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沉痾與藥罐,大法給我新生命


【明慧網2001年3月24日】 我叫胡成泉,今年四十八歲,經商,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四年半了,是一個大法直接受益者。

我從小到大在藥罐里長大。小時候得癲癇病(俗稱發羊癲)。為治這病在一九七三年首次到中國求醫。醫生建議只能吃西藥控制,一吃就是十幾年,也因長期吃西藥起副作用,精神不佳,上課打瞌睡。高中沒讀完就自動退學,踏入社會工作。接下來還得過痔瘡、偏頭痛、長期傷風流鼻水,骨質增生(也叫坐骨神經痛)等。為治療骨質增生,十多年來,海內外中、西醫找遍,也找氣功師發功,江湖郎中也治療過,甚至到處去求神拜佛,但都無效。後期更嚴重,躺、坐、行走都痛,時常半夜痛到醒來,不能安睡,痛苦萬分。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是我有緣得法的開始,我千里迢迢到中國唐山市找一位以前給我治療過的中醫大夫,請他給我再治療。見面後,他對我說,這次你要自己醫自己。我聽了好奇怪,過後他向我詳細介紹了有關修煉法輪功的事情。

五月三十日,我和他一起去北京,見到他的愛人。她向我介紹了她自己修煉法輪功一年來的經歷,使我對法輪大法(法輪功)有更深的了解。第二天一早六點,我和他們夫婦倆一起去北京的北海公園煉功點,認識了許多學員,大家都很熱心地教我煉功。煉完功回到旅社,我就開始讀《轉法輪》、《卷二》和《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逗留五天,我將五套功法學會,三本書也看完一遍,基本上知道了為何要修煉法輪功。當時很驚奇,這骨質增生折騰我十多年,現只有五天的時間,我已經感覺好了許多。在這之前,公文包都要別人代提,現在二十多公斤的行李箱自己能提。你說這不神奇嗎?說出來很難讓人相信,但是事實如此。

六月中我回來新加坡,首次有緣見到師父,聽師父講法,心中感到萬分高興和榮幸。在修煉過程中,也過了好幾個關和消業。開始來得很猛,先前有的病都一一返出來!重感冒流鼻水整整兩個月才過去。到如今再也沒有傷風感冒了。骨質增生到今天也沒再痛過。腸胃消化系統也正常,偏頭痛也不出現了。就是身體上原有的疾病,目前已完全消失了。

在修煉大法約半年時,我過了一個生死關。那就是我從馬來西亞中部芙蓉回來新加坡途中,車子開到近馬六甲時,車子約以一百四十公里/小時的速度行走時,忽然整個人好像睡過去了,整輛車子飛上路中欄杆上去。我急忙轉動駕駛盤和急剎車,整輛車子就在馬路中間翻跟頭,直沖到路中間的溝渠內,整個車頂都陷壞到墊被。車子左邊全部撞壞,前後擋風大鏡都破碎了。車內三人包括我都安然無恙,連一點驚慌都沒有。就如《轉法輪》內第一百五十頁上老師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地出現危險。……像這類事情,都是來取命的……」多虧我有老師的法身保護,才能過這個生死關。好在我是真正修大法,在這緊要關頭,我驚醒時,腦中馬上只有一個念頭,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老師會來幫我過這一關。不用怕。當我太太在驚醒時問我發生甚麼事,我回答她說:沒事,真的沒事。整輛車都撞壞,不過大家都平安無事度過了這一關。

經過這一關,讓我悟到,產生這一正念和給自己擺放的位置在哪裏對修煉是很重要的。老師說要重視心性修煉,把人間名、利、情看淡。吃一點苦,遭一點罪,把自身的業力消掉一些,才有機會昇華上來。心性的考驗,一直在心中折騰著。對家庭、事業、名利等我都思考了很久。我的心一直堅定修大法,不給魔乘機而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