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記者「參觀」嚴禁的勞改營(譯文)


【明慧網2001年5月27日】中國正試圖再一次欺騙世界。

我還記得6月3日晚天安門廣場的槍聲和那可怕的景象。自那時起,我幾乎再也不看中央電視台或新華社的新聞,因為我知道如果他們可以把一次殘酷的鎮壓吹捧為平暴勝利的話,在他們那裏就不會得到甚麼真相,而且也沒有人會公開說任何與黨的調子相左的話。

我還記得去年四、五月回國時在北京遇到的年輕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剛剛從北京的拘留所中放出來幾個星期,非常瘦。他身受過數輪電刑。他來自福建,是我的同鄉。

我還記得江西省九江市的一位女士,她絕食將近一個月,也經受了殘酷的折磨。還有江西省瑞昌(音譯)的修煉者,他的妻子因為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勞教。他被剝奪了會見她的權利。他告訴我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兩個年幼的女兒,他也會去北京上訪。

當我與妻子去年十月在中國僅僅因為擁有法輪功資料而被拘留時,我們再次親眼見證了中國人們擁有何等有限的自由。警察告訴我們他們「教育」去中央政府上訪的修煉者的手段。

然而去年,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宣稱沒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拘押在勞改營裏並受到酷刑折磨。他們還在人權組織紀錄了200例因警察的凶殘暴力而致死的案件時,宣稱沒有人被折磨致死。本週,他們向外國記者「展示」了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改營。

按照美聯社的報導,當時,「記者們不能採訪打籃球或在兩個教室中聽心理健康與中國法律課的囚犯」。另外,新華社新聞二月份說,有超過1000名女性法輪功修煉者被關押在這個勞改營中,然而這一次,勞改營官員宣稱「只有483名法輪功修煉者」,而且記者只見到了「其中三分之一的人」。

如何解釋數字中的差異?當勞改營外的普通民眾仍需要鼓足勇氣才能說出與政府調子不同的話,囚犯們怎麼可能在「被安排」採訪時不按照台詞做答?

如果這個勞改營真是那麼乾淨,我想知道為甚麼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沒有在今年3月和4月聯合國人權會議期間,他們最需要精彩表演之時,將這裏開放給公眾審查。實際上,許多國際人權組織的記錄顯示,該勞改營就是「警察電擊女性法輪功修煉者,將她們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的地方。它被稱為「人間地獄」。也許政府需要很長時間洗去牆上的血跡,等待新的油漆乾透。

如果警察可以在天安門廣場公開毆打法輪功修煉者,且這種暴行已經被很多人見證和記錄下來,我們毫無理由相信在一個勞改營不會發生拷打和折磨。請記住:勞改營是當局可不經過法律程序將人關押3年的地方。我猜想那裏講授的心理健康或中國法律課是關於如何認可這種迫害,每天做12至16小時苦工,並仍然可以有心情和精力去打籃球和為該法律唱頌歌的。

給記者安排的這次參觀與江氏政府邪惡的欺騙和否認模式相吻合。當局否認在文革和天安門事件中殺了人,現在又否認殺害了法輪功修煉者。他們甚至想抵賴在馬三家勞教所發生的酷刑。

二戰年代的德國納粹政府上演過參觀集中營的伎倆以轉移不斷增長的注意力。正是這個政府主辦了1936年的奧運會,以操縱國際輿論。現在,數十年後,我看到江澤民政府在勞改營系統上演了類似的把戲。同時,中國毫無顧忌地去贏得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江澤民意識到,奧運會將會像這次參觀勞改營一樣,給予他這個殘暴政權所需要的合法性。

大熊貓和長城屬於中國這個偉大的國家和中國人民,而不是這個暴君。如您所知,當奧委會成員來北京視察時,公園的草坪被漆成綠色。

美聯社報告的標題一語中的--中國領記者「參觀」嚴禁的勞改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