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一身正氣抵制簽名運動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 某市一小學校,新學期剛開始,校園就沸沸揚揚的掀起了「反對X教」人人表態活動。對「天安門自焚事件」中劉思影的遭遇,每個學生必須寫一份認識,並簽名表態「反對法輪功,反對X教」。

11歲的小弟子李真弟(化名)是全校唯一一名未轉化的小弟子。校長、大隊部主任、班主任經常拿被轉化的學生做她的思想工作,始終沒有動搖她對大法的信念。這次活動,重點自然也就放在了她的身上。班主任緊盯不放,見小真弟不簽名表態,在講台上拍著桌子大聲喊叫:「李真弟你為甚麼不簽?!今天你必須簽字表態、徹底轉化!」小真弟從座位上突然站起,嚴肅地告訴老師:「法輪功不是X教。我就是不簽。」班主任被這突如其來的行為震驚,頓時在講台啞口無言,一語不發。全班一下子鴉雀無聲,一雙雙小眼睛直視老師。過後大家議論紛紛,有學生直豎大拇指拍手叫好。

事後不久,班裏要選大隊長,投票選舉,舉手表決。小真弟獲全班最高選票,名符其實的當選班大隊長。從此之後,老師再也不提她煉功的事情了。

說到李真弟,她還有許多修煉的小故事哪!

1999年「4.25」,她就跟媽媽說:「不怕學校非法開除,也要進京護法。」由於種種原因, 媽媽沒帶她去,沒參加「4.25」維護大法的活動,她很難過。

1999年7.20,得知功友被抓捕,她和爸媽藏好大法資料,離開家機智地闖過路口的檢查,登上火車進京上訪,向政府講明真相。在北京的那幾日,她和大人一樣,不怕酷暑炎熱,整日奔波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面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警察一點都不怕。和功友一起護法她開心,總背《洪吟》鼓勵大家。一日晚,北京大搜捕,功友們只好睡在北京郊外大山的雜草地裏,第二天她的臉上被蚊子咬的全是疙瘩,功友幫她數了數,一共53個。她樂呵呵地說:「蚊子吸走了我身體裏的髒東西,好輕鬆啊!」

她早就跟爸爸媽媽說過再進京護法可別把她拉下。1999年10月份她又隨父母進京去了天安門。

父母被迫流離失所,派出所片警對小真弟也不放過,常到學校騷擾、哄騙,詐取父母下落。(父母由於始終不配合邪惡,不寫保證書,堅持修煉,於2000年10月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從此小真弟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面對惡警,小真弟牢記師父《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坦然面對,拒絕回答。惡警見無機可乘,只好作罷。

校長的辦公室她不知進了多少次了,校長多次做她的轉化工作,都沒做通。一次校長誠懇地對她說:「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現在還煉不煉?」站在校長身後的音樂老師使勁給她使眼色和手勢,讓她回答不煉。小真弟想:「自己以前態度不明朗,總想糊弄過去,這是師父又給了她一次考驗的機會,決不能錯過,要像爸媽一樣,證實大法。」於是便乾脆地回答說:「煉。」校長啥話沒說,只是擺擺手,示意「你出去吧」。放學前,校長拿來兩個桔子到教室送給了她,別的同學都非常羨慕。她想可能自己關過的還可以,師父在鼓勵她。

一天,一同學在教室大談法輪功如何不好。小真弟對他說:「你說不好,你了解嗎?」那位同學說:「電視上就是這麼說的。」小真弟對他說:告訴你我就是煉法輪功的,電視上說的是假的,是騙人的,並講了法輪功的很多真相。那位同學恍然大悟驚奇地說:「是啊?政府還幹這事!」從此轉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一日老師讓用「摯友」一詞造句,那位同學舉手站起並高聲說:「我和法輪功是摯友」。小真弟心裏特別高興,心想又挽救了一個生命。

一晚,電視又播放攻擊法輪功的新聞,糊塗的奶奶邊織毛衣邊哭哭啼啼地說:「都是法輪功害的我兒在外到處流浪。」並指著小真弟說:「你這個小頑固分子,你爸媽都找不到了,你還不趕快轉化聽政府的話。」越說越生氣,並開始罵師父。小真弟義正詞嚴,制止奶奶說:「不許說我們師父不好。」奶奶被嚇楞了,不知所措,從此後再也不敢講半句法輪功不好的話,總是哄著她說:「奶奶以前也看過書,伺候你也是不同層次的修煉呀。」小真弟嚴肅地說:「你不敢講真話,太自私,不配當大法弟子。」

離開了爸媽,她非常難過,總惦記著飄泊在外的爸爸媽媽,替他們擔心。她只希望爸媽和功友們,做好助師世間行。讓大法和師尊早日清白。正如她日記中所寫:師父,我們已經把最苦的事熬過去了,還怕現在嗎?不怕了,煉功人怕甚麼,讓我們等待美好的一天吧!

(大陸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