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法會發言稿:放棄執著,同化宇宙特性(譯文)


【明慧網2001年3月31日】我們是去年二月份開始修煉的。從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我們是浙迪耶夫團體的成員,我們尋覓體驗自我並期待能有如基督這樣的大師力圖傳授使我們從沉睡中驚醒。我們卻從未像我們所期待的那樣清醒過來,帶著失望,我們退出了那個團體。在隨後的二十年裏,我們四處尋找著答案。

去年二月份,我們在當地參加了一家健康食品公司內舉辦的一次小規模的氣功講座。當最後談到煉功點的時候,主辦人說,「誰願意每天早5:30到艾拉湖煉兩小時功,煉完後,你會感覺渾身是勁。」我們彼此看著對方,似乎在說:「聽起來很好。」幾個月前,弗蘭克林曾把法輪大法網頁加入到他的熱點網站的書籤中,但一直沒有瀏覽。這回他訪問了這個網頁,下載了英文版《轉法輪》。我們倆讀到第五頁「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當時的反應是,「噢,這正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我們找到了塔拉哈西的輔導員。兩天後,鐘在煉功點見到了我們並教我們煉功。後來我們冷得發抖,回家後經歷了我們的第一個小磨難。本想洗個熱水澡,卻發現熱水器壞了。

學煉功法幾天後,我們去科羅拉多參加一個治病學習班。途中弗蘭克林經歷了有生以來最嚴重的頭痛,路易斯牙痛得也很厲害。我們沒有悟到清理身體的法理。所以弗蘭克林接受了JSJ治療,頭痛消失了。儘管接受了同種療法,草藥及JSJ治療,路易斯的牙痛仍未見好。整整四天,她幾乎不能吃東西,只喝了點湯。第五天,來了兩個人給路易斯治療,儘管他們用的是治其它病的療法,牙痛消失了。後來又疼了起來,但路易斯沒有再吃甚麼,牙痛自己好了。當時,我們沒有悟到李老師在轉法輪299頁中說的,「有一個問題要說清,一般的氣功治病和醫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難往後推移了,推到後半生或以後去了,業力根本沒有動。」

我們開始修煉兩個月後,每當路易斯做第五套功法加持柱狀神通,左臂在上時,胳膊會抖動。一連持續了幾個星期。十年前當她患淋巴病時,她抬不起來那隻胳膊。淋巴病隨後又導致了她的左手食指的指尖麻木。停止抖動後,她發現她的左手食指的指尖又恢復了正常。

修煉四個月後,弗蘭克林讀到1997年法輪大法交流會上的下面一個問題:

問:老師,煉功時單盤和雙盤,最終有甚麼影響?
師:他有一個修煉的基因在裏邊,有一個機制在裏邊。我們這套功雙盤這種機制,就像一部機器吧,這個機器齒輪是這麼安的,你非要那麼安,他就造不出東西來。但是它不一定那麼絕對,因為有些人他有個漸進提高過程。盤不上慢慢地盤。所以我們還是有辦法。你要儘量地趕上來。

因此弗蘭克林覺得他應儘快趕上來。第二天他開始雙盤腿。他的確感到了不同。

大一些的磨難接踵而來。七月初負責管理我們領取工資的一家信託公司的銀行說由於種種原因他們沒有查看我們的帳戶,我們現在欠銀行一萬二千美元。因此我們將領不到工資,直到付清虧空額。而且以後的工資會降低。當時,這是我們的主要經濟來源。路易斯同銀行代理談判,艱難地盡力實踐忍以及從心底裏感謝他們。結果令人吃驚的是銀行認為全部問題是由我們引起的,他們是受害者。說的對,因為作為修煉人,我們需要更多的磨難。李老師在轉法輪154頁中說,「所以你遇到甚麼矛盾,我說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轉化成德。」

隨後在七月份,我們去參加了華盛頓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中國功友的獻身精神尤為令人感動。在中國使館前他們舉了幾個小時橫幅。我們到那兒的第一天,在林肯紀念堂前煉功時,有一陣面著向太陽,當時弗蘭克林頭頂及臉部通紅。以前他因為年輕時過多使用香皂洗前額的油脂致使前額很乾,而且脫皮。這次太陽的曝曬治癒了他的前額,恢復了正常,他臉上癌症前兆的症狀也全然消失了。

法會上,一名功友談到的煉第五套功法時的體驗令人印象深刻。業力又踢又叫讓他停止煉功,他看到活的黑色業力漸漸接近一個熔爐,業力鑽了進去,然後在另一邊出來是它變成了白色的德。其轉化過程令人尋味。聽到這段體驗,更像嚴厲的父母一樣,幫助路易斯轉變了對業力的態度。她第一次雙盤了一小時。弗蘭克林隨後在艾拉湖煉功時也同樣雙盤了一小時。

2000年3月,弗蘭克林開始拜訪在東北的他以前的患者。在探望住在那裏的家人時,我們試圖向他們介紹法輪功,這是我們一項持續的計劃。

因為銀行引發的磨難,弗蘭克林在一家印度預約診所做了一個月對症療法醫師。他已多年未做對症療法醫師了,必須寫下處方劑量對他來說是個挑戰。他還受到其他醫師的監督。這是守心性的好機會。

當時路易斯同鐘去紐約參加心得交流會及在聯合國的遊行,抗議江澤民鎮壓法輪大法。(江當時在紐約。)這麼多沒有任何組織的修煉人在一起的秩序以及和平的場面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難以言表。

上個月弗蘭克林經歷了一次不尋常的體驗。在煉第二套功法頭頂抱輪時,他感覺自己很高大,仿佛站在宇宙中。當時他清楚地記得唯一重要的就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以及他須同化於宇宙特性。他也清楚地記得,阻礙他同化這一特性的就是他的執著。

除了上面講的這些,我們也參加了在華盛頓的台灣獨立日的遊行,並有幸舉起法輪大法橫幅,並於本月初有幸爭取到塔拉哈西對法輪大法及李老師的褒獎。李老師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演講中說,「無論是在國內也好,在國外也好,表現出來的都是一樣,都存在走出來、走不出來,對正法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著同樣的差異,只是環境上不一樣。」願我們在正法期間繼續為大法更多地付出。

我們倆都感到神奇般輕而易舉地拋棄了執著。讀李老師的書,加上煉功已經從本質上改變了我們。我們對李老師感激不盡。同時也感謝鐘在我們需要的時候激勵我們。

兩個大法粒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