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環球報:澳門法輪功受到越來越緊的限制

【明慧網2001年5月11日】波士頓環球報5月8日撰文報導在澳門的法輪功受到越來越緊的限制。文章寫道:

在這前葡萄牙殖民地,法輪功修煉者雖然沒有遭受到在中國大陸的修煉者們受到的審訊、勞教以及訴稱中的警察拷打。但那並不意味著當局不加緊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自1998年以來,53的林亞明(音譯)就成為了這個精神法門的修煉者,這一精神法門在中國大陸被取締,但在這裏和在香港仍然是合法的。他說此功法治好了他的膽結石、風濕病等許多疾病。他說,但自從1999 年12月澳門回歸中國後, 警察時常「關照」他。當他回憶起一天夜裏他的手機接到的一個電話時他還覺得可笑。

「林先生你在甚麼地方?」打電話的人懇求道。林說,此人是澳門的一個便衣警察。「我們找不到你, 但是在江澤民進城之前,我們正受到很大壓力,要看住你們。請告訴我們你在哪裏。當江澤民到訪時,中國警察就是我們的上司,所以別責備我們。」

他說,經常監視他的便衣小組中的一人有一次坦白地告訴他:「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但在我後面,還有人監視著我(如何)監視你,在他們身後還有更多人,層層監視。如果我把你跟丟了,我將像狗一樣被責罵。」

這也許聽起來簡直太可笑了,以至都不像是威脅了, 但澳門的法輪功追隨者說他們的權利正在被侵犯著,24小時的監視、討厭的身份檢查,以及在敏感期間毫無理由的拘留,比如五個月前為慶祝澳門回歸周年江的訪問。

130英哩外,在無拘無束的金融中心香港,法輪功追隨者和人權活動家擔心他們的自由將成為下一個被打擊的目標。中國曾承諾讓前殖民地香港和澳門自治並保留西方式的民權,至少50年不變,但是每當使北京的領導感到困窘或惱怒的事件發生時,這個諾言就面臨著考驗,就如同今天當江主席走下飛機來參加一個全球達官顯要雲集的商業會議時可能會發生的考驗一樣。

法輪功女發言人說,迫於壓力的地方官員為了讓中國主席避開法輪功追隨者為反對大陸的鎮壓而舉行的抗議,禁止了至少70 位國外法輪功追隨者進入特區。

香港警方強行實施了最嚴密的安全網,與1997 年標誌英國統治結束的典禮相比又多布置了1000名警察。警方說他們想防止像在西雅圖、魁北克和墨爾本那樣的激烈的反全球化的抗議, 但當局也承認那些活動家們說由於他們沒有當地的網絡支持,他們將放過香港。

比爾﹒克林頓, 泰國總理,微軟高級主管,AOL時代華納,以及雅虎都受到邀請,參加此次由財富雜誌主辦的,預計有700個客人參加的歷時3天的會議。

文章說地方政府否認有法輪功成員黑名單或讓中國指揮安全措施或對該團體的處理方案。

據報導中國的公安部副部長上個星期秘密地進入了香港以監督安全問題。官員們說,某些人是因為安全原因而被禁止入境,而不是因為法輪功成員的身份。

「如果沒有黑名單,他們怎麼會知道70 個人的名字?我們沒有把法輪大法寫在我們的前額上,在飛機上我們也沒穿黃色T恤衫,」索菲﹒肖,一位代表香港約500名法輪功追隨者的女發言人說,前文提到的法輪大法是這個團體的正式名稱,黃色T恤衫是他們煉功時穿的具有代表性顏色的服裝。

37歲的澳門文員陳琴蕭在試圖來香港參加煉功及和平抗議時,昨晚像其他法輪功成員一樣在邊境被阻。

昨天早些時候, 在澳門渡輪站的一家中國餐館內,陳和澳門的另外15名公開身份的修煉者中的幾人,講述了他們如何為改善自己的健康而開始煉功, 但很快「真、善、忍」就成了他們的精神需求。

陳說自從1999 年10月她在天安門廣場展開一個橫幅並且高喊:「法輪大法好。」後,她在北京被關了一夜,然後被送回家,之後她經常被跟蹤。

最壞的事發生在去年12月19日,即江到澳門的前一天晚上,四名官員來到她家,拘捕了她和她的丈夫、兒子及不修煉法輪功的女兒,藉口是懷疑偽造身份證。她的家庭成員在凌晨1 點被釋放, 但陳說儘管她沒犯任何罪,但她還是一直被扣留到第二天下午。其他五個法輪功家庭也同樣被抓,並被扣留了一夜。

從那以後, 他們說, 他們幾乎每天都被同樣的便衣警察跟蹤。最近伴隨這個小組的一位地方報紙記者證實, 他們無論去那裏,總有幾個男人跟蹤他們。在這位記者質詢澳門當局,而當局否認了監視這個小組以後,他們說監視減少或變得更加微妙了。

昨天,只有一個騎摩托車的人在短暫地監視這個小組在公園的煉功。公園對面中國大陸城市珠海盡收眼底。修煉者們知道,如果大陸當局想穿過邊界拘留他們,步行只需三分鐘。

52歲的蔡麗心說:「我知道我能在這裏是幸運的,在這裏我比較安全。」 她在中國大陸居住時,被警察拘留了三次,每次幾天,然後被驅逐。

蔡說,「但我仍然認為,在這裏他們侵犯了我的權利和‘ 一國兩制’的構想。」根據這個諾言,澳門和香港可以保留他們的資本主義體系和民權。

在香港,法輪功追隨者雖然沒有遭到扣留和肆無忌憚的監視,但成員們相信他們的電話被竊聽,「 大陸特務」進入他們的公開會議,以及「 安全」警察正在監視他們。

他們希望大陸的鎮壓---就像從邊界滲入澳門的一種慢性毒藥---不要傳播到香港來。

這篇報導刊登在波士頓環球報的第22頁 5/8/2001 版權所有2001年環球報紙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