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懂法理的五歲真修小弟子

【明慧網2001年4月22日】 我的大女兒叫陳超慧,她三歲開始聽法修煉,不到四歲便看到三花聚頂的情形。那天她對我說:「師父很久以前就告訴我,有些人頭上會有三朵花,我也有。」我數數她聽法的日子,心裏驚訝不已,我做夢都想不到這個孩子修得這麼快。自此之後,這件事常常在我的腦海裏盤旋,令我感動、令我落淚、令我精進。

如今她已滿5週歲,回顧她修煉的歷程,無處不充滿佛法的神奇。作為五歲的孩子,人性的一面不覺得讓她跟同齡的孩子有區別,但得法的一面,覺悟的一面卻顯得她很成熟。有一次,我沒修口,她從我的後面上來,用雙手使勁地捂住我的嘴巴。家裏人不煉功,她天目裏經歷的事從來不向他們提起。也不許他們評論法輪功,她說:「師父是在講法,你們不聽不要亂說。」妹妹打她,她極少還手;妹妹害怕,她說:「我們有師父保護,甚麼都不用怕。」妹妹不聽話,家裏人說:「再不聽話就要打打。」她說:「不要打,嚇唬嚇唬就好了,師父說不要打人。」每當電視上出現了一些穿低胸衣服、頭髮古怪的人,她就說:「他們不煉功,沒禮貌。」並雙手捂住眼睛走過去將電視關掉。超慧又經常勸她爸爸煉功,教她爸爸盤腿。還常常伏在地上拜謝師父,說師父是從天上來的。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天目裏遇到干擾,她能很好地把握她自己。去年11月,有一天她說家裏來了一個「高腳小丑」,就像踩高蹺的麥當勞叔叔,高到看不見頭。這高腳小丑也練功,但練的功跟師父的不一樣,還要教她練,她就對小丑說:「我有師父了,你回家吧。」那小丑就輕輕地打她的手指頭,她就叫師父。師父來了,批評了小丑,菩薩又將小丑變成兩歲大,以後就再也不敢來了。

這孩子在過病業關的時候所表現的成熟更令我對她刮目相看。有一次,她連續5天嚴重嘔吐,拉肚子,發燒,大多數的時候吐出的是黃色的液體,拉出的全是水,5天也不怎麼吃東西,從一開始不舒服,她就要求聽法,5天不停地聽,從早到晚。我問她辛不辛苦,她說:「聽師父講,就不辛苦。」到第四天,她從傍晚開始睡,一睡十幾個小時到第二天早晨,我告訴她:「今天中午在斯坦福放老師在加拿大的講法,你去不去?」她說去,我問她怕不怕路遠辛苦,她說不怕,我就背她去了。回來之後她倒頭就睡,一睡又是十幾個小時,到第二天清早醒來,就全好了。一好了就跑到公園去玩。完全沒有常人病後的疲乏。每次想起這件事,我都情不自禁地感嘆她的承受能力,感嘆佛法修煉造就堅強的生命。

她的成熟還表現在她對老師的講法有一種很穩定的興趣。她很喜歡聽老師講法和煉功音樂,三歲開始上幼稚園,每天上學在路上我放老師講法,她極少吵鬧,直至如今,出門開車在她從不要求唱兒歌。總是一上車便要求聽法,在家裏她常一邊玩一邊聽。她說她要多聽,因為還沒有全懂。家裏人不修煉,開始讓她聽法的那段時間也遇到過不少的阻力。有一次,她爸爸不讓她聽,她貼在我耳朵邊說:「這麼好聽,不許聽,等他上班了我們再聽。」家裏人不讓她聽,她就躲到被子裏面聽。她多次跟她爸爸說:「我就是要聽師父講法。」孩子堅定,家裏人也只好讓步。到如今她想聽就聽,再也沒有人干預她。她為自己也為我在逆境中創開一片天。在孩子們和我的影響下,我先生聽了多遍《轉法輪》。雖沒煉功,也明白了我在幹甚麼而不再反對,還對我們很支持,經常開車送我們去參加學法聽法。我們非常感謝。

孩子要聽法,家裏人常表現出極大的懷疑,究竟孩子聽懂了多少?人不修煉,無法理解和相信佛法的神奇,超越常人。超慧從小講廣東話,僅懂一點點國語,但她卻能講出很多法理。去年聖誕節假期,她爸爸在Party上喝了一點酒,她就說,「師父不喝酒,你也不能喝」。講到周天,她會指著自己的身體說:「周天在這裏。」她還知道煉功煉功能長生。她不僅能看到法輪旋轉,老師的名字放光,還幾乎天天看到老師的法身,用她的話說就是「師父天天來看我。」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妹妹到她房間去睡覺,她對妹妹說:「你到我房間來,師父來看我,也會看到你。」有一天她有點沮喪地來跟我說,師父那天沒來看她。我問她為甚麼,她說:「因為妹妹打我,我打了回去,所以師父就不來了。」我也想不到,這孩子心裏這麼明白:做了不好的事情,要付出代價。她越來越知曉道理,走向成熟。

美國學員朱丹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