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的蒙陰大地──垛莊鎮的罪惡

【明慧網2001年3月28日】 垛莊鎮辦轉化學習班期間對法輪功修煉者用盡毒惡招數,殘害學員,邪惡的頭子帶打手們在班上為非作歹,致使學員人身受到嚴重摧殘。

2000年1月4日在轉化學習班上學員因堅持煉功,派出所所長杜仲泰用橡膠棍毒打13個學員,每個人被劈頭蓋臉打20多下。杜仲泰把仵增健鼻樑打斷,臉被打腫。把閆光新打得滿臉是血,口裏還叫著:叫你煉,讓你知道厲害。

1月5日學員鞏全運因不轉化被指導員張士民毒打一頓,並被邪惡用腳踩成骨折。並將60多歲的學員魏某某一氣打60多橡膠棍,致使癱倒在地。

在學習班上垛莊鎮副書記李繡福、派出所所長杜仲泰、原鎮黨委書記王芹用橡膠棍輪番毒打學員魯興德,致使當時昏迷,過後所長杜仲泰脫下皮鞋猛抽該學員的臉,致使臉幾天後才消腫。因不轉化送蒙陰看守所拘留,15天後又轉到垛莊鎮轉化班。在轉化班上,副書記李繡福指使打手把魯興德從屋裏拖出來,8個惡棍用木棒輪番毒打,把他踢倒在地後,有的用腳踏著臉,有的按著頭、手,用木棍打了近200下,把腚打成紫黑色,昏迷休克達半個多小時,在不省人事的時候,還把他銬在樹上。最後把該學員折磨得只剩一口氣,看到實在不行了才放回家。最後還逼迫該學員交罰款1300元。一個身體健壯的男子漢硬被折磨的皮包骨頭,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半個月後才能下地走動。

在學習班上學員劉某某被司法所所長劉相雨毒打休克後又用涼水澆醒,腰部嚴重受傷,橡膠棍打斷了兩根,還把他踢倒在地,跺臉踩腰,使該學員3個多月不能正常行走。在學習班期間,劉相雨還經常用電話遙控指揮,打手們對學員說:「不怨俺,劉又來電話,不讓俺睡覺,叫俺打你。」

在班上一打手打王建利時,怕該學員以後報復,把他臉用布蒙上,銬住雙手,然後打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用怪腔對該學員說:「劉相雨叫我今天晚上扒你一層皮。」然後一大群打手用橡膠棍猛抽王建利90多下。劉相雨在班上威脅學員說:「以後你們誰敢去北京上訪,回來我就掀你腳趾蓋子。」並經常指使打手隨便毒打學員。

武裝部部長房思民帶領打手毒打學員之餘,把大法學員家屬送到轉化班上的9條內褲扣下6條私用,並把學員家屬送去的飯菜(雞肉、肉餡餅)水果偷吃掉,將剩餘殘渣扔給學員。堂堂的武裝部長竟大言不慚地說:「你們拿錢去上訪,還不如有錢買個小秘風光風光,也不枉來世一回。」

在學習班上,泉橋村劉元陣帶領幾個打手晚上9點多鐘頭戴頭盔,把女學員用布蒙住臉,背銬雙手拖到外面,在黑暗處用下流無恥手段侮辱女學員至凌晨。還有的用布捂住女學員的整個臉,兩個打手架著一個硬拖著跑,致使學員呼吸困難,好幾天吃不下東西。

2000年秋,20多名學員因發真相傳單被非法拘留並遭毒打後送至蒙陰轉化學習班上進行殘酷的所謂轉化。

2000年底至2001年春先後7名學員因上訪被垛莊帶回後極盡毒打並押入水牢,學員站在水裏不能坐躺,拘留一月後又送到轉化班上,至今還在遭受邪惡的殘害。許多學員被秘密關押,其親屬探望也找不到,下落不明。

垛莊鎮大法弟子齊成榮被迫害情況:

1999年7月23日因懷疑齊成榮進京上訪,鎮政府將其抓去非法關押18天
1999年9月10號在蒙陰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
1999年10月14號又在縣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
農曆99年12月28日又被非法關押共計107天。在垛莊鎮被關30多天後又被送至蒙陰看守所,在看守所拘留1個月後又移到鎮上舉辦的轉化班上。
2000年10月5號至2001年3月15號共計關押160多天。
齊成榮先是被縣看守所非法拘留1月後又進了縣轉化學習班。縣政法委書記李枝葉指使垛莊鎮武裝部副部長房思民帶領10幾個打手在班上毒打齊成榮。後裏村民兵劉長平將齊成榮的腿打得嚴重骨折,近50天不能出獄門,拉尿都在黑屋子裏,即使這樣還常常進行體罰,一個腿站著一次體罰10個小時。因春節辦班暫停,又將齊轉到看守所,過1個月後又送到垛莊鎮轉化班上,過後因絕食垛莊不敢留又送至蒙陰縣轉化學習班上繼續遭受邪惡的迫害。現被判勞教3年。

垛莊鎮其他大法學員受迫害情況:

趙傳文因1999年7月22日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6天),罰款3000元,99年秋天因外出交流被治安拘留15天,後又轉到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罰款1500元,99年春節去北京上訪,被抄家,家裏的錢全被派出所拿走,並被非法拘留一個月,關在「學習班」二個多月,受盡非人折磨,罰款1萬1千元。2000年秋天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派出所發現,把他的摩托車騎走,他被迫離家出走,下落不明。

劉風厚99年7月22日因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3天,99年春節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關在「學習班」兩個多月,罰款1萬零800元。2000年被迫離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劉秀玲99年7月20日因上訪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3天,99年春節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關在「學習班」兩個多月,罰款1萬1千元。

趙傳武99年7月20日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6天,罰款3000元,99年春節因去北京上訪,被抄家、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關在「學習班」兩個多月、罰款1萬1千元。2000年秋天派出所的人因在趙傳武家翻出幾本大法書,家裏的三輪車被鎮政府和派出所開走,並要罰款5600元,他被迫離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劉明鑫因上訪被罰款6000元,並被強行關押4個多月,遭受了非人折磨。

鄭寶玲因自願簽名,被政府抄家:木製家具8件,沙發一套,縫紉機一台,21英寸彩電一台,石英鐘一個,小麥600斤。

2000年春天垛莊大法弟子因不交非法罰款,在銀行的存款被政府凍結。據不完全統計,該鎮被迫離家出走,有家難歸的大法弟子有:趙傳文,劉鳳厚,趙傳武,仵增健,馮桂芹,嚴學富,李某某,段某某,劉雙蘭,劉慶蓮。

還有許多大法弟子的迫害情況因種種原因沒能整理出來,邪惡的迫害極盡猖狂,希望善良的人們擦亮你的眼睛,分清正邪,匡扶正義,「邪惡逞幾時」,善惡終報,這是宇宙不變的法理。

垛莊鎮經濟處罰情況:

大法學員閆光新、仵增健、齊成榮、魯興余每人被罰款3000元,去北京上訪的17名學員每人被罰款1萬元。並且每人還交1000---2000元不等的保證金。因簽名,有4人被罰款6000元,6人被罰3000元,曾學過大法的每人最少交500元以上。因沒錢被抄家的8戶。貧窮落後的沂蒙山區,年收入人均不足幾百元,只因為要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竟被所謂的人民的政府折騰的傾家蕩產、欠債累累。

垛莊鎮惡人榜

李繡福垛莊鎮黨委會書記,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在班子調整期間,因種種行為惡劣,新班子不要,其它鄉鎮也不要,只能賴在該鎮不走,非法關押學員,並指使手下人員,毒打、謾罵、體罰大法弟子,不讓家人探視、送飯,大小便不讓到外邊,私自關押大法弟子長達4個多月。現在還有十多名大法學員無故被關押在原垛莊鎮第二建築公司院內,罰款沒錢者就到家中搶劫一空,並且用鉅款從黑社會收買了六名打手,一起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這就是共產黨幹部的行為。

房思民垛莊鎮武裝部副部長,毒打大法學員的幹將,學員家屬送去的飯菜被他搶食一空,連送去的十條內褲都留下六條自己穿,真是一文錢都不值。毒打學員的招數頗多,打臉、打嘴,十幾個打手圍成一圈毒打一名女大法學員,把腿打折,還不算完,並且不讓睡覺,每天單腿站十個小時,採取的手段下流無恥。

盛永柱原垛莊鎮垛計管理區支部書記,因嫖娼被撤職,罰款二千元,被縣委副書記王長利、政法委書記李枝葉相中,調去蒙陰,參加所謂的「法輪功轉化班」來「教育和轉化」別人。如此品行的人來「教育轉化」善良的修煉者,要把他們這些好人「轉化」成甚麼人呢?!

劉長平垛莊鎮後裏村人,有名的打手,因毒打大法學員下手狠,一直被政府利用。

杜仲太垛莊鎮派出所所長,打完大法學員之後,去打籃球,腳踝脫節。
張化民垛莊鎮派出所指導員把大法學員的腿打成骨折。

劉相雨司法所所長,幹盡了壞事,使出了所有的毒辣招數,指揮打手迫害大法弟子,有的被打得不會走路,有的被打得休克,其中4個學員被蒙上眼睛污辱兩個多小時。這期間他指使手下人員毒打,謾罵,體罰大法學員,不讓家人探視、送飯,大小便都不讓到外邊,私自非法關押大法學員長達4個多月。

大陸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