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畢竟是假的,騙術終究會揭穿


【明慧網2001年5月23日】如果一隻狼群裏的羊說狼很好,從不吃羊,而且像親人那樣關心愛護羊,你能相信嗎?

偽造事實,愚弄媒體的事,XX黨裏的那些政治流氓幹起來真是得心應手。

1989年6月3日晚上,北京發生了舉世罕見的屠殺。解放軍動用真槍實彈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群眾。「六四」凌晨,我們拿著半導體收音機,心想:「槍也開了,人也殺了,看你怎麼向世界交代?」可早上五點半,頭條新聞卻說昨晚北京發生了一起反革命暴亂,這叫了解實情的北京市民在震驚的同時,怒向膽邊生。

"六四"以後,袁木和張工馬上在記者招待會上大言不慚地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可人民日報上卻又說為了制止學自聯的反動宣傳,機警的解放軍特種部隊戰士只一槍就把廣場上的喇叭打啞了,當晚的北京電視台又播放了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累累的彈痕。電視台還播出了戒嚴部隊指戰員為了不打攪北京市民的正常生活,冒雨露宿街頭的鏡頭。這次我算看透了那些政治流氓的招術了:牢牢掌握槍桿子和筆桿子。有了這兩件法寶,元宵可以說成黑的,煤球可以說成白的。

歷次運動中,從鎮壓反革命,反右,大躍進,到三反五反,到五一六、文革、批走資派、反擊右傾翻案風,那一次運動不是一場浩劫?哪一次沒有無辜的人失去了生命?哪一次世人不是事後幡然猛醒,放馬後炮?

現在,運動的矛頭又指向了法輪功學員。從宗教界,科學界,到黨、政、軍,街道委員會,到小學生,全國上下同一口徑。機關、學校還組織了百萬人簽名活動。一面倒的宣傳把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又帶回了中國大陸,並向海外延伸。國外的記者朋友們,如果你沒有經歷過運動,沒見過中國宣傳機器洗腦的陣式。您不妨去找一本中國曆屆政治運動史的書籍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中國那些政治流氓的媒體宣傳要反過來看。如果說天安門廣場沒放一槍,那就天安門廣場放了很多槍;如果沒死一人,就說明死了很多人;如果說當今是中國人權最穩定的時期,那表明中國的人權已糟得一塌糊塗;如果監獄裏的人說監獄的管教不打人、不罵人比親人還親,那就是這個地方已經邪惡得不行了。

現在,江澤民有把騙人術發展到了「洋為中用」的境界。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竟被收拾得煥然一新,還請了幾家國外記者參觀。甚麼「我們沒有用手銬,沒有用電擊棒,沒有毆打學員。」。甚麼「連男牢房都沒有」。甚麼頻說「感謝教養院,感謝政府」。甚麼「所長蘇境拿出的一本記事本,上面有一頁一頁充滿感激的話」,真是讓人毛骨聳然。

虐待,在XX黨的那些政治流氓的牢獄中簡直司空見慣,而且登峰造極,不以為恥。還記得張志新嗎?她只是無數這樣被害人中的一個代表。由於她的美貌,她在獄中反覆地被強姦。在處決張志新時,由於擔心她呼喊口號,監獄當局不施麻藥,用刀切斷她的喉管。同是遼寧省的監獄,你能相信馬三家不會虐待人?!

記者朋友們,您如果昧著良心寫文章去打擊一大片無辜群眾,而為鎮壓者塗脂抹粉的話,我可想跟您說幾句:人要有良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不是好漢。美國的記者啊,你們記得在越戰期間有著名演員和記者被邀請到關押美軍的集中營的事嗎?當他們報導說美國士兵在集中營生活得很好,從未受到虐待時;當美國士兵在集中營嚴詞批判美帝、歌頌越共時,你們的心情是甚麼樣的嗎?到現在你們還不能饒恕寫那些報導的人!

如果中國真的還講點新聞公正和職業道德的話,我想問幾個問題:

(1) 如果真是外來的記者好念經的話,敢不敢解除網絡封鎖,把國外媒體對法輪功的評論展現給大家?
(2) 敢不敢把陳子秀的女兒、趙明和滕春燕放到國外允許他們接受詳細採訪?
(3) 敢不敢把張崑崙的國外採訪報導在國內發表?
(4)敢不敢把馬三家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送到國外,在不受威脅的情況下講出那裏的真實情況?
(5) 敢不敢把法輪功原文發表出來,讓百姓自己做個判斷?!

假的畢竟是假的,騙術終究會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