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東看守所部份罪行紀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 肥東看守所關押著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在被關押期間遭受了種種非人折磨。在「中國人權記錄最好的時期」,法輪功學員們的經歷足以讓頭腦清醒和有正義感的人們認識到中國人權的真實狀況,分清誰正誰邪。下面列舉部份事實說明:

2000年7月17日下午5點鐘左右,法輪功學員張君如(以下簡稱為張)被肥東公安局帶到肥東看守所。登記時問到姓名她沒回答,這時從裏面走出一個女管教幹部,對張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看我馬上怎麼收拾你」。登記完女幹部領著張往裏走,走到門口的「警戒線」讓她站進去喊「報告」,她沒喊。女管教就一腳踢在張的腿上,差點把她踢倒。當時張手裏拿著的兩隻碗摔到了地上。她又命張撿起來,不撿就掄起巴掌往張的臉上左右猛打,足足十幾掌。頓時張的臉腫了起來,臉上又青又紫。後來又來幾個幹部用腳鐐手銬把張的手腳銬在一起,從號房叫幾個人把她抬進了房,晚上不給飯吃。

大概二十天後,來了兩名法輪功學員,一個叫張桂琴(已被迫害致死),另一個姓劉。她們三個被用腳鐐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張桂琴和劉姓學員被迫絕食。第四天晚上,幾個幹部把三人輪流拖出去灌食。當時張君如問他們:「我正常吃飯,你們為甚麼要灌我?」他們卻說:「誰能證明你吃飯了?把這一盆水喝下去,不喝就灌。」這之後第三天檢察院來人提審,張向他們反映了這件事,卻沒得到任何回應。

8月4日上午10點鐘左右,張被提審回來,快到號房門口時,一個女幹部叫她過去,指著堆在地上的一堆衣服被子叫張去洗。當時已有四名女在押人員在洗被子。看守所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每天都要從女號房喊人出來給管教幹部們洗衣服,被子、鞋子、大人的、小孩的甚至女人的髒內褲。還有清洗豬大腸、切蘿蔔、醃菜等等雜活,不分白天晚上,隨叫隨到。他們說這是「勞動改造」。當時張君如沒聽從,那名幹部惡狠狠地從椅子上跳起來指著牆根說:「跪下,她們甚麼時候洗完就甚麼時候起來。」張不跪,便被她一把撕住頭髮踢倒在地往牆根邊拖,一邊在其身上亂踢一邊踩她的腿,要其跪下。張君如喊到「我死都不跪!」聽她這樣說,女管教照著其左臉就是幾拳:「不跪就不行,這裏的規矩叫你怎樣你就得怎樣。」這樣張被她連拖帶打足足有半個多小時,頭髮被撕落一地,這時所長帶幾個幹部過來對張說:「在這兒你要老老實實的,不聽話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說完又叫來張桂琴,並把張君如和張桂琴銬在一起推進了號房。

2001年1月2日上午,早飯後靜坐,要求所有的人面對「監規」,當時同號房有五名法輪功學員:丁奇志、張玉書、孫守芬、何繼明和張君如。當時張玉書沒有按照要求坐,一會所長帶著幾名幹部衝了近來,一把抓住張玉書的後衣領從鋪板上拽到地上往外拖。當時我們其餘四名弟子看到這情景就從鋪板上下來不允許他們拖人。因為她們都知道被它們拖出去的人都是被一頓毒打然後腳鐐手銬地回來。所有進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不被打被銬的。弟子們不准他們拖張玉書,結果他們就把所有學員一個個拉出去,打的打,銬的銬,60多歲的孫守芬被打得吐血,當時在院子裏吐了許多鮮血,很多管教都親眼所見。號房的其他人看到這殘忍的一幕都忍不住流淚,獄卒們還不允許她們哭。張玉書被拖到走廊裏毒打,一直打到連喊叫的聲音都沒了。最後又把她的手和腳銬在一起和丁奇志一同調到隔壁的11號房。夜裏孫守芬還在吐血,而另一號房的張玉書的臉和嘴腫得厲害,連一滴水都餵不進去,身上出冷汗,人要昏過去了。於是學員們喊幹部來要求把兩人送醫院去,可是喊了許久,才來一個幹部對她們吼道:「喊甚麼,死了活該,誰叫你們到這來的。」就這樣過了三天,在學員們一再要求下檢察院來了兩個人,張君如和張玉書分別向他們反映了事情的經過,並要求他們對學員的生命安全負責,因為學員們在這沒有生命保障。但檢察院對此未置可否。

在江氏的「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對獄卒來講,法輪功學員的死都是「白死」、「活該」,「叫你怎樣就得怎樣,這就是這裏的規矩」,任何一點不如意他們都可以以違犯「監規」為由進行處罰。有些幹部向在押人員問話,要求她們必須跪著回話,有的幹部打人不用迴避,光天化日之下「殺一儆百」。這種「最好人權狀況」的結論是和甚麼相比得出的呢?在當今的中國,江澤民口中的所謂人權、法治、德治不過是他妄圖欺世盜名的幌子而已。相信清醒的世人自會得出結論。

註﹕張君如已被非法關押將近六個月。
法輪功學員
部份犯罪分子的電話:
肥東縣公安局政保科  侯經升(音) 86-0551-7714747(宅)
肥東縣城關派出所  周守成  86-0551-7726268
肥東縣城關派出所  李正茂  86-0551-7715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