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的蒙陰大地

【明慧網2000年10月19日】 蒙陰,這塊風光秀麗,民風淳樸的大地;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曾經是多麼的正直善良;這塊土地上的生活曾經是多麼的寧靜祥和;然而自從去年7月以來,隨著江澤民等極少數逆天叛道者開始自主亂民,這塊土地也未能倖免,同樣蒙受了邪惡在大地上肆虐的恥辱。法律的尊嚴在這塊土地上被踐踏,良知在這塊土地上被泯滅,謠言在這塊土地上流傳,血腥的手段在這塊土地上盛行,人民的鮮血在這塊土地上流淌,黑社會的流氓在政府中找到了打人的差使,善良的人們被毆打、被遊街、被罰款、被抄家、被勞教,無知的人們被欺騙,邪惡的人們在獰笑,正直的人們在嘆息,大地在顫抖!

春節前後,在蒙陰縣委副書記王長利、政法委書記李枝葉、宣傳部副部長類延成的指揮下,組成了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班子,指使各鄉鎮組織了一群打手,強迫學員參加轉化學習班,用開水燙、煙頭燒、木棍砸、橡皮棍抽、冷水澆頭灌耳朵、頭上扣上大糞桶用鐵鍬拍、坐雪窩吹風扇、大彎腰、侮辱婦女、抄家、罰款等手段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其手段之殘忍聞所未聞。

學習班期間,桃墟鎮鎮長劉醒世、莫光利,聯城派出所所長田烈剛親自動手打人。垛莊鎮大法弟子公全潤被派出所指導員張士民打斷左腿,仵增健被派出所長杜忠太等打斷鼻樑,劉元進值班期間帶領三名打手用頭盔、大衣將自己偽裝起來,進入關押女弟子的房間,用布條蒙住大法弟子的眼睛,用手銬鎖住雙手,拉到外面進行下流的侮辱3個多小時;坦埠鎮的打手們還騎在女弟子的身上毒打她們,有的被打得昏迷多次;在舊寨副鄉長李明國值班期間,指揮打手用盛大糞的鐵桶扣在大法弟子的頭上,用鐵锨猛拍,直至將鐵锨把打折。據不完全統計,全縣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3人,非法關押、刑拘、罰款、抄家的弟子達1100人之多,被非法關押時間最長的達169天。僅聯城、坦埠、舊寨、垛莊、桃墟5鄉鎮罰款數額高達227.6萬元(最少的100元,多的15700元,有的弟子被重複罰款4次)。全縣至少有60戶大法弟子被抄家,從建房木料、家電到小板凳,從農具、化肥到糧食、種子,從豬、羊到長毛兔、雞、鴨等都被洗劫一空。被抄家的弟子,生活陷入困境,孩子面臨退學,坦埠鎮某大法弟子被迫賣掉房屋支付罰款。而政法委書記李枝葉卻因此工作成績,帶十幾人外出旅遊十幾天。

桃墟鎮鎮長劉醒世隨意歪曲法律內涵,肆意踐踏法律尊嚴。當弟子問:「你為甚麼這麼迫害我們?我們到底犯了哪條法律?」劉醒世說:「到一定時候你們就知道甚麼是法律了。」一會兒進來了十幾個手持棍棒的打手,將弟子毒打了3個多小時,椅子都打碎了1把,弟子們被打得血流遍地,劉鎮長說:「看見了嗎?這就是法律!誰不明白說一聲!」垛莊鎮及蒙陰鎮的打手們將弟子親屬送去的飯菜先挑著吃,剩下的才給大法弟子吃。就連女弟子送去的9條內褲都被垛莊鎮武裝部長房思敏扣下6條。而弟子們無一句怨言,自始至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在遭受這次滅絕人性的血腥迫害中,有些弟子沒有做好,被迫寫了違心的保證書,說了違心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我們在這裏宣布全部作廢,我們將用實際行動做一個「堅修大法緊隨師」的真修弟子。有些曾經在大法的修煉中受益頗多的人也在這次浩劫中被迫走向反面,配合宣傳機構,造謠中傷大法與師父,這種被迫泯滅良心的感覺一定使他們不好受。

那些邪惡之徒在做了壞事後,不想改正,而是想盡辦法掩蓋。當一名弟子善意地勸李明國鄉長打人不好時,他矢口否認打人事實,當這位弟子質問他,沒有打人,XXX的眼睛為甚麼會發黑時,他說:「我還想問你呢?怎麼你一來,她的眼睛就發黑?」這位弟子說他這樣不負責任地講話不符合XX黨員的標準時,他竟歇斯底里地說:「XX黨員不打人,打人的是國民黨!」對弟子的罰款絕大多數沒有收據,桃墟鎮給了罰款收據後又強迫收回;田烈剛將去送衣服的大法弟子親屬ⅩⅩ胳膊一腳踢脫臼後,恐嚇為其治療的醫生:不准同任何人提起此事;打手們打人時關上電燈;垛莊鎮的打手侮辱女弟子時將自己偽裝起來。人們哪,你可以關上電燈欺騙自己的眼睛,你也可以偽裝自己,欺騙別人的眼睛;你可以收回收據,消滅證據,你也可以用權力威脅別人不揭發你;然而事實怎麼能夠磨滅?

「邪惡即將被除盡;人世間的敗類也將得到應有的報應」,將那些邪惡之徒的名字寫在這裏,是希望人們在看到他們的報應時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果然不虛,做人不可泯滅良心,做人要做符合宇宙特性的好人。

大陸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1日



大法的親身受益的心裏話

尊敬的領導及各位父老鄉親:

您好!請您在百忙之中抽時間聽聽我的心裏話,或許能使您對法輪大法及眾多的真修弟子有個真正的了解,或許能使您從那不著邊際的謠言的迷惑之中獲得一點正確的信息。

我原是一個帕金森式病患者,1987年得病,先後在臨沂地區醫院、省立二院做過檢查,並在縣中醫院、山東濱州醫學院帕金森式病研究所許繼平教授處住院治療,先後花去醫療費近3萬元(全部自費)。身體情況卻越來越差,我不得不十分痛苦地在絕望中打發著日子。1997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教人從做好人開始,做一個更好的人,做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教人修心向善,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最後修成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覺者。《轉法輪》通篇講的都是我非常愛聽的理。我按著師父講的話嚴格修煉心性的同時堅持學法煉功。沒想到我的身體竟在短期內出現了奇蹟,十多年的頑疾發生了明顯的好轉,我的生活能自理了!是李老師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發自內心地感激我的師父。

沒想到大禍從天降。今年正月十三,鄉政府二十多人闖進我家非法抄家,抄去大小家具十六件,價值三千多元。我妻子因修大法被罰款九千四百元,我也被罰三千二百元,並被停發工資。從2000年1月至今一分未發。在鄉政府舉辦的所謂轉化學習班上,我妻子連續幾天遭到毒打並被二十四小時監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我們這個鄉有十七人被非法抄家,六十多人被罰款。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好嗎?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不好嗎?把這些人視為敵人進行鎮壓,不是錯了嗎?我們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去向政府講清真相,避免政府繼續犯錯誤不是對黨和政府的信任嗎?這樣做不是對黨和政府負責嗎?難道在壓力面前,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不惜以非法抄家、巨額罰款、非法監禁、血腥毆打等殘酷手段對待老百姓就是維護黨和政府的形像嗎?難道這樣做就是對黨和政府負責嗎?修煉法輪功使我從絕望中獲得了新生,身心得到了健康,生活變得美滿幸福;由於政府中少數壞人的迫害,我的生活變得十分困難,甚至女兒也面臨著退學的窘境。難道這就是人民政府工作人員的所作所為嗎?人們哪,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能決定你們將來在宇宙中的位置,該相信甚麼,該怎麼做,難道不應該好好想想嗎?

電視上講法輪功是騙人,使多少人致死。那我花了3萬元治不好的病,在學功後的短期內得到了康復,也是被騙嗎?我吃了十多年的藥沒治好的頑疾怎麼會好得這麼快?沒煉過法輪功的人會暫時被謊言矇蔽,但是我們這些親身受益的人心裏最明白,不然的話,全世界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煉?難道全世界的傻子這麼多嗎?

我堅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奉勸那些瘋狂鎮壓好人的人,不要再繼續作惡了,我也誠懇地對大家說一句:法輪功沒有騙人,說法輪功騙人的人才是真正的騙子。

蒙陰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