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際電台中文部採訪法輪功發言人(第二部份)


【明慧網2001年5月28日】繼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中文部於2001年5月1日向法國巴黎大區及中國大陸地區廣播了4月29日對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採訪錄音的第一部份(詳見法國國際電台中文部採訪法輪功發言人)之後,該台又於2001年5月6日向中國大陸地區廣播了採訪錄音的第二部份。整理如下:

[主持人]:各位聽眾朋友早上好!連續開了一個多月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年會終於在一個多星期以前結束了。各位想必知道今年的日內瓦人權年會美國曾經提案譴責中國人權狀況,可是美國的提案並沒有通過。不但沒有通過,甚至連表決的機會也沒有。因為會上先通過了中國所提出的不表決、不討論的動議,這個動議就封殺了美國的提案,使美國的提案胎死腹中。

看起來中國在外交戰場上又勝了一場。可是有人說美國的提案雖然被「封殺」了,可是美國提案的本身就可以看作是對中國人權記錄不良的一種證明,就足以說明中國當局嚴重侵犯了中國人民的人權。至於是不是被封殺、是不是被通過倒是另當別論了。

在美國的提案當中所例舉的中國侵犯人權的事實有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江澤民主席鎮壓法輪功。在日內瓦人權會議開會期間,據說有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從世界各國四面八方趕到了日內瓦聯合國會場外集體煉功,表示對中國當局鎮壓法輪功的一種和平式的示威抗議。會議結束以後,法輪功在美國的發言人張而平先生從瑞士經過巴黎返回紐約之前,接受了法廣記者的採訪。我們已經在另外的節目當中播出了張而平談話的一部份。今天我們就利用«聽眾之音»節目時間,再把剩下的一部份播放出來。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受到空前嚴厲的鎮壓,可是法輪功的學員們仍然不避艱難繼續煉功。4月25號法輪功中南海上訪兩週年紀念的這一天,據說仍然有人在天安門廣場煉功。當然煉功的人是被逮捕了。究竟是甚麼力量使這些法輪功的煉功者具有這種前仆後繼的無畏精神呢?話又說回來,法輪功受到如此殘酷的鎮壓,那麼從大處著眼來看,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會有甚麼前途呢?張而平先生這麼說:

[張]:我覺得法輪功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從一點來看,江澤民政權剛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是1999年的7月份,當時他放言說三個月內要清除法輪功。我們看到兩年已經快過去了,法輪功越來越強大。實際上無論中國(江澤民)政府怎麼樣詆毀法輪功,通過各種宣傳媒介、通過各種謠言,造謠生事,結果國際社會和中國國內的老百姓對這個和平的功法認識越來越清楚,越來越了解他,而且越來越認同他。中國有一句話叫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國際社會上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事情受到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善良人民的譴責。

這說明甚麼呢?這說明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國傳統的民族文化,氣功也好,其他的傳統道德文明也好,是任何政權抹殺不掉的。因為一個傳統的民族文化不是非得要一個專制政權來認同的。他是經過千百年很多的善良人們的積累,弘揚光大起來的。所有我們看到法輪功前景是越來越好,而且修煉法輪功的人也越來越多了,特別是在海外。中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激起了很多善良的人們對中國政府的不滿。他們也看到了,為甚麼好的中國傳統文化要被鎮壓呢?那麼為甚麼不去學呢?不去弘揚呢?所以這種事情從反面來講,是給我們的一種宣傳。但是我們還是希望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立即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讓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能夠在自己的祖國得到弘揚,而不是非得讓所有的中國的民族文化在海外去弘揚,而在自己的國家卻受到壓制。這對任何一個民族來講都是不公正的。

[主持人]:張而平先生本身是學自然科學的。據他說法輪功煉功者當中學自然科學的人不在少數,而且有些是在學術上相當有成就的人。那麼張而平先生自己又是怎麼成為法輪功的煉功者和發言人的呢?

[張]: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我學法輪功是在1994年,當時我在大學讀博士。我開始學的時候心裏的想法很簡單。我們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訪問學者和留學生對中國的傳統文化非常感興趣,想在海外傳播自己的文化,包括«紅樓夢»啊、四大古書啊、太極拳啊,還有其他形式的氣功。

我一開始跟喬大理工學院的三個物理博士生一起煉法輪功。當時很高興,因為法輪功在中國是中國科學氣功研究會直屬功派,是中國政府推廣和宣傳的,而且«轉法輪»這本書也是中央廣播電視部出版的。這說明了中國官方當時對法輪功非常肯定,而且是弘揚的。所以我們覺得我們做了一件大好事兒。在美國有3000到6000法輪功學員都是留學生和訪問學者,我們很高興能夠有機會在海外修煉自己傳統民族文化,另一方面又能夠向西方社會弘揚自己的傳統文化。

可是在1999年7月份中國政府突然宣布他是X教,我們就去跟中國駐美大使館和領事館交涉,而他們拒絕收我們的信,也拒絕跟我們會談。一夜之間我們這些幾千訪問學者和留學生都變成X教分子了,我們覺得很莫名其妙。為甚麼中國政府一度曾經非常弘揚,非常宣傳,用各種媒體工具宣傳法輪功呢?一夜之間因為政治需要變成X教,我們海外的華人當然不能理解。我們莫名其妙,想跟中國政府交涉,但遭到拒絕,而且被叫為「XX分子」,或者「癡迷分子」,或者「骨幹分子」,我們覺得這實在是沒有必要。所以我們大家組織起來來維護這個傳統民族文化。

當然,很多人都知道,我們這裏有學高科技的、有搞電腦的、有學醫的,我本人是搞心理學的,還有很多其他專業的人士,我們有各種資源。說我們搞迷信,我們覺得是最不可思議的。我們這些人是搞科學的,我們怎麼會搞迷信呢?如果真的要說搞迷信,只有XX黨在搞迷信,因為它不許自己的老百姓相信任何傳統的民族文化,也不允許相信任何非共產主義的思想,這本身不是在搞迷信嗎?我們本著善意,按照「真、善、忍」的原則,還是希望能夠跟中國政府進行和平對話,進行直接交涉。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情況。

我個人認為,江澤民的所作所為是一種邪教做法。實際上它也代表不了XX黨,因為它所做的事情也違反了黨章,違反了中國的憲法,也違反了聯合國的憲章。它所作所為的一切事情,我覺得甚至超過了邪教的做法,因為它既控制著人民的思想,又用手中的宣傳機器以及警察力量來鎮壓自己的百姓,這比任何邪教勢力的做法都更具有威脅力,而且更凶殘。所以我們覺得在這個時候,作為一個中國人,如果不站出來揭露這種邪惡的本質,不讓世人知道真相的話,那麼我們可能將來會有愧於自己的兒孫的。

[主持人]:以上是美國的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在接受法廣記者採訪時的談話。

據最近的消息說,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判處重刑。這兩名「法輪功學員」一名叫杜真陽,被判處無期徒刑;另一名叫王紅軍,被判了13年的刑。這兩個人都是遼寧人,被判刑的罪名是破壞鐵路交通。海外於是就有人對這個判決表示懷疑了。因為首先破壞鐵路交通這不是一個崇尚「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所應該做的事;其次共產中國有太多太多的冤案、錯案、假案;再就是官場人士也很善於給任何人加上任何莫須有的罪名,這叫做--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在中國大陸生活的聽友們,您對法輪功抱持的是甚麼態度呢?歡迎您來信提出您的見解,正面的反面的意見都歡迎,這樣才能夠收到兼聽則明的效果。歡迎您使用電話、傳真、或者是E-mail,就是所謂電子郵件,表達您的意見。如果願意接受法廣長途電話採訪的話,也歡迎您先把您的電話號碼告訴我們。聽眾朋友,今天的«聽眾之音»節目就播送到這裏,謝謝收聽。祝各位度過一個愉快的星期天。咱們下個星期同一時間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