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的蒙陰大地 -- 桃墟鎮的罪惡

【明慧網2001年3月28日】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日,桃墟鎮對法輪功學員辦起了轉化學習班。在那裏18位法輪大法學員遭受到了非人待遇,和殘酷毒打,以下是他們毒打大法弟子的真實紀錄,善良的人民群眾請看看這就是江澤民所謂的「說服、團結、教育、挽救」的真實情況。

財政所:正月十三日,一位政府職員急火火地跑進財政所,從此慘無人道的轉化過程便開始了。值班人員發出命令,強行讓法輪功學員坐在地上,伸直雙腿,用手去搬腳趾尖。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法輪大法弟子在這痛苦中忍耐著,支撐著,在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折磨之中,有的法輪大法學員的腿在不自覺中蹺起來,這些邪惡的值班人員便狠命地去踩、去跺、去踢。一位姓遙的學員想去小便,他們卻說:「甚麼時候保證不煉功了,才讓去。」有的學員想喝水,對值班人員張某某說:「我實在渴極了,給我點水喝行嗎?」張某某說:「你事還真不少,坐在地上搬你的腳趾尖吧。」有的學員實在堅持不住了,這些邪惡之徒便說:「你不是修真、善、忍嗎?你那忍字哪?你說不煉法輪功了,就不讓你搬了。」大法學員說:「法輪大法是一部宇宙大法,每個修煉者都以‘真、善、忍’約束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既有利於個人,又有利於社會,使我們身心受益,為甚麼不讓我們煉?再說我們講‘忍’,不是對殺人放火都不管,如果你要砍我頭我就讓你砍了,那不是縱容你犯了殺人的死罪?我只要有一口氣也要堅修大法。」話音剛落,便被強行脫去毛衣,一陣猛烈的拳打腳踢,這們法輪大法學員只覺得耳鳴眼花,邪惡之徒直到打累了才住手,類似折磨反複數次。

二月初一,身為父母官的劉醒世、莫光利帶著桃墟鎮上的十幾個值班人員,撞進了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屋內,進門不問青紅皂白伸手朝法輪功學員打了兩個耳光。我們學員說:「我們沒有犯法,即使犯了法,有法律制裁,你們也不能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出去後會告你們的。」邪惡之徒某某聽後惱羞成怒,順手抄起木棍用力朝向學員肋骨處砸去,接著木棍如臉雨點般打在這位學員身上,後又抓起牛皮鞋朝這位學員抽去,這位學員肋內的肉都被震碎,鮮血從嘴裏流出來。與此同時另一位法輪大法學員也慘遭毒打:一把新木製椅子都打碎了,只剩下一點木柄。然後莫光利又把另一位法輪大法學員抓過去對值班人員說:「小伙子們,給我往死裏整!」值班人員聽到命令,惡狼般撲向這位法輪大法學員,用棍抽,用腳踢、跺,這些值班人員分三班輪流打,並且邊打邊威嚇:要不快交錢,每天打一頓。就這樣連續打了近四個小時,這位學員被打得血肉模糊,鮮血染紅了地面,儘管事後他們用清水沖刷,但仍能看到血跡斑斑。另一位法輪大法學員被罰腳尖、腹部、鼻尖貼牆站,兩手高高舉起,站立多個小時,這些邪惡之徒還不過癮,又把她拉到屋外,後邊兩個人抓起頭髮,前邊兩個人拽腿,強把其劈叉成一字形,劉醒世拿出打火機來燒這位學員的眼睛,都能聞到燒焦皮膚的氣味,直至把這位學員折磨得昏死過去,劉醒世伸出手來試了試還有呼吸,便穿著皮鞋再去跺、踩、碾這位們學員的腿、腳,並把學員翻過來踢過去,再次用木棍從上到下狠命地打了一遍,直至昏死。劉醒世命令四人把這位學員抬到一樓辦公室,原來醫生早已在等候,經測定,心率過速,血壓已達180,生命承受已到了極點,實在不能再打了,他們才罷手。

本應為人民服務的地方官,本應懲惡揚善的警察們,都有父母兄弟、子孫兒女,同是血肉之軀,人心都是肉長的,為甚麼非要置善良的法輪功群眾於死地呢?難道法輪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高尚行為沒有震撼你,沒有觸動你的心嗎?你的妻子、孩子會因你的惡貫滿盈而羞恥,你的父母會因你的人性全無而丟盡了臉。別忘了,善惡終有報!善待他人,也就是善待自己。為了你,也為了你的子孫後代,停止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為你的子孫後代積點德吧!

大陸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