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論壇報:法輪功的涅槃


【明慧網2001年3月29日】日內瓦論壇報(TRIBUNE DE GENEVE)2001年3月26日編輯部文章 --

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是像中國政府宣稱的一個狂熱的危險的X教呢?還是一個類似嬉皮士或馬丁路德金和甘地那樣的非暴力的精神運動浪潮呢?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大家都在問同樣的問題。一方面是對一切「帶有神秘色彩的」運動都持懷疑態度的一方,認為法輪功,這一鎮壓的受害者做了大量的欺騙性和過分的廣告宣傳;另一方面是同情法輪功的一方,他們來到日內瓦譴責一個政黨使用各種手段對一個最無辜的運動的禁止和鎮壓。據觀察家們初步分析後一致認為這個結合了佛道兩家和中國氣功理論的產物沒有任何害處。這個運動不參與政治,跟邪教一點都不沾邊兒,只是通過簡單的動作練習達到身心和諧健康。另外,當這一功法傳出時是政府公開承認並予以推廣的。先不說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法輪功所揭示的問題遠遠超出「教派」的現象。在中國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很顯然,共產黨面對這個能聚集千百萬信眾,而且很多還是黨的幹部的這樣一個運動,不禁對它自己的滲透能力和凝聚力感到擔憂。近十年以來,通過互聯網,在西方,法輪功的浪潮洶湧澎湃已經發展到40個國家,這說明法輪功正以驚人的方式填補著宗教不能填補的精神需求。


◇ 法輪功起初是受到北京的獲准和支持的,1999年被禁止。
◇ 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是X教。
◇ 在西方,成千上萬的同情者正在行動起來。

應我的要求給我示範了他們的功法之後,張建平告訴我:「從外表看就是很簡單的幾個動作」。實際上法輪功的練習很簡單,只是在早晨上班之前做幾個很省事的伸展動作。據張建平,這位住在巴黎的工程師講,同時很多這一功法的修煉者也這麼說,這個功法練習是「隨著小腹部位的一個看不見的輪子的運轉而進行的。隨著這個輪子的旋轉可以將有益的能量吸收進來也可以將廢棄物質打出體外,使身體健康。」

上個星期上千名靜止的、無聲的法輪功同情者在萬國廣場(Placedes Nations)上給人的感受是前所未有的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從何而來呢?特別是如何解釋從1999年被禁止之後中國政府對其進行的殘暴鎮壓呢?

利用人權會議的機會(與此同時其失望的主席瑪麗.羅賓森宣布辭職)張建平等來自歐洲和其它地區的幾百名中國人約定在萬國廣場進行三天的抗議活動。

上萬信徒被關進勞改營

在很多西方的法輪功同情者的支持下,他們共同抗議這個發生在中國的,目前為止導致了165人死亡的鎮壓。國際大赦組織連續好幾天晚上在大學中組織講座,對中國政府把上萬法輪功成員送去勞改、關進精神病院,施以酷刑,誹謗污以「X教」進行抗議。

「法輪功絕不是X教!」數學博士,在洛桑(Lausanne)教書的讓皮埃爾.馬赫維樂(Jean-Pierre MARVILLE) 氣憤地說。他請了一週的假,西裝革履的來到日內瓦參加這次抗議活動。很多年以前他就對中國傳統文化感興趣,他煉過太極拳,瑜伽和氣功。法輪功就好像使他得到了啟悟。「90年代初期(譯者註﹕應為中期)是一個朋友向我介紹的,我一下子就被功法中‘抻’和‘放鬆’的動作帶來的奇效所折服了:既簡單又有功效,能量成倍的增長。」這個理性的人被這一門派打動,並且相信李洪志師父講的只要認真煉就可以飛升和分身。(譯者註﹕不是李老師原話)但是他強調法輪功主要是修心,免費教功,來去自由。

另外為了讓人們了解真相,為了讓瑞士政府方面對中國的鎮壓做出反應,讓皮埃爾.馬赫維樂陪同芭特斯.木尼(Patrice MUGNY)去了魯迦諾(Lugano,瑞士聯邦議會所在地--譯者注)。這個月,綠黨的國會議員先後兩次出現在有法輪功信徒和在中國的受害者的某一旅館裏。

中國代表團的強烈反應

讓中國常駐日內瓦代表團暴跳如雷的觀點。在給我們的長達六頁紙的傳真中寫到:像所有的X教一樣,法輪功的首領宣稱人類大劫難,世界末日。他宣稱只有煉法輪功才能倖免此難。積極參與中國政府的誹謗行為,常駐團說有很多信徒不吃藥造成1600人死亡,還譴責天安門廣場自焚的信徒,說他們是為了圓滿,被反社會,反人類,反科學,反自然的X教驅使,這是屬於精神控制的可怕犯罪。

然而被問及的修煉者都說這種說法是精心策劃的。他們強調:之所以煉功人的醫藥費減少,是因為這個功法有效地使人身體達到健康。尤其是法輪功禁止自殺,所以這些自焚者是否法輪功成員就很值得懷疑了。

在瑞士有600法輪功成員,他們回憶道,1992年,當李洪志,前政府職員,向有意於這門千年的密修功法的人普及法輪功時,政府是支持這一只有幾百人的運動的。但是,到了1999年,一億信徒壯大了這一運動,政府感到來自於不同於它的意識形態的競爭,於是決定消滅之。

如果說很難準確地搞清法輪功信徒的人數,我們卻肯定在目擊一場超越中國邊界的精神修煉浪潮。在瑞士,人們估計有600多信徒,日內瓦有幾個學校教授這一功法。在法國大約有三千多,在40多個西方國家裏,有成千上萬。法輪功,亞洲特色的「新人類」,以其簡單有效吸引著人們。沒有人會懷疑在中國,這一來源於佛教的功法會對把人們從中央集權解放出來做出貢獻;在西方,這一功法有助於抵制消費社會和新自由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