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8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2月8日】 東北弟子傳送幾萬張「自焚」真相的資料

東北某市大法弟子於正月十五再一次整體提高,將幾萬張揭露天安門「自焚疑案」真相的資料送到千家萬戶,使世人再一次了解江澤民一夥邪惡之徒陰謀陷害「法輪大法」的卑劣行徑。同時也展示了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緊隨師的決心。有力地窒息了邪惡!


據某市公安內部消息,公安部門已布置在正月十五以後,進行大搜查,請大法學員注意安全。不要給邪惡以可乘之機。


大陸老百姓並不容易被欺騙

「天安門自焚事件」最近在媒體上是沸沸揚揚。在國外,我們從眾多報導分析中可以看到整個事件的疑點,事件的偽裝在漸漸地被剝下來。但在新聞被政府控制的國內,親友們是怎麼看這件事?不知是否會被政府的新聞欺騙?

前兩天我打電話回家,我妹夫是機車修理工,以前對大法學員不吃藥很不以為然,這次他說:「自焚事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哪能這麼巧就有記者在現場?我們單位沒有一個人相信這件事是真的。」家人還告訴我,鄰居裏有兩位在上中學的女孩子也說過,學校裏很多同學都不相信這件事。我七十七歲的老母親也說,這些人弄出很多事情誣陷法輪功,弄著弄著就會露出狐狸尾巴。電話打完,我心裏真高興:大陸老百姓並不容易被欺騙。


去北京上訪法輪功弟子被秘密發送新疆!

有消息說,由於去北京上訪、到天安門證實大法的弟子前赴後繼,而被抓的弟子們為了窒息邪惡不說出姓名和家庭住址,致使北京各看守所、監獄人滿為患。於是,警方又出了一個毒招,把這些大法弟子秘密發配到新疆,估計是像犯人一樣被送到勞改農場了。眾所周知,新疆地處邊遠,環境惡劣,生活條件十分艱苦,再加上邪惡之徒的殘酷迫害和非人折磨,這些大法弟子的處境是十分危險的。希望國際和平力量給予他們以救援。


廣東殘疾大法弟子被勞教

黃振宇、男、24歲,福建省霞浦人,2000年12月21日從佛山去北京請願,至今音訊全無,下落不明。

黃振宙(黃振宇之弟),22歲,原是半聾啞殘疾人(有殘疾證),修煉大法後在佛山市打工。1999年9月去北京上訪,在駐京辦關押4天後送回福建省霞浦關押。後被其父保出,並交納了3200元。2000年11月24日在佛山市大街上發真相資料被抓,刑事拘留,不讓探視。直到2001年1月9日家屬才知道他已被送往廣東省三水市勞教所勞教一年半,家屬去探視不讓會見。


我在拘留所被灌食的遭遇

我是因1月4日給同修送師父新經文《忍無可忍》被非法送進了市看守所。進來之後我便以絕食來抗議邪惡勢力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幾天之內看守所的管教、警長、所長等都來做我的工作,叫我吃飯。我堅決表示:如不無罪釋放我,我就會用我的生命來證實:「大法清白、師父清白、我無罪。」最後他們又收起了笑臉,用給我女兒停課、開除學籍來威逼我。我一直堅定正念:「用生命來證實法輪大法好」。最後他們決定用灌食的方法來強行為我進食。這天是一月十日下午1點至3點,也就是我絕食的第6天下午,他們叫來4個女犯人和2個醫生(1男1女)、加上他們兩個所長,一個警長、一個管教和檢察院的一名檢查官,便對我進行了非人的折磨,說是下胃管強行灌食。其實是用這種辦法來迫害大法弟子致死,他們壓住我的手腳撬開我的口,把皮管下到我的胃裏但他們並不灌食而是用皮管扎我的胃,一下一下地紮,口裏還大罵我並說:「我就叫你難受、噁心,看你還絕不絕食。這樣折磨了我很長時間,當時我的思維很清楚,心裏想他們太殘忍了,用這種辦法來迫害大法弟子,表面一點傷都沒有。為了揭露他們的罪惡,我就點頭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吃飯。他們拿下胃管就逼我吃下他們灌了半天也沒灌多少的玉米粥,然後,把奄奄一息的我抬進了監室,命令兩個女犯人看管我,室內的大法弟子看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都暗自流淚,過了一會進來一個男管教對看管我的兩個女犯人說:如果我不動,沒聲了,就向他們報告。此時我想有師在有法在不會有任何危險的。就這樣兩天之後我便恢復了正常,可在兩天之前,我的胃、食道、咽喉以下腫痛至極,像火燒的一樣難受。我默默的背法,默默的承受,就這樣用法的威力,在兩天之後我便恢復了正常。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如果是常人肯定會沒命的。

那位給我灌食的狠毒男醫生姓劉,40─50歲之間,警號是:501053。管教:女,41歲,姓張。警長,女,40歲左右,姓楊。兩個年齡較大的所長都在場。兩個年輕的檢察官不知姓名。據說我的事驚動了市裏,他們怕我揭露他們的罪惡,就把我從看守所關押了17天之後直接非法判勞動教養兩年,然後送市拘留所。


天安門廣場邪惡勢力猖狂

元月1 日早上8點多鐘,我和許多功友到天安門和平請願,在國旗桿前,我們本著捍衛真理的心情,展開了「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當時有5、6名不認識的功友也上前協助。這時一群便衣打手衝上來把我們團團圍住,連打帶拖的將我們往警車上拉。有3-4個警察用腳踢我的胸部和手腳,其中一個穿著皮鞋往我的頭上踢,直至休克。等我醒來後,我發現自己躺在車子上,滿頭是血,左眼黑腫睜不開。他們把車開到天安門分局,操場上擠滿了被抓的大法弟子。過了半小時,我們一部份人被帶到昌平收容所,後來又拉到平谷縣看守所,我和一功友被分到劉家店派出所強行接受所謂的「提審」,但我們都不予配合,而另一名功友被脫下衣服,只剩一件內衣被銬在過道的鐵窗上,凍了將近兩個小時,晚上10點多鐘功友被送往看守所,而我卻被他們用吉普車載到靠近河北邊界荒無人煙的山上,已是深夜11點多,路上沒有車輛,我憑著對大法堅定的心,步行了五個小時到平谷縣,才坐上回北京的中巴。


揭露河北省灤縣公安局的邪惡

河北省唐山市灤縣公安局邪惡至極,他們先採取用繩捆大法弟子(60餘歲的老年婦女也不放過),後來這些邪惡之徒不親自動手打大法弟子,而是勾結該縣凱瑞飯店(賭嫖場所),讓飯店打手殘害大法弟子。他們先後將進京的大法弟子送到開平勞教所,勞教1~4年。

  公安局長:商建國
  副局長: 杜國讓,主抓法輪功問題
       宅電0315-7129669
  一科科長:王兆軍
  惡警:  袁永平,闞某
  看守所所長:董爽
  凱瑞飯店經理:齊李傑
  希望知情大法弟子更詳細揭露該縣的邪惡及主抓縣長等的各類電話。


揭露邪惡

去年12月10日,我到天安門打開了「還李洪志師父清白」的橫幅,當時就被警察拖上警車帶到前門派出所。派出所的地下室早已擠滿了大法弟子,我被帶到後院,那裏也已經擠滿了大法弟子。於是警察忙著叫大法弟子上車分流到其它看守所。我當時想:我們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所以不能配合分流。最後只剩下20幾個大法弟子,我們手挽著手不讓他們帶走。警察一看沒有辦法,進屋又叫了三個帶警棍的同伙出來,挨個打大法弟子的胳膊,直到打得鬆開為止。最後我們被強迫與地下室的大法弟子用一輛公共汽車把我們送到了懷柔看守所。在那裏我絕食八天(強迫灌食2次)出來了。(大法弟子2001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