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心靈的創傷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我是法輪大法北京第十期傳授班的學員。自一九九三年四月底起,我先後參加過三期法輪大法傳授班,還多次收聽和收看了李老師講課的錄音、錄像。經過對大法的學習和實修兩年多來,我深刻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確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我,一個有特殊經歷的人,之所以能從一次次打擊和磨難中解脫出來,從精神幾乎瀕臨崩潰到能夠從新振作起來,首先要感謝的就是傳授法輪大法的李洪志老師。

我是一九六三年醫學院校畢業生,原是北京市建築工人醫院辦公室主任、主治大夫。因單位離家太遠,每天上下班往返路上就要三四個鐘頭。在我丈夫單位的主動關懷下,於一九九二年初調來航天部二院某廠。我本來是個熱愛生活、勇於進取的人,在原單位有「女強人」之稱。可是沒有想到,從調動工作後,我的人生道路卻發生了重大轉折,種種意外接踵而至,使我措手不及。

調到某廠後,一開始就遇到原職務不承認,工資低於原標準不說,而且較該廠同類人員工資水平低了許多。再加上在原單位是骨幹,樣樣工作走在前、幹在前;而來該廠後連普通群眾都不如,還時不時遭白眼。面對這些問題,有相當一段時間,心裏不平衡。

俗話說:「禍不單行」。一九九二年七月八日,在廠門口我無辜被一個無照駕駛摩托車的人撞傷了腰,當即住院並做了手術,至今腰部還有個內固定架。不但自己精神上承受了痛苦,經濟上也遭受了損失,而且事故至今無人過問。

我滿以為命運跟我開的玩笑夠大,也夠殘酷了,是該結束的時候了。人們不是常說「因禍得福」嗎?我不但沒有得甚麼「福」,反而厄運仍然是一個接一個,而且一次比一次打擊更沉重,使我的心靈受到嚴重傷害,精神也險些被摧垮。

一九九三年一季度,廠部精簡,我首當其衝被裁減,新來乍到是被精簡的唯一理由。這個打擊對一個有強烈事業心的我,實在太重了,太讓人難以承受了。無奈,我跑回原單位請求調回。原單位及上級單位建築總公司同情我的遭遇,當即就答應了我的請求。但事隔僅僅五天,情況突然變化,調回原單位之事被卡殼了,而且卡在我滿以為不成問題,但又非常關鍵的人身上。我為事業和尋求人生價值奮鬥了大半生,而且做出了一定成績,僅僅是因為調動一個單位,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我百思不得其解,心理再也承受不住了。我開始整宿整宿的失眠,吃不下飯,心情煩躁不安。沒幾天功夫,人消瘦了,頭上一下子添了許多白髮,像得了痴呆症一樣,誰說甚麼也聽不進去。

正在這時,親家母為我送來了法輪大法傳授班聽課證,使我有幸成為法輪大法學員。說實話,當時,我並不以為然,可是到了傳授班上,親聆李老師講法,使我耳目一新,茅塞頓開,親切極了。每節課,甚至每一句話都像針對我的心病一樣,給我以啟迪,叫我明目開竅。

回顧自己所受到的打擊、挫折,實際就是磨難,業力產生的後果,是命中註定。這些事出現絕非偶然。自己之所以痛苦、委屈、心態不平衡,是因為自己把個人的名利地位看得太重,太物質化了,太執著了。所謂「事業心強」、「追求人生價值」、「女強人」,說穿了就是對名、利、地位的執著追求。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三十多年來,自己拼搏奮鬥,有時甚至是在玩命。當這一目標出現障礙時,自己就受不住了。想想自己,的的確確活得是夠累的。在李老師的啟發下,自己由頭腦發脹逐漸冷靜下來。是李老師點化了我,是法輪大法撫平了我的心,我開始明白了,那些名啊、利啊、錢啊,都是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把它看的那麼重,實在沒有必要,大可不必為它痛苦、傷感,為此而把身體搞垮更划不來。當把這一切物質利益看淡、看輕時,把這顆執著心放下之後,自己不知不覺從痛苦中解脫了出來,精神也隨之振作起來了。最初煉靜功時總是難以入靜,隨著追求物質利益執著心的放棄,我的心淨了,煉靜功時也能很快入靜了。就這樣,自己開始走上了真正修煉的道路。

但是煉功人心性的提高,執著心的放棄,並不是一勞永逸的。因為我們畢竟生活在常人中,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常人的各種慾望、執著心都放棄了,修煉難,難就難在這裏。當我剛剛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不久,新的磨難緊接著又出現了。

我被精簡到三產後,當過船工(做工藝)、擺過地攤、做過搬運工、掃過廁所等等。從煉功人角度要求,要守心性。所以不管幹甚麼,我都很盡力,而且有些活兒是自己主動找的。例如,自己經常主動清掃三產辦公樓前的環境衛生,並基本上把該樓男女共用的廁所衛生都包了下來;三產搬運東西,我也多次主動參加,等等。就這樣,今天幹這,明天干那,足足折騰了五個月,最後還是被安置到一棟宿舍樓看大門至今。

一個大學生,主治大夫,竟然只有看大門的份兒。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了被冷落的滋味,而且是含著淚水進行品味的……我的精神又一次被摧毀,心性再也守不住了。

我忍無可忍,決定把受到的一切不公正待遇向上級領導反映,請求公正處理。當書面報告寫好後,是發還是不發?正在矛盾時,二院法輪功輔導站組織大夥兒收聽李老師在長春辦班的錄音。當我再次冷靜下來,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作為時,深感自己的悟性太差,說來說去還是沒有真正放棄追求物質利益的執著心,還是把它看的太重,沒能做到忍「難忍之事」。一句話,是常人之心沒有放下。

對照大法,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進一步悟到了人世間的複雜性,一切是非矛盾的出現絕非偶然,時時在檢驗煉功人的心性。同時也深刻體會到,在修煉過程中,「勞其筋骨」只是一小方面,「苦其心志」才是關鍵。當自己再次把名利看輕、看淡時,就又一次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心情也隨之好了起來。寫好的書面報告至今未發,今後也不會發了。

原來自己認為,調動工作後除了離家近是唯一所得外,自己損失也未免太多了,而且心靈受到一次又一次的傷害,這個代價也太大了。我以前把這一切看的相當重,並且認為是一些人從中作梗,是人為故意造成的。我抱怨那些人,甚至對他們耿耿於懷。儘管過去他們是我丈夫的同事、朋友,有的又是我現在的同事,但我決不原諒他們,曾經暗自發誓,往後再不與那些人打任何交道。很長一段時間,就是馬路上碰見了,我不是繞道走,就是裝沒看見。

學習法輪大法後,回過頭來再看這些問題,尤其是站在煉功人角度上看,這都是常人對名、利急切追求的執著心作怪。從常人角度上看,自己是失去了,官沒了,錢少了,名利地位沒有了,但這些只不過是過眼煙雲,又恰恰是煉功人要放棄的。如今自己作為一個煉功人,別的所得都無關緊要,自己能夠得到千金難買的法輪大法,這才是最大的得。我付出的代價是完全值得的。所以,現在對於調動工作,我不但不後悔,反而感到慶幸。我對曾經嫉恨過的人,也由抱怨變為感激了,而且是由衷的感激。因為沒有他們,沒有調動工作,我可能沒有得到法輪大法的這個機遇。我能在有生之年學習宇宙大法,我是幸運的!沒有他們,我上哪兒去提高心性?我怎麼能不感謝他們呢!

物質利益看淡了,個人恩怨化解了,心性上去了,精神振奮了,我又開始帶著微笑豁達面對人生了。工資那樣大的變動,人們紛紛議論,我既不參與,又不打聽,更不追求,一切順其自然,結果,少了許多煩惱,對工作也覺的坦然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諧了,也融洽了,真象李老師說的「退一步海闊天空」(《轉法輪》)。

通過在法輪大法中實修,在提高心性的同時,我的身體也明顯好轉,做過手術的傷腰恢復的非常快,非常好,連大夫都感到吃驚。過去由於身體差,常年同藥打交道,近兩年來,身體很好,沒有吃過甚麼藥,沒有報銷過一分錢的醫藥費。

總結我個人修煉法輪大法的實踐,以及思想上的幾次反覆,我深深體會到,對切身利益的執著,是守住心性最難過的關,而這又是煉功人同化宇宙特性最最重要的關鍵。同時認識到,隨時守住心性,經受住任何考驗,乃是十分重要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