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家庭信息報:中國監獄的見證


【明慧網2001年4月2日】 日內瓦家庭信息報(GHI)2001年3月29日題為「法輪功‘異端分子’:中國監獄的見證!」的文章如下:

身居美國、澳大利亞、瑞典的他們在中國期間都遭到監禁,只是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一種打坐和呼吸的練習。

言論自由在毛的國度是不重要的,我們可以從西藏人所經歷的長期的苦難--遺憾的是它已經不能打動國際社會了--看到這一點。但是根據維護人權的國際中立組織國際大赦的報導,我們注意到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監禁、施以酷刑確實已經達到了一種令人不安的規模和程度。

假期在獄中渡過......

特別是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期間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被監禁和關進精神病醫院的事實被揭露出來,上週修煉者們舉行了數次和平的示威活動。其中有幾名曾經在中國遭到監禁。他們之所以能沒費太多周折被釋放並且受到相對好的待遇是因為他們都是境外居民。儘管如此,他們的遭遇也是令人膽戰心驚。

持有美國綠卡,住在加裏福尼亞的中國籍計算機工程師艾倫.黃(Alan HUANG)說,「我煉法輪功是因為對我身體好,使我情緒變得不再緊張。」「1999年11月我去中國南方深圳看朋友。」當他和另一名同為法輪功成員的居住在美國的中國人愛麗莎.趙(Alicia ZHAO)到達某一旅館時他們的陪同被警方跟蹤,他們在12月份被逮捕。警方先沒收了他們的護照,然後對他們進行了審訊並不失時機地給他們看讓他們放棄法輪功的錄像。

製作出口刷子

愛麗莎.趙在美國一家公司負責市場營銷,中國籍。她回憶說:「我和40多個妓女和吸毒犯關在一個非常小的監室裏,裏邊有一個沒有水的廁所,我們睡在水泥地上,大冬天,三個人蓋一條被子。我們每天被強迫勞動14個小時製作出口的塑料刷子。如果一天做不出70把刷子,就會遭到獄警的打罵和不准睡覺!我之所以在兩週之後被釋放是因為外界和美國政府施加了壓力。」

對於艾倫.黃來說1999年聖誕節在獄中的經歷也是很難以忍受的。「我有一個家,我的孩子在加裏福尼亞,我太太很擔憂。幸虧我的朋友們向報界講了我的處境!我在一個又小又冷又髒的監室裏,穿著監獄裏發的非常薄的衣服,十四個人擠在一起睡。如果不是美國政府和朋友們的幫助我們可能會被關押更長時間。在中國,很多修煉者都失蹤了,他們的家人不知道他們的下落。」

八個月

羅拉.卡斯特奈爾的故事是不一般的。當她了解到迫害的事實時,她就向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和中國外交部提出了事情的嚴重性。沒有任何結果,而且事情的發展向壞的方面愈演愈烈。於是羅拉.卡斯特奈爾決定去中國用她的真誠與善心直接向政府反映情況。

她先後四次來到中國為那些被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爭取自由。最後一次,她成功的入境,但是卻再次被捕。從2000年3月一直到2000年11月關押八個月之久。羅拉.卡斯特奈爾告訴人們她在關押期間多次遭受虐待。「一天,我正在打坐,一個犯人上來卡住我的脖子,使我昏厥過去。有人喊獄警,但是沒有人管。犯人們說她是被強迫這樣對待我的,否則她就要受懲罰。在八個月當中他們使用的迫害手段無以計數。他們用各種方法想從肉體上、精神上、心靈上摧毀我,但是一切都是無效的。」

羅拉.卡斯特奈爾等了幾個月才得到宣判,而且最讓我們吃驚的是,有人告訴她,居然是江澤民,這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中國的當今舵手,親自下令給她加了三個月的刑期!

中國的法律......

安娜.哈高莎羅(Anne HAKOSALO),瑞典人,法輪功修煉者,在大連的一所大學學中文。1999年11月在廣東旅遊期間,她來到一個有15個中國修煉者的單元房,「在我到那裏之後約6-7個小時警察闖進房門把我們都抓了起來。」安娜.哈高莎羅說到:「警察讓我出示護照,他們沒收了我的簽證,然後把我帶到警察局,單獨關在一間屋子裏進行審訊。我請他們與瑞典使館聯繫。他們回答說:‘不行!你現在在中國,就要遵守中國的法律。’然後他們問我甚麼時候、在哪兒學的法輪功?他們要求我供出人名。審了我一個多小時。」安娜.哈高莎羅接著說:「我聽到另外房間裏粗暴的問話聲。我被捕的消息傳到了瑞典,瑞典使館打來電話。他們迫於壓力在關了我一天一夜之後,把我放了出來。我在長時間沒有進食進水,精神受到壓力的情況下,被迫在報告上簽了字。他們對中國人很粗暴並且處理的很重。跟我一起被抓的中國人被判3年到7年的監禁。」

這場驅「邪」(中國政府對法輪功信徒的指稱)的鬥爭連過路的境外人士都不放過,好在他們可以出來做證。但是國際大赦組織披露出的成千上萬的被監禁、被關在精神病院和被酷刑折磨的中國人卻不能像他們一樣。根據所收集的證據,這種狀況愈演愈烈。

***
GHI中文上互聯網

F.B.(同一作者)

2000年10月26日我們在GHI上刊登了一篇揭露法輪功信徒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文章(題為:「中國發生的野蠻鎮壓:誰害怕法輪功?」)這篇文章不僅被譯成英文也譯成了中文--這可非同尋常--這篇文章都上了互聯網了。中文的GHI到底怎麼寫呢?這個,我們還不知道......

這篇文章英文版的地址是(有中文版鏈接):
http://www.clearwisdom.ca/eng/2000/Nov/23/NMR112300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