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的顧慮超出法輪功問題的本身


【明慧網2001年3月30日】 日內瓦論壇報(TRIBUNE DE GENEVE) 2001年3月26日報導--

法輪功信徒究竟是像中國官方指稱的危險狂徒呢?還是類似於嬉皮士運動或馬丁路德金和甘地那樣的非暴力的(以真善忍為宗旨的)浪潮呢?「我感到困惑。」瑞士宗教觀察管理委員會(Comite directeur del' Observatoire des religionsen Suisse)成員讓-福朗索瓦.梅耶(Jean-Francois MAYER),表示。「我還沒有考慮過這樣的問題,下定論為時尚早。判定法輪功是否是教派(secte)沒有任何意義。有的教派被推薦有的相反。這個詞已經成了一個排斥異己的工具。在這一點上中國政府的手段很有迷惑力。他們使用「邪教」(secte heretique)一詞把其列入宗教一類。我認為中共是在對蘇聯體制解體進行分析之後做出的決策。根據它的分析,思想觀點多了以後,就像我們觀察到的波蘭聯合工會那樣,可以使一個體制垮台。它從法輪功身上看到了類似現象的苗頭。所以說問題遠遠超出了法輪功問題的本身。不巧的是正好這一運動出現在這個當口上,它就成了這一體制要生存下去的犧牲品。」

對於都靈新宗教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udies of New Religions)主任馬西默.安托維涅(Massimo INTROVIGNE)來說,「法輪功這個中國式的瑜伽完全就是中國政府排斥異己的受害者。中國政府無法控制這個在意識形態上的競爭對手,就宣布其為‘一門非宗教的技能(功派-譯注)(unetechnique nonreligeuse)’。開始這一定性曾得到法輪功方面認同,因為對於他們來說當時最重要的只是求得能夠被容許和存在下去。」另外無論是馬西默.安托維涅還是讓-福朗索瓦.梅耶都對中國的法輪功信徒的數量做出了低調的估計。他們認為遠遠不到上億,「只是」一千多萬而已。這一出入對於分析這場衝突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說這一運動不僅與危險的教派毫不沾邊,就連從數量上看也並不像衝突雙方斷定的那樣,與共產黨員的數量相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