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本體 提高心性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一、改變本體

我今年三十六歲,在旅行社工作,學法輪大法快三個月了。起初我就想鍛煉一下身體,但法輪大法如此的博大精深、如此大的威力把我吸引住了,使我走上了真正的修煉道路。

修煉中我感到老師在不斷的給我清理身體、不斷的消業。

上中學時因打排球,我的頸椎和腰椎都傷了。隨著年齡的增長,疼的更加厲害,整個腦後發麻,有時疼的無法工作。再一個就是我的胃病有二十年了,厲害時發燒,喝水都疼,吃藥、打針都不管用。中國新年前,我胃病又犯的很厲害,朋友給我介紹一個某某功的「大師」,說專治別人治不好的疑難病,三次手到病除,掛號費一次三百元。因我胃疼的很厲害,每頓飯最多只能吃八個小混飩,所以我就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去了。結果請「氣功大師」給看了兩次,病沒好,反而結了一個比黃豆大的疙瘩,疼的連摸都不行。爸爸講這個氣功師醫德不行,別治了,還是練某某功吧!可我已煉了兩年也不管用,也就不想練了。還有,就是不知甚麼原因我的左腿左腳發麻已快兩年了,大夫說可能是因頸椎和腰椎引起的,沒有甚麼好的辦法治。我對這些慢性病的治療已沒有信心了。

今年四月,我參加了法輪大法輔導站組織的集體看老師傳法錄像帶,堅持連續看,我的身體出現了非常強烈的反應。我是又吐又拉,經常吐出一些血塊,厲害時一夜拉十幾次。我的臉也癢的難受,還掉皮,兩手也裂的不像樣,真是沒法看我這個人了。朋友們找我玩,說我像個飽經風霜的老太太,要我別煉了,別走火入魔了。但我堅信這不是病,是在消業,就說:「等李老師給我清理好身體,你們看我就像十八歲的了!」何時能好,我也沒去管它,我堅持不用任何化妝品。以前我喜歡化妝,並且對使用化妝品的要求特別高,國外名牌我幾乎用遍了,在化妝品上耗資很大。其實李老師也沒要求不用化妝品,但我想,煉功人應隨其自然,就這麼要求自己不用了。

經過一個多月的清理,突然一天早晨起來我發現臉上的皮膚變的特別細嫩,我覺的真神。我的胃也好了,頸椎、腰椎等病都在這麼短的時間中相繼不知不覺好了。

二、提高心性

法輪大法對修煉者心性的要求是很高的。要看你是否真能放下名、利、情,能否放下常人的各種執著心。這對我這個修煉不到三個月的人來說,是個考驗。

一個月前我接連幾天接到熟人的電話,他們告訴我,我的幾個朋友背著我做成幾筆大生意,問我分到錢了沒有。我說我連影兒也沒見到,他們說我是學法學傻了,甚麼都不關心。當時我確實不知道。不久我看到了他們又買「奔馳」又開店,心裏酸溜溜的。過幾天又有兩人打電話說,我朋友有幾十萬元貸款沒收,要我幫他們解決。我心想你們掙錢背著我,追款事都想起我來了,我真恨不能揍他們一頓才解氣,但我還是幫他們把款追回來了。那幾天我心裏煩死了,我怎麼認識的都是些忘恩負義之人。煉功時,我心裏發毛,滿腦子都是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身體有下沉的感覺,眼前的「眼睛」、法輪也看不見了。我知道我的心性掉下來了。我想這下子完了,老師不管我了。我的身體又開始不舒服起來,我感到有時無法煉下去了。我也知道要把金錢看淡,但談何容易。父親也讓我一定要把這些事看淡,否則我就掉到常人中了,甚至連常人都不如。

我帶著複雜的心情去參加了小組學法。當學習有關提高心性的經文時,輔導員引用了老師講的「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我突然悟出來,我怎麼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我沒掙到錢,心裏就不平衡了,這不就是老師講的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嗎?我不就是因為常人的利益心放不下,才感覺苦惱嗎?這麼多天我怎麼就沒悟出來,這不就是給我設的一關嗎?就是要考驗我能否提高心性,把利益看淡。有些錢是用德去換的,本就不應得。原因找出來了,我的心也靜下來了。朋友打電話為我抱不平,要我去爭我應得的那份,我對她說也許那筆錢我就不該得。

現在別人再說甚麼我也不動心了。再去煉功點煉功時,眼前出現一片各種顏色、亮晶晶、密密麻麻的小法輪。在集體看老師傳法錄像時,我看到從電視機裏飛出來亮晶晶的小法輪。我也第一次感到了李老師給我在小腹部位下的法輪是如何順時針和逆時針快速旋轉的,這是常人用多少錢也買不到的無價之寶啊。

這就是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收穫中的一點點,這並不能說明甚麼,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連皮毛都不是。我和父親經常用老師的話提醒自己,「差遠去了」,「啥也不是」。我要時刻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者,真正的修煉下去,直至圓滿。我覺的有緣得這樣好的法,真是三生有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