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法會發言稿:正視和去除恐懼(譯文)


【明慧網2001年4月4日】 對於我來講,一生中最大的磨難是執著於被人認可,害怕犯錯,以及內疚。恐懼從總體上控制著我,用一個又一個的執著包圍我,從外表的酗酒,抽煙,暴食到內心的妒忌,自卑。每當我感到不被某人喜歡時,我需要借助外部的幫助(例如啤酒),而且妒嫉這個人怎麼能夠處理自己與他人的關係。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自己又在更複雜的問題上增加了執著,例如在我腦中形成的新時代自憐派。我一直是一個試圖理解常人並在世界上傳播和平的人,由於我降低了我的道德標準,過去以至現在都有許多磨難需要承受,以便暴露出我內心消極的一面。當然,當時我沒有認識這一點,對明知故犯做錯事而造成的內疚變成了自卑的巨大執著,我甚至想為甚麼還要活下去?然後在心裏一直回想,我在這裏要幫助別人,但不再知道如何去幫助他們,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幫助自己。恐懼,急躁,以及對所犯錯誤的內疚都表現在了我的臉上,我臉上長的粉刺比我一生長的數量還多,我能看見我的臉在其他空間的層層痛苦和業力,看起來很可怕也很疼痛。我的心告訴我不要太執著於疼痛,而應該從更深入的層面來面對我的恐懼,我開始尋求幫助,在尋求自然健康和玄學方面的一些真正答案的一年後,我遇到了法輪功

大約十個月前,我第一次去了一個煉功點,就在這裏的歐拉湖,我晚到了,教功已經結束,一個學員留了下來做一對一的打坐輔導。我立即想,噢!這教功班是免費的,是真的。那個學員和我似乎相通,我的心感覺這教功班很好,因此決定每週煉一次。在短時間內我就發現了內心的巨大變化,我感到在生活中平靜許多,疲勞減少了,我能夠向這些人敞開自己,聽他們講來這裏的經過。並非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樣尋找解決自己問題的答案,而是為了獲得真正的覺悟。這本書不是針對你生活中某一問題的一個小的答案,而是一部教授如何一步步轉變和糾正所有生命的指南。通過把真、善、忍用在每一個想法之中,我轉化我的消極能量以及周圍的每個人,這是因為老師告訴我們,我們是這個天體中的粒子,並且這就是我們如何聯繫起來的。當我們在把自己的業力,即我們的負面部份,轉化成德時,我們就在戰勝邪惡。在理解這一偉大的方法戰勝自己和邪惡時,我逐漸認識到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我抽出了更多的所謂自由時間用於法輪功,把書一次讀完並參加更多的班。在奧蘭多,我們每週二至週日都有一次班,我獲得了機會義務輔導每星期二晚上的班。恐懼冒了出來,各種想法不斷,出現了更多的急躁,我想這正是我經常想要幫助別人的真正方式。我的恐懼一直出現,一直被一個念頭所困擾--沒人會願意從我這裏得法,因為我的臉看上去很醜陋。我也感覺到作為輔導員我有太多的內在執著,例如不願專心致力於任何事情。我的功友告訴我不用擔心過多,只要心中記住真、善、忍,就能幫助別人,人們是不會拒絕法的。因此我慢慢地放下了嚴重的粉刺造成的自卑。我忘記了臉上有許多粉刺,我把自己同法,同那些來參加班了解法的人聯繫在一起,我把自己放在法中。

在法中,我遇到了一百多像我一樣的人,努力想要返回他們的完美的天國,他們有著和我同樣的問題,我們一起讀書。作為輔導員和法的一粒子,我感到更要對社會負責,我更少注意自己的磨難,這使我少了一些自私。幫助別人和自己理解佛法使得我的恐懼和自卑感轉變成了老師所指導的善念。老師講佛法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我感到自己巨大的變化,我內心變得更寬容、更平和,我不再指責別人,而是自己向內找有甚麼要改正,我不再需要逃避於酗酒和幻想之中,我開始真正喜歡世界,我的臉隨著我的心靈的乾淨而逐漸乾淨,我去除了曾使我消沉的執著。老師講這是一個高級生命的慈悲創造的特殊環境,在這個時期這個地方我們能糾正整個宇宙和我們自己。

在我成為法的一粒子時,我想告訴每個人這部大法,我決定回家鄉印第安那州埃文斯維爾過聖誕節,向我的家人和朋友洪法。我隨後打電話給兩家主要書店─巴內斯與諾貝爾(Barnes & Nobel),及百萬書店(Books-a-Million),要在那裏辦講座,這些書店系統已有了我們的書,因此他們很容易為講座訂一批書。一個學員給了我一名外州學員的資料看他是否能夠幫忙,他當然願意幫忙,還提出帶給我所需要的一切。我非常高興,但還有一個磨難,即我父母和兄弟。他們一點也不了解氣功,修煉這個詞令他們想到了在美國消極發展起來的邪教。他們也認為大法是新時代精神派的東西。有了這些誤解他們不接受法輪功。來自納希維爾的外州學員問我是否向市長申請把辦講座的那天定為埃文斯維爾的法輪大法日,急躁冒了出來,我擔心如何向家鄉這一小地方的市長介紹大法。在任何其它地方,我會感謝這樣的機會,然而我的家人不了解大法,我不想讓他們擔心。再一次,我的功友只告訴我用真、善、忍指導每個想法和行動,要讀書。我在一個小的德裔天主教社區由老一輩撫養長大,不應相信教堂之外談的任何東西,但是我不能否認遇到法輪功,尤其是通過修煉法輪功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我變得非常迷惑,不想辦講座了……我傾聽我的心聲並回想起從《轉法輪》中讀到的內容,李老師說宇宙的最基本性是真、善、忍,我也想到,坐在這裏、來到這裏的每個人都是來學這個法的,我沒有取消計劃中的在埃文斯維爾的講座。天象發生了變化,納希維爾的外州學員不能再來了,但他仍視辦講座為己任。他讓納希維爾和聖路易斯的其他學員來辦講座。還通知了新聞媒體。我確實設法寄了一封信給埃文斯維爾市長申請褒獎。這不成問題,因為地方學員們曾準備過給佛羅里達不同的市和郡的信件,明慧網上就有褒獎信的樣本,因此當我把自己轉向宇宙,並去除恐懼的巨大執著時,總能得到及時的幫助。埃文斯維爾市長批准了申請,2000年12月27日成為埃文斯維爾的法輪大法日,太好了!在許多外州學員的幫助和我自己的努力下,魔鬼沒能擋在我要告訴我家鄉人們的真象面前,這也提高了我的道德標準,去除恐懼,返本歸真,而且我的臉變得更乾淨了。

一個學員從聖路易斯開車三小時到埃文斯維爾,在講座開始前幾小時才和我首次見面,我們作了計劃並舉辦講座,大約二十人參加,非常成功。第二天,聖路易斯學員和我去圖書館洪法,因為天氣冷,租了圖書館的一個講座室辦法輪功班,我們認為這非常重要,因為有了積極的反應。我想我該遷回家鄉,但聖路易斯學員說他願意暫時開車來這裏,直到有其他人來接替。在那一週我們找到了一些離埃文斯維爾更近的學員。印第安那波利斯在那段時間裏也在慶祝法輪大法週。我們隨後辦第二次講座,又有二十多人參加,總體上,這些人從報紙文章上了解到的比從任何其它廣告上要多,因此我們送給市長和寫文章的女士感謝禮物,一盤煉功錄像帶和一盤「真實的故事」錄像帶,他們非常感謝。這次旅行難以置信,我在聖誕節向全體家人洪揚大法,街上的人,朋友們都有點感興趣,甚至我父親都能看出我態度的變化,他試著打坐,我母親讀《轉法輪》或多或少帶著好奇,她甚至參加了講座。她告訴我,她能看出我對她和其他人更尊重了。我的對恐懼的執著,被人認可的執著以及對做錯事的內疚的執著都在離開我。

我回到家又出現了另一個執著,有人讓我徵集簽名,請求美國政府支持中國學員,驅除中國的邪惡。我到我工作的地方一所基督教幼稚園徵集簽名,我害怕他們會誤解,但每個人都關心和同情中國學員的處境,我幾乎問過所有的同事,大部份人簽了名並且每個人都接受了我給的材料。

作為我的結束語,李老師在《轉法輪》論語中講,「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視,不敢觸及,不敢承認客觀存在現象的事實,是因為這些人太保守,不願改變傳統的觀念去思維。」現在是我們對照自己的生活和修煉並成為整個宇宙中正法的一部份的時候了。

謝謝你,李老師,為了萬古不遇的正法,
謝謝你們,所有幫助我提高的老學員,

現在是告訴每個人大法真象的時候!走出來,成為大法的一個粒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