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陽區拘留所見聞

【明慧網2001年4月4日】 春節前後的朝陽區拘留所,一批批元旦去天安門證實法的北京弟子從這裏被送往天堂河勞教所遭受進一步迫害。外地不說姓名的弟子,有的被用濕毛巾打得全身青紫,有的臉被打腫,有的身上被涼水澆透並被放在外面凍,有的被送到派出所打的遍體鱗傷又送回。有的警察當著學員的面,燒師父法像,學員撲過去搶,磕得滿臉是血。只聽見獄卒叫著一個個外地弟子的編號,只看見大法弟子回來時臉上的血、身上的濕衣服、身體上的紫塊兒而沒看見一個說出姓名的。有個別被駐京辦和家屬認回的,大家都表示很遺憾。

元旦前,在朝陽區拘留所有個弟子被打斷了腿,上著夾板被送進了勞教所。有個北京弟子因不說姓名、不走黃線,被李管教用鞋底抽臉,抽的兩個眼圈全都淤血。有個外地女弟子,因絕食被一個張管教叫犯人給她脫衣服示眾,公開侮辱迫害大法弟子。該管教對大法誹謗常掛在嘴上,對大法弟子殘酷地迫害,尤其表現在絕食上。誰要是絕食,該管教先是安排號長把學員弄到風場打耳光、拳打、腳踢,然後弄到管教室,女惡警孫偉佳(對梅玉蘭的死負有直接責任者)再打耳光,並送往12號綁十字架灌食,十字架乃一門板,上掏兩個洞把腿綁上,門板下壓一橫棍把兩臂分開,用玻璃膠捆上,學員如喊嘴裏塞上襪子也用玻璃膠纏上,不讓穿外衣,開風場門凍著,不讓上廁所,有一女弟子堅持了兩天半,棉衣都讓尿泡濕。獄卒還讓犯人陪著學員熬夜,搞株連迫害。

有時也能聽到腳鐐聲,是被送去灌食的弟子,灌完再送回號裏。灌食是一種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女惡警孫偉佳不但沒有對梅玉蘭的死感到痛悔,反而瘋狂叫囂:最喜歡看女學員被灌食,死個大法弟子沒甚麼了不起的。

一名64歲的大法弟子,元旦前兩次去天安門打橫幅,不說姓名,被抓幾次,被打的眼圈發紫,門牙掉了一個,臉被腳踩,被灌食時甩掉插管,綁在外面挨凍時腦袋上還被帶上頭盔。最後警察沒一點辦法只好把她放了。但回家後因她臉上帶傷,派出所在天安門找了幾天沒找到在其家撞上,她被騙到派出所後又被送進了拘留所。預審將口供給她看,她不看;說念給她聽,她不聽;說她被拘留了,她回答:非法拘留。該大法弟子可能已被送勞教所了。

就這樣在拘留期間,功友們經常在一起背師父的《忍無可忍》、師父經文及《洪吟》並煉靜功;遭到迫害的功友,都能得到其他功友的聲援。犯人們也或多或少的明白了一些道理,有的也跟著背;大家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應該做一個好人。號裏的全體大法弟子寫了書面對「自焚事件的看法」並簽了名,還向預審們也講明了「自焚事件」的真象。大家本著慈悲之心告訴他們這不是大法弟子所為,並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無罪釋放所有大法弟子。

一名也曾被綁在十字架上的大法弟子
2001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