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小弟子今年1月進京護法經歷

【明慧網2001年3月25日】 我叫聰聰(化名),今年10歲,2001年1月16日我和媽媽去天安門證實法,表達一個小弟子助師護法的心願。

我看到廣場遊玩的人不多,可是警察卻不少,還有警車,還有便衣等抓大法弟子的壞人。一個叔叔高高舉起「真善忍」橫幅,一邊喊著「法輪大法好」。我媽媽也馬上打開橫幅,和我邊跑邊喊「法輪大法是正法」,想讓更多的人聽到和看到。大約跑了10多步,就被後面的警察追上,他們在後面踢媽媽,媽媽差一點摔倒,橫幅被他們搶去。在距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阿姨領著一個小孩驚訝地看著這一切。

我們被帶上警車,裏面坐著和蹲著幾個大法弟子,警察還在等著抓人。車上一個年青警察坐在椅子上,一邊用皮鞋蹬一個蹲著的叔叔的後背,一邊問為甚麼煉大法等問題。這難道就是「警察叔叔」嗎?從小媽媽就教我唱「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裏邊」,可是我面前的這些警察,罵罵咧咧,不講道德;不抓壞人,專抓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出湧。

後來我們被帶到廣場分局地下室,這裏有一屋子大法弟子。我們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來窒息邪惡。我們背論語,我還帶領著大家背洪吟,我背題目,然後大家一起背,這裏還有一個3歲的小弟弟和7歲的小妹妹。

下午4:00左右,警察讓我們一個個出去,我看到叔叔阿姨們交流後,認為不能配合邪惡,不能讓他們把大家分開一個個逼問姓名,好送回當地關押罰款。就決定集體不出去,要求放人。這時叔叔和阿姨們讓老人和孩子留在後面,他們站在前面,準備用自己的身軀保護大家。大鐵門打開了,大家都不走,警察還騙人說「說出來就放人」,但是沒有人相信。警察氣急了,用力往外拽,用電棍往臉上頭上猛打,好幾個叔叔阿姨,還有一個老爺爺的臉上都有一道道血印,眼睛、臉也腫了。一個臉色發青的警察跳進人群裏,竭盡全力地用拳頭打,用腳踹,一個阿姨頭上被打出一個青包,這時這個警察突然喊:誰抓住我的手了,放開我。這個阿姨說,你不打人,從這裏出去,我就放開你。放開他後,真的沒再打人(這也是制止了邪惡)。我看他出去到門口才又打了幾下。後來連打帶拽,大法弟子們最後都出去了。在過道裏幾步一個警察,手裏都拿著電棍,惡聲惡語的,魔性大的還打人。我和媽媽上樓梯時,一個公安拿著電棍狠命地打媽媽的頭好幾下,但是沒打我(我覺得他還有一點點善念)。

我們在後院等著,前面的大法弟子都拉上車了,聽警察罵罵咧咧地說:「那個領頭的女的咋還不出來」,等那個阿姨出來,好幾個警察一起拿電棍打她,臉上,身上……,阿姨被打倒在地,我上客車後,還見他們在後院打一個50多歲的老伯伯,一邊打還一邊關大門,怕被別人看見。

車上裝了42個大法弟子,走到半路因堵車等了一會,一個阿姨跳車逃跑,我心裏默默地祝她能跳出魔掌,車上的警察全部下車追,又追了回來。車開到目的地延慶看守所。要下車時,一個女警察說每人交30元錢,是給司機的路費,如果沒錢還得向其他弟子借。下車後,跳車的阿姨說:「剛才拿我80塊錢沒給我呢。」那個女警察卻說:「你XX的跳車還沒罰你呢。」錢就歸警察他們了。當我和媽媽出去後打聽才知道,從北京市到延慶的長途客車才6元路費,警察敲詐大法弟子錢還找個藉口掩蓋。

大法小弟子 聰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