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張崑崙、章翠英的證詞

【明慧網2001年5月25日】2001年4月4日,法國一家記者俱樂部舉行記者招待會,邀請法輪功學員張崑崙教授和章翠英女士揭露他們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大陸獄中所遭受到的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包括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在內的多家媒體、國際大赦組織法國分部負責人、漢學家以及多名法輪功學員出席了記者招待會。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於4月8日和4月15日分兩個部份向巴黎大區和中國大陸播出了張崑崙教授和章翠英女士的部份發言錄音。現整理如下:

(一)

主持人:
各位聽眾朋友,早上好!4月4號上午11點巴黎法輪功的煉功者在巴黎電視廣播大樓記者俱樂部舉行了一場新聞發布會。會上由一男一女兩位法輪功煉功者作證,講述了他們在中國大陸的痛苦遭遇。這兩位法輪功煉功者,一位是澳大利亞的公民章翠英女士,一位是加拿大的公民張崑崙教授。巧的是兩位都是畫家,藝術家。章翠英女士原籍是浙江溫州人,而張崑崙先生則是山東桓台人。在今天的«聽眾之音»節目當中,就為您介紹一下這場法輪功記者會的情況。

年近七十的張崑崙教授是從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哪裏想到他後來會為此受到一連串意想不到的迫害。下面就是張教授證詞。

張崑崙:
96年4月份我回到中國。那個時候在中國法輪功正是高潮,至上而下都說好,幾乎中國的每塊綠地上、草坪上都有煉法輪功的人,政府部門也說好,所以那個時候覺得自己生活過得非常有意思。

可是到了99年4月份中國政府就對法輪功有一些干擾,所以我們有20個人,即在社會上比較有影響的20個人,給省委書記寫了一封信,從我們的切身體會來告訴政府法輪功確確實實是好的,對我們國家對我們民族、對每一個修煉的人都是好的。

沒有想到這封信就使我上了公安局的黑名單。公安局的人多次到我家去,企圖要我放棄法輪功。我給他們舉了大量的例子說明法輪功對國對民都是好的:好多醫院裏判了死刑的、不能治的病人由於煉了法輪功奇蹟般地在很短的時間裏就變得跟健康人一樣;法院的法官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成為山東省三個模範法官之一;有些由於對生活看不到前途而在社會上犯罪的青年,他們修煉了法輪功而變成了非常好的人。我舉了大量的例子,我說我可以給你們名單,給你們地址,你們親自調查去,你們可以通過這些事情認識法輪功確確實實是非常好的。他們則說:「你看電視裏、報紙上都在批判法輪功,你還不改變你的想法!每次來你這裏都是碰一鼻子灰。批判文章都寫出來了,你不看批判文章嗎?」我就告訴他們:「電視上那些鏡頭都是假的,它可以迷惑一些沒有煉功的人,但是修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報紙上寫的也都是假的,你們可以拿批判文章來,我們一道來研究研究,我可以逐條證實它都是假的,電視裏的所有鏡頭我也可以逐條證實它是假的。」

2000年6月底,海外的法輪大法弟子有一個法輪大法電台要在7月1日正式播出,我覺得這是個好事情,因為中國所有的媒體,報紙、電台都被中央控制著,法輪功學員沒有說話的地方,很多不煉功的人不知道法輪功真正是甚麼,所以我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別人。就因為這個,他們抄了我的家,把我的電話監控起來,而且把我抓到派出所。當我到派出所的時候,派出所的所長和一個幹警已經拿著充足了電的電棍等在那裏了。還沒問我甚麼事情,幾個警察就一下子把我放倒在地,使勁地拍我的腳、拍我的腿,把我的左腿拍傷了,痛了三個月。所長說:「最高領導江澤民說話了:法輪功是XX,法輪功學員就是XX徒,我們怎麼整都沒有事,就是把你整死了,拖出去埋了,告訴外面的人說是畏罪自殺。」

他們兩個人用電棍電我的腿,電我的胳膊,電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同時還拿一本很厚的書打我,那是非常痛苦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不讓我喊,他們說:「只要你喊就把電棍塞到你的嘴裏去!」就這樣在那裏呆了兩天兩夜,最後把我送到留長山拘留所。

主持人:
這個拘留所的情況之糟是難以叫人相信的。請繼續聽張教授的敘述。

張崑崙:
那裏18個人關在一個20平方米的監號裏,都是些殺人犯、強姦犯、詐騙犯,有好幾個都是被判了死刑的。18個人吃喝拉撒所有的事情都在這一個房間裏。那些犯人講:「我們都應該到這個地方來,唯獨你不應該來。」因為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們就對我說:「我們天天看電視,電視裏說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可是和你接觸以後,覺得法輪功學員這麼好,法輪功講的道理這麼好,如果我們早聽到這樣的道理,我們就不會犯這樣的罪被關在這裏了。」

管我們的管教一個星期提審一次。在提審我的時候,他也這樣講:「我們和法輪功學員接觸多了,我們也了解法輪功是好的。像你這樣高的文化層次的人,決不會糊裏糊塗就相信的,當然你也決不會糊裏糊塗就放棄的。」他還說:「不光我轉化不了你,可能任何人也轉化不了你。但是我們是國家的機器,國家叫我們怎麼幹,我們就得怎麼幹,我們還得關著你。」

主持人:
一個月以後張教授被釋放了。可是過了不久,再度被捕,並被罰款一萬元,參加三個月的轉化學習班。這個轉化學習班裏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張崑崙:
那些警察帶著警棍強行對我們進行轉化。他們說:「如果你寫悔過書、罵法輪功,不再煉法輪功,那你就可以回家;如果你要繼續煉法輪功,就要判勞教三年。」我們說我們又沒有犯罪,我們本著「真善忍」做好人,你叫我們轉化,不按「真善忍」去做,轉化到他的反面,不就變成壞人了嗎?我們決不能被轉化。

所以,我們到了那裏第三天就開始絕食了。一個警察說:「你不吃我們不怕,過幾天我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給你打針、吃藥,從鼻子裏灌流質。」他還說:「XX黨這一套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還對著幹?」我們絕食到第九天,他們看我們確實是不吃飯,最後就把我們放回家了。可是放回去才一個星期,我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他們又把我抓起來了,強行送勞教所判勞教三年。

主持人:
到了勞教所,要先經過健康檢查。檢查健康的大夫的一番話也是叫人聽了毛骨悚然的。

張崑崙:
一個老大夫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啊?」我說法輪功太好了,當然要煉啊。他就非常擔心地說:「哎呀,你要再煉,你的身子骨就要撂在這裏了,你可能要死在這裏。」當時我還不理解。我進去以後才知道,就在我進去的前一天,有一個學員因為煉功拖出去被打、被電,勞教所裏被關的28個法輪功學員都一個個被拖出去打,被打得很厲害,很多人被打得暈了過去,失去知覺。被打被電的痕跡,我去的時候看得非常清楚。有一個62歲的老教授也被用手銬銬在鐵窗上。

主持人:
各位聽眾朋友,由於時間的關係,張崑崙教授的證詞就暫時播送到這裏。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繼續播出剩下的部份以及另一位章翠英女士的證詞。謝謝收聽。咱們下一星期同一時間再會!

(二)

主持人:
各位聽眾朋友早上好!上個星期天的«聽眾之音»節目當中播出了4月4日法國的法輪功學員在巴黎舉行的一次記者會中加拿大華僑張崑崙教授所訴說的他在中國大陸的一些悲慘的遭遇。由於時間的關係只播出了一部份,剩下的部份連同另一位法輪功煉功者章翠英女士的證言在今天的節目中播出。

張崑崙教授說他在被監禁期間,先是受到了另一些刑事犯的欺負,後來他居然把那些殺人放火的刑事犯給感化了。張先生說他在監獄中被一些刑事犯嚴厲管制,坐在小板凳上不許動。

張崑崙:
我們一個姿勢坐在很低的小板凳上不許動。每天看洗腦的電視,不能低頭,也不能閉眼。你一低頭一閉眼他就說:「你在想法輪功的事啊?!」連想都不能想。因為每個星期要搜一次身,所以那兒沒有大法的書和大法的資料,你不能看,也不能學,甚至連想都不能想,就這樣一天24小時管著我們。這些犯人嚴格地管著我們,如果對我們有放鬆,警察就電他們。但到後來他們一看警察來了就說:「趕緊坐好,趕緊坐好,不要動!」可警察一走,就說:「起來活動活動,活動活動!」

後來警察發現這些犯人怎麼心也變得善良了呢?就把他們集中起來開會說:「你們知道你們是甚麼人嗎?你們都是地痞流氓社會渣子,人家法輪功學員都是教授,都是研究生,是有教育的人,你們有資格和人家談話嗎?別跟人家談!」這些犯人回來就問我們:「你們真的把我們看成是地痞流氓社會渣子嗎?」我們就說:「不是的。人都有好的一面,有壞的一面,如果能啟發他好的一面,他也會慢慢變成好人的,任何人都能變成好人的;但如果放任自己,就會不知不覺變成壞人的。」我說:「我不相信你們不會變成好人的,如果你們真的像你們說的一樣,也按著法輪功的道理去做,我相信你們也會變成好人的。」犯人們聽了挺高興:噢,你們不把我們看成壞人!

主持人:
最後張先生說,在加拿大政府的營救之下,他終於在今年1月10號獲釋,回到加拿大。此外,張先生還對中國當局提出忠告:停止迫害善良的法輪功煉功者,因為法輪功並沒有任何政治目的,法輪功是勸人為善的。

澳大利亞華僑畫家章翠英女士在記者會上表示她由於回國行李當中帶著法輪功的書籍,而且又在公園裏煉功,所以被警察強行帶走,受到粗暴的毆打、不人道的待遇。章女士說在公園裏煉功而被毆打,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是有這種不可思議的情況的。章翠英女士被關了七個月。

章翠英:
我被關的七個多月當中,他們從來不給放風。房間是和廁所連起來的,廁所沒有門,上廁所、吃飯、睡覺都在這個房間裏,空氣是非常濁臭的。七個多月從來不准我們出去放風,我身上的皮膚都腐爛了。

主持人:
最不可思議的是章翠英女士被關在一所男犯人的牢房裏,受盡了污辱。

章翠英:
我煉功他們就打我、罵我,還用水潑我,還拉我頭髮。我還是煉功,我說煉功沒有錯兒,我只是爭取我最基本的人權,他們就給我戴上沉重的腳鐐。我還是堅持煉功。他們就把我關到專門關男犯人的牢房裏去。我洗澡,男犯人和男公安都能看到。所以我就寫信告訴我們澳大利亞領事,我說我是女人,我有權住女牢房。他們還讓我睡在水泥地上;吃飯時只從別人的碗裏撥一點給我,喝水的水盆都不讓我碰。我穿的衣服上寫著「法輪大法好」,公安看到就當著男公安在閉路電視的監視器下把我的衣服脫掉了。在中國監獄裏我遭受了種種人身污辱和慘無人道的迫害。

(章女士說到這裏聲淚俱下。)

他們判了我八個月,讓我在裁定書上簽字。我說我沒有罪,我修煉「真、善、忍」,沒有罪,是江澤民他有罪,他鎮壓法輪功,他才是千古罪人!他們就在裁定書上寫上「我沒有罪」,說:「那現在你可以簽了嗎?」我說現在可以簽了。由於澳洲政府的努力,做了很多工作,我終於在2000年11月4號得到了自由。

主持人:
以上是4月4號在巴黎舉行的法輪功記者會上章翠英女士和張崑崙先生兩位的證言。聽眾朋友,您聽了這個節目,有甚麼感想呢?歡迎您來信訴說您心裏真正想說的話和您對法輪功的看法。不管您是反對還是贊成,都希望您來信詳談。真理是越辯越明的。

(法國學員 2001年5月24日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