9月4日我在車間幹活,突然隊長叫我,我隨她走到門口,看到同修坐在機台上哭泣,我細一看她的耳朵上全都是泡,脖子也紅腫,就知道是被幹警們用電棍電的。我到大隊辦公室,幹警讓我寫保證書,抄背三十條,我沒答應她們。她們就拿起電棍對我說:「脫掉鞋和襪子。」然後把我按倒在地上,用電線捆住我的兩個腳脖子,手倒背過去用手銬銬住,壓在身體下面。其中有一個幹警連踩帶踢,我的腳被踢破了。兩個幹警每人拿一個電棍電我的腳心,電了一陣,把我電翻了,她們又叫來「四防員」,一個「四防」拽著我的頭髮,另一個「四防」按著我的頭電我,電得我痛苦得不堪想像,一邊電一邊問:「你寫不寫保證,背不背三十條?」我的手腕子、腳脖子全都腫了。放我回寢室後,他們又分別叫了幾個同修(法輪功學員沒轉化的),用了同樣的方法,這就是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我們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從早上7:30到晚上4:30一個多月天天這個時間受體罰,還得從晚上一直蹲到半夜12點。我現在已勞教超期四個月仍不放我出去。」

馬三家對沒轉化的學員除用酷刑外還採用加大勞動量的辦法迫害,學員從清晨開始幹活一直幹到晚上10點,每天幹十五、六個小時,在身體上消耗。還要體罰到下半夜,在加上伙食差,學員身心受到很大摧殘。

管教還強迫所謂的被轉化者充當走狗,讓他們毒打、迫害沒被轉化的學員。

管教對學員進行精神摧殘更是罄竹難書,他們強行給學員灌輸政治統治、無神論和對大法攻擊、誹謗、造謠的文章,強迫學員看罵大法的錄像、聽罵大法的錄音等。天天逼學員寫罵人的話,說假話、惡話,編歌罵大法,逼著念「X教法輪功」,強迫學員抄罵大法的書,逼學員寫「保證、悔過,揭批、現身說法」 ,否則就被罰、打。當一些受騙者認識到「轉化」的邪惡時,「反彈」回來,管教就用雙倍的力量打她們,折磨她們。

邪惡勢力還在學員中進行分化瓦解,在對學員施以殘酷暴行的同時,又找一些文化層次高、家庭背景好的人,對她們「春天般的溫暖」,實際上是貓哭老鼠假慈悲,用情來感化在法理上不是認識很清楚的學員,給他們製造幹警是「活雷鋒」的輿論和假象。之後幹警給她們提供打撲克、唱歌、跳舞的環境,以圖使她們完全脫離大法。當這樣的人上當之後,就發現自己再也沒自由可言了,被邪惡控制,淪落為破壞大法的工具。如被轉化的孟傑曾親口對學員說,轉化後自己「象被抽乾血的感覺」。

為了強行洗腦和分化學員,管教還利用所謂被轉化者盜竊大法法理,斷章取義,篡改歪曲,迷惑在痛苦中承受不了精神和肉體摧殘的學員和執著圓滿的學員。他們蠱惑學員把《轉法輪》中講的反著悟,對學員進行精神上圍攻,輪番進行,一刻不停。那些所謂的轉化者被江澤民之流稱為「特殊的戰鬥隊」。江澤民之流借用他們的嘴到處說假話、講邪理,其政治目的不言自明。

面對馬三家的種種迫害,法輪功學員有公開反對的,有無聲抵抗的。

因為馬三家對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封鎖很嚴,被打、被罰的學員都要有多名「包枷」(分「明枷」和「暗枷」)緊緊看守著,不讓與別人接觸,更不許家屬探視,所以馬三家裏更邪惡的東西很難暴露出來。但紙裏包不住火,不久的將來所有的邪惡一定會徹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們呼籲善良的人們向聯合國人權組織,向各國有關機構呼籲:請他們來馬三家進行獨立調查,調查法輪功學員在此被轉化、被迫害的真相,解救所有無罪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信仰法輪佛法沒有錯,沒有違法,更沒有罪。馬三家殘害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