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獲得了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我現年四十二歲,一九七八年二月入伍,是總參裝甲兵裝備技術研究所試驗場一名工程師。多年來,一直工作在科研試驗的第一線,由於長期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整整十八年),身體終於垮了。

一九九四年八月,經「三零一」醫院檢查,CT查出雙額葉星型細胞膠質瘤二級,即惡性腫瘤。沒有幾天,就不能走路了。八月三十一日在「三零一」醫院做了長達七個多小時的腦瘤切除手術。手術後五十四天,複查時發現舊病復發,腫瘤又長出四釐米乘三釐米,八十四天長到六釐米乘五釐米。「三零一」醫院束手無策,就讓「回家維持」,實際上就是「回家等死」。當時我妻子拿著我手術前後的片子去天壇醫院諮詢,通過熟人找到腦外科主任,這位主任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老教授,看了片子後說:「你先別哭,你丈夫的腫瘤長在交叉神經上,手術是做不乾淨的,現在只能維持。」當我妻子問能維持多長時間時,他說:「根據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最多能活三個月。」

我妻子不死心,她去北京市抗癌協會諮詢,得知宣武醫院有一種藥叫抗瘤粉,專治膠質瘤。我在無奈的情況下,一邊吃藥一邊練一種氣功,病情有所控制。宣武醫院屬於地方醫院,單位不給報銷藥費,每月個人要支付八百元的藥費。當時我和妻子的工資總和只有八百五十元,家庭生活十分困難。

在我有病的幾個月之中,我妻子精神上的壓力和經濟上的負擔,再加上勞累,終於垮了。頭髮白了一大半,盆腔炎、附件炎、宮頸糜爛、腸炎、胃炎、乳腺增生等疾病纏身。當時「三零一」醫院讓她住院治療,可是我和孩子都離不開她。

法輪大法讓她撐起了這個家。我妻子於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七日開始煉法輪大法,參加煉功的第二天,她就開始拉肚子,一天拉七八次,整整拉了兩個多月,沒吃過一粒藥。儘管拉肚子那麼嚴重,但精神狀態很好,身上感覺有勁,走路一身輕。兩個月過去之後,胃炎、腸炎全好了。煉功三個月後,她身體完全康復,疾病全部消失,白頭髮也慢慢的變黑。這一切我看在眼裏,喜在心上。當她晚上在床上煉靜功時,我身上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而且非常明顯。於是,我就開始看《法輪功》和《轉法輪》兩本書。看完兩本書後,我觸動很大,我被李洪志老師深奧的法理所折服,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為甚麼活著,我得病的原因所在,我的一切磨難都是業力所致,要想病好,就必須修煉。法輪大法使我從迷中醒悟過來。

我就和我妻子學煉法輪大法,決心做個修煉大法的人。從那天起,我真修苦煉,嚴格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煉功的第三天,我手術前後的一切症狀全部反應出來了,腹痛、腿痛,頭頂抱輪時,就像壓了一塊大石頭,頭感到非常重,反應很強。十月二十三日中午,我頭痛得就像要裂開一樣,噁心想吐,渾身上下一點勁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下,我堅持煉功學法。頭痛了兩天,右側病灶區出現了好大一個坑。前年手術時,我頭右側太陽穴處取下一塊骨頭,醫學上稱為減壓窗。十月二十五日我感到減壓窗處痛,痛得不能張嘴,就連吃飯都很困難。但痛了一個星期後就好了。十月三十日晚上,大約十二點十分左右,我從夢中驚醒,感到有一種強烈的熱流沖灌我的全身,大汗淋漓,就像三伏天一樣的熱。到了夜間兩點多鐘,又來了一次。顯然這是老師法身給我調理身體,淨化身體,我得救了。從此以後,我身上的一切不適症狀完全消失。

煉功半年之後,我的身體就完全康復了,一年多來我的身體一直很好,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單位給我分了一套新居。裝修房子時,一百斤水泥,我從一樓扛上五樓,連續幹了二十多天,沒有任何疲勞的感覺,總感到身上有使不完的力量。可以說,我現在比過去沒病之前體力還要好。今年春季植樹造林時,我主動挑重擔挖樹坑。樹坑要求大小一點五平方米、深一點五米。搞過基建的地方全是大石頭,我脫掉衣服大幹一場,超額完成了任務。

大法教導我們,煉功人要處處做個好人。我在單位,髒活累活搶著幹,處處為別人著想,名利讓給別人。今年三月份,室領導找我談,今年有選優提前晉級名額,我們準備把你報上去,你私下再自己活動活動,來彌補一下你的職務偏低問題。我的職務和同年兵相比,相差近兩級。對此,沒煉功之前,我也是滿肚子的怨氣,總覺的自己付出的和得到的不成比例。自從我學大法以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放下名和利,做一個實實在在的好人。我對領導說:「選優我不夠條件,我休病假近一年半,單位給我付出那麼多的醫療費,我就知足了,還是名額讓給一線工作的同事吧!」我把這些榮譽都讓給了別人。我在社會上遵紀守法,是個好公民。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高德大法,他不但挽救了我的生命,也淨化了我的心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