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的老病號:我真正感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明慧網2001年5月20日】我由於身體不太好,80年代就開始練氣功了,病情暫時得到了一些緩解。我因而成了氣功愛好者,看了許多有關資料,感到氣功還有它更深的內涵,想尋求高層次的功法修煉,可是苦於找不到,後來有些等待的思想。

在1993年我偶然見到一位老同學。他告訴我,現在有一種法輪功,無論是強身健體,還是對思想境界的提高,都是目前最好的功法,並主動把李洪志老師講法的錄音帶和有關資料借給我。

我從中午12點一直聽到深夜12點多,越聽越愛聽,直到全部聽完才睡覺。在似睡非睡中感到小腹有輪子在轉,順時針越轉越快,把我轉醒了。當時我懷疑,是不是我聽那麼長時間的錄音帶,腦子裏有法輪的印象造成的做夢。我又轉身剛一躺穩,小腹的輪子又轉了,這可不是做夢,我意識到我與法輪功很有緣份。原來我要找的、等的高深大法就是法輪功,為此我激動得難以入睡。沒過幾天我第一次去聽李洪志老師親自講法傳功。李老師結合著常人中的科學深入淺出地講透了宇宙的法理,尤其講到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法理時,這三個字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使勁地吸引著我,使我更進一步地知道了作人的道理。我過去一直迷惑不解的問題,聽了李老師講法都明白了。當時我就認定李洪志大師非同一般,所以我決心隨師修煉下去。

我修煉法輪功以後,不僅思想境界得到了提高,而且很快恢復了健康的身體。過去我全身都是毛病,例如,長期失眠,頸椎病,頭痛,腰,腿痛,胸痛,胃炎,肝區痛等等。我丈夫常說我,老年人有的病我都有。那時上一天班回到家,吃過晚飯,身體像一盤散沙,無力地癱在沙發上,丈夫和孩子就得輪流給我按摩頭,頸,肩,以及腰腿。那時病魔纏身,真是痛苦難忍。如今我真正感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我修煉法輪大法八年了,我沒有看過一次病,沒吃過一粒藥,是因為我認真地領會體悟李老師講的法理,真正做到了把自己視為一個修煉的人。我身邊還有很多高級知識分子,離退休幹部,工人,他們都是在病魔的絕望中修煉了法輪功後才又獲得了新生。比如,一位離休幹部,她除有許多別的病之外,醫院又給她診斷出血癌,判了死刑。修煉了法輪功後,她按老師講的法理去做,現在她精力旺盛,身體非常健康。還有一位朋友,她有嚴重的腎病,醫院準備給她洗腎維持生命,煉了法輪功後,臉,腿長年浮腫消失了,恢復了健康。還有患血管瘤的,糖尿病的,幾十年一直血壓高的等等,他們現在個個身體健康,容光煥發。這些人讓他們放棄法輪功,可能嗎?大法弟子們喊出「法輪大法好」絕不是一句空話。我怎麼也不明白以江澤民為首的幾個壞人,你們為甚麼就不想聽聽我們的意見和呼聲,這些人都是好人,過去那些年代,國窮家更窮,他們常年為國為黨奮鬥,積勞成疾,病魔讓他們失去了生的希望,是李洪志老師傳法度人,使他們恢復了無病的身體,又給國家省下了一大筆醫療費。這法輪功究竟錯在哪裏?江澤民等壞人東拼西湊地找來的所謂煉了法輪功後自殺的,害人的,自焚的,我更不明白他們是怎麼煉的功,他們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我親耳聽過李老師在講法期間回答過學員提出的問題,「一個人他自殺算不算罪呢?」,師父回答「自殺是有罪的。」(《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那些人不按師父講的法去做,那能怪師父嗎?在中國不煉功的人自殺的,害人的,不是很多嗎?他們是中國人,是不是他們的死,他們犯的罪,都應當算在你江澤民身上?

江澤民等壞人是國家的敗類,漫天撒謊,縱容貪官污吏,放著壞人不管反而鎮壓好人,破壞中國的國家聲譽,激起了愛國大眾的民憤。李洪志大師來救度世人,讓人滑下來的道德回升,這是本次人類的幸福。江澤民對法輪大法執意迫害,這筆債一定要償還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