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雲拘留所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9日】 2000年末,我和幾位功友一起去天安門向世人證實大法,講清真相,展示條幅,結果被天安門的四、五個警察打倒在地,並強行拖上警車,送到天安門派出所,後又被送到密雲縣看守所。下面就把這個拘留所的所見、所聞、所想寫出來。

那天下午,我們大約八十人被送往密雲看守所後,天陰冷陰冷的,我們被強迫坐在院子裏的水泥地上,四週有二十幾個警察、便衣看管我們,有個南方來的小姑娘穿的很單薄,說了一句「這地這麼涼,能坐嗎?」話音未落,就聽說「不坐就出來」上來兩個便衣拳打腳踢,另一功友喊:「不許打人,警察為甚麼打人?」也被兩個便衣拳打腳踢,之後將她們兩人拖進旁邊的小屋裏。

接下來便是強行給我們縫號碼簽、照相、錄指紋,輪到我了,由於我不配合,一個穿黃色羽絨服的和一個穿黑色羽絨服的便衣上來就是幾個嘴巴,並抓住我的頭髮往牆上猛撞。見我還是不照,又上來幾個穿警服的拳打腳踢,那個穿黃羽絨服的使勁掄起胳膊打我的左臉,我只覺得「嗡」的一下,周圍的聲音頓時變小了,我想我的左耳膜可能穿孔了(現已長好)。他們幾個人按住我的兩個胳膊,強行拍照後,拽到另一個屋子裏錄指紋,一邊兩個人使勁掰我的手,我拼命攥住,怎麼也沒掰開,就把我也送到旁邊的小黑屋裏去。

屋裏的水泥地上有一塊木板,木板上排躺著三個人,胳膊、腿都被固定在木板上。在屋裏,他們對我打的更狠了,尤其是那個穿黃羽絨服的,邊打邊罵,揪著我的頭髮掄,然後往牆上來回撞,我覺得頭在脹,眼睛睜不開,天旋地轉。他們邊打邊罵,髒話不堪入耳。接著又上來兩個穿制服的警察,他們四個強行把我摔倒在水泥地上,用三角皮帶狠命地連續抽打我的大腿。這時,另三個功友喊:「不許打人!窒息邪惡!」他們就打我們的嘴巴。

一會,又過來兩個叫我錄指紋,我堅決不錄,他們幾乎要把我的手指掰斷了,我喊:「我的手指快折了,我又沒犯罪你們憑甚麼叫我錄指紋?」他們實在掰不開,就走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們把我鬆開,我一看屋裏只剩下我和那幾個警察,他們把我帶到前院進行審訊。審訊中,我問他們:「警察為甚麼打人?」可審我的警察卻說:「打人的不是警察,是後院拘留所的犯人。」是真的嗎?那他們在院子裏打我的時候,警察為甚麼不制止,縱容罪犯打人是警察的職責嗎?是法律允許的嗎?執法者縱容別人犯法作何解釋?打我的人中,分明有穿警服的,難道犯人也可以穿上警服打人嗎?

由於沒有問出我的姓名、地址,他們就把我關進了拘留所。在這裏,一進來就得脫掉鞋子,光腳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後脫光了所有的衣服,剪掉胸罩,警察把我們的衣服全翻個遍,屋子裏沒有暖氣,很冷,大家凍得直打顫。等警察們翻完了才允許我們穿上衣服,但不許穿鞋。我被光著腳送到一個監號裏,屋子裏的一個板鋪上坐滿了三十幾個人,都是大法弟子。有先來的,也有一部份當天來的。這時,大約是晚上十一點左右了,可是卻不能躺下睡覺,人多躺不下,沒有被,屋子又濕又冷,大家只能擠著坐在一起,各自講著自己的經歷。

原來,有一部份功友下午被押到刑警隊去審訊了,那兒的警察強迫她們光著腳站在雪地上,光手扣在大樹上或水泥電線桿上。有的被扒掉外衣凍,不說就用電棍電,上電床電。一個東北女孩被電棍擊倒後,又被拳打腳踢,踢昏過去再用冷水澆,其狀慘不忍睹。一個先來的功友說,隔壁一個三十來歲的女功友,前兩天四、五個警察審她,叫她脫衣服,脫得只剩下內衣內褲後還叫脫,警察們在她身上亂摸,一邊摸一邊發出淫蕩的笑聲,又怪聲怪氣地說:「你說我們是共產黨還是國民黨吧。」大家都說這裏的警察禽獸不如。

一位來自吉林的大法弟子說,邪惡的警察哪都有,他們那的一個市,去年春天把大法弟子關進拘留所後,不許他們煉功。一天半夜,因為煉功,有八個女大法弟子被警察扒掉外衣,只穿內衣內褲,用塑料管子打了兩個來小時,來月經的都不放過。打的遍體鱗傷後,又被扔倒雪地裏凍,清晨四點多,零下二十幾度的嚴寒,又沒穿外衣,有兩名大法弟子被凍昏過去了,還不許其他人往屋裏抬,一個警察大聲喊:「不許抬,死兩個沒關係,一年有三個打死的指標呢。」光這一個城市就有一百多大法弟子被勞教,還有兩個功友在勞教所被殘害致死。

山東的一個功友說出了她在懷柔的遭遇,她於2000年10月26日在天安門被抓,關進了北京市懷柔拘留所,那裏是鐵板鋪沒有被,沒有暖氣十月末的北京非常冷,大家只能坐在冰冷的鐵板上,來月經了也沒衛生紙,只能順著褲腿淌,一個功友把自己的內褲脫下來給她墊上,一會就透了,只能用冷水管沖洗後擰了擰再墊上,往鐵板上一坐一個大濕印子。

裏邊有一個山東的二十幾歲的女功友,帶了一個十個月的男孩,由山東駐京辦事處接走後,活活被打死在辦事處,連十個月的孩子也沒倖免,通知家屬說跳樓自殺,她母親去收屍時並沒看到她們娘兩個有被摔傷的痕跡,都是頭頂有一個坑,是重物擊打後留下的。

一個新疆來的大法弟子因堅持煉功被單位送進拘留所,一個月後又被送進精神病院關了二個月。

一位遼寧的功友說,春節時,瀋陽、錦州、天津等地怕大法弟子進京,把一部份功友從家中抓出來送進拘留所、看守所過的年。遼寧某市的一位女大法弟子春節前正在家做家務,進來一個民警叫她跟著走,她不去,這個警察又叫來三個,四人把她從家中的四樓連抬帶拖地強行塞進警車,關進看守所。當她質問警察憑甚麼抓人,還講不講良心時,這個警察卻說:「沒辦法,我講良心我的老婆孩子誰養?」言外之意,我不抓你,我就得下崗。他們隨便抓人,還敲詐勒索,通知家屬幾百幾千的交錢,有的地方得交一萬多,不交就不放人,這和黑社會綁架有何區別?只不過是他們穿著警服,「依法綁票」。說我們師父斂財,我們師父分文不取,可他們卻在大法弟子身上大發橫財,卻無人過問,大法弟子無故被抓、被打、被勞教、被判刑、甚至被打死。法律何在?人權何在?

善良的人們,究竟誰正,誰邪,你們看一看,聽一聽,分析分析不就明白了嗎?

(中國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