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5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2月5日】
  • 喇叭一響,邪惡膽喪

  • 除夕日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

  • 南方某市弟子整體走出來證實大法

  • 南昌大法弟子胡慶雲被判刑7年

  • 邪惡敗類羅幹坐鎮南昌 所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進「轉化學習班」

  • 王海泉聲明「保證書」作廢慘遭迫害 生命垂危

  • 北京公安在除夕前非法闖入家中抓大法弟子

  • 我在北京被關押期間的遭遇

  • 甘肅金昌市邪惡猖獗

  • 提醒進京護法的大法弟子注意

  • 喇叭一響,邪惡膽喪

    2月2日晚上,17隻播放大法真相的喇叭劃破北京海澱區的夜空,震醒世人,驚天動地。大法學員統一行動,在部份商場門口、繁華街道的十字路口、居民區、高校、郵電大樓安放了播放大法真相的喇叭,有的甚至安在路邊的變壓器上,並定時在晚8點及9點時分兩批播放,安放喇叭的學員全部安全返回。為了防止公安發現後馬上把喇叭取走,他們用鐵箱子鎖死喇叭,只留放音口,並用鐵鏈子鏈在鐵欄杆等固定處。2月3日下午1點多,有學員還看見兩名警察在上地十字路口上為幾隻剛剛取下的喇叭照相。


    除夕日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

    元月二十三日,就是大年三十,我獨自一人去了天安門廣場,以下是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見聞。

    天安門廣場戒嚴,十步一崗,不讓遊人進入,有一些遊客拿著照相機想進入,被拒絕,廣場裏面到處是一堆堆的積雪,雪都是黑的。裏面停著許多高級小轎車,估計裏面在開會(不知是否在籌劃劇情),每隔十來分鐘就有一輛軍車滿載著警察進出,估計是在換崗。

    在廣場外面,警車一輛挨著一輛,許多車的司機都在裏面坐著,隨時待命,一大堆警察走來走去,緊張地東張西望,還有許多便衣,一看就知道是警察。許多警察都在討論著抓人的事,因為聲音小,沒聽清細節。

    我在廣場前的時間大約為十點至十二點之間(由於沒帶表,時間不確切),後來去了其它地方,所以沒能看到自焚現場,那天的遊客不多,許多人因為進不去就走了,不知廣場是甚麼時候取消戒嚴的, 現在想起來應該是在各位演員都準備好了的時候吧。


    南方某市弟子整體走出來證實大法

    2001年2月1日(農曆正月初九),南方某市大法弟子放下生死,頂著巨大的壓力,整體走出來證實大法,凌晨5點在該市區各看守所、各監獄及轉化班所在地的上空,高音喇叭傳出了法輪大法廣播電台的福音,震撼宇宙。廣播中播出了「江澤民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國家元首江澤民為何走上了賣國這條路?」、「法輪功創始人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除惡」、「關於迷魂藥」等內容。我們也衷心地祝願直面邪惡的功友走好修煉路上的每一步。

    與此同時,該市各主要街道的電線上、樹枝上掛出了數千條「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橫幅,學員們散發了大量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材料。


    南昌大法弟子胡慶雲被判刑7年

    南昌大法弟子、原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一庭幹部胡慶雲(因煉法輪功從一個白血病患者變成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詳見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26/3052.html),由於先後數次向黨中央及國家領導人寫信說明是大法挽救了自己生命的真實情況,並向世人揭穿了電視台、報紙等媒體蓄意歪曲事實的失真報導,被當地公安長期關押,並於2001年1月被判刑7年。


    邪惡敗類羅幹坐鎮南昌 所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進「轉化學習班」

    2001年1月中旬,邪惡勢力江澤民的幫兇羅幹到江西省南昌市「坐鎮指揮」,由公安部、安全部等六套班子組成的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工作隊「協同作案」。江西省公安部門對全省尤其是南昌市、九江市的大法弟子進行全面的殘酷迫害,自2001年1月15日起,把南昌市曾進京證實大法、因傳播真相材料被抓過的大法弟子統統抓進去辦封閉式的「轉化學習班」,並揚言待學習班結束時未被轉化者將直接送勞教。

    近日邪惡勢力已猖狂到了極點,2001年1月30日至2月1日(農曆正月初七至初九)3天在全省範圍內進行大面積抓捕大法弟子,並揚言凡是煉過法輪功的要一個不剩,全部抓光。為了達到目的,竟採用流氓手段,把大法弟子的親屬抓去作人質。例如,惡勢力抓不著南昌市大法弟子張殿真,就將其兒子抓去作人質,關押半天後才釋放;為抓南昌市大法弟子姜來平,把他姐姐抓去作人質,至今未放。

    為此我們呼籲世界人權組織、全世界善良的人們來關注江西省大法弟子目前的處境,積極主動窒息邪惡,制止邪惡勢力繼續作惡,把邪惡勢力的醜惡嘴臉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其無處藏身。


    王海泉聲明「保證書」作廢慘遭迫害 生命垂危

    河北省唐山市大法弟子王海泉,自從人間敗類江澤民惡毒誹謗迫害法輪功以來,在唐山公安部門的酷刑毒打之下曾違心的寫過保證書(唐山市很多大法弟子都是在這種毒刑拷打之下,才被逼無奈寫了保證書),寫過之後,雖然被釋放(大多數沒有被釋放,仍然無限期的被關押),但是他們時時受著良心的責備,痛悔不已,總覺得愧對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師尊,愧對教自己修心向善的大法。在1月21日那天再也忍受不住良心上的痛苦折磨,寫了嚴正聲明:「宣布所寫保證書、悔過書作廢...」並將聲明送到唐山市公安部門。公安部門認為這一舉動是沒有把他們當回事,好不容易逼著寫出來的東西,這麼輕易說作廢就作廢?!立即將四、五個寫聲明「作廢」的學員又關押起來,嚴刑拷打。王海泉只能用絕食表示抗議,至今已絕食12天,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他愛人找唐山610辦公室要求救人,回答說:「先轉化,後救人。」

    這就是邪惡江澤民所謂的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不許講真話!不許講實話!不許憑自己良心說話!不許做好人!做錯事不許糾正!只許坑害百姓、謠言惑眾、貪污腐敗、賣國求榮、禍國殃民!


    北京公安在除夕前非法闖入家中抓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梁鳳華,女,51歲,北京大學郵局退休工人。22日(除夕前)晚8點多鐘,青龍橋派出所兩個警察以修煉法輪功和曾經有功友到家裏「串連」為藉口,把梁鳳華從家裏抓走,至今仍未放回。據說梁已被清河看守所拘留。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況且修煉法輪功是屬於個人信仰自由問題,即使功友之間互相串個門、聊聊天,或者交流一下修煉的心得體會,也是屬於人身自由的範圍,是合理合法的,任何人無權干涉,更不應非法關押。青龍橋派出所、清河看守所、北京公安必須無條件釋放梁鳳華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


    我在北京被關押期間的遭遇

    我在2000年12月27日,與幾位同修到天安門去講真相,在天安門被抓,隨後被分流到順義縣的尹崗(尹家)派出所,當時是中午12:30,剛到就把我關到一間窄小的用來關犯人的牢房裏,沒多久就叫我到警長的臥室裏對我進行審問,當時我想起師父的經文(窒息邪惡)不給邪惡有路可走,就不配合他們。

    他們就開始對我用刑,把我的衣服、鞋子、襪子都除下,把我雙手扣吊到窗戶上,用電棍使勁電我後,又拖到外面去凍,當時氣溫將近零下10度,我只穿著單薄的內衣褲,光腳站在冰地上。凍完了又拖進屋裏繼續用電棍電。來來回回了四次,直到電棍沒有電為止,我的腰、頸都被電得直不起來,手腳凍得沒有知覺,腫得像個饅頭,站立不穩,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抽搐,看我還不說姓名地址,就叫了好幾個人來,又把一隻大狼狗牽了過來咬我,但那隻狼狗不敢到我跟前,離我有3米左右遠,不管他們怎麼弄它也不肯過來。後來他們又把我抬去強迫我照像,為的是查明我的身份。那個警長和另一個惡警輪流地電我,電得我的小便失禁。

    我被打得遍體鱗傷,他們還不肯罷休,又叫了幾個地痞、流氓進來,年齡都是二十歲左右。他們所採用的手段都是非常無恥下流的,見不得人的。他們把電棍又重新充足了電,繼續電我的胸部和陰部,抓住我的手塞到暖氣管裏烤。當時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我只能用微弱的聲音對他們說:"你們這樣做是在造業,在害自己。"他們卻說如果問不出我的名字,這個月的工資就沒了,說不定這份工作就沒了,為了自己個人的那點私利,他們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整個打問過程持續到28日凌晨2點才停下來。


    甘肅金昌市邪惡猖獗

    金昌市大法弟子王淑申參加2000屆全國研究生入學考試,成績已超過錄取標準。在面試中被問及對法輪大法的認識,並要他誣陷師父和大法時,被王淑申拒絕。在面對是要大法還是上研究生的選擇中,他毫不猶豫的選擇大法,因此未被錄取。2000年5月,他進京為大法蒙冤之事上訪,被押送回金昌市拘留15天,邪惡勢力還非法罰其父母5000元。其後他去西安打工,給金昌市的朋友寫了兩封信介紹大法,此信後被金昌公安抄出。甘肅省安全局於11月派人去西安秘密抓捕了他,並押回金昌市判兩年勞教。於春節前將他送往蘭州1號勞教所勞動。

    金昌市大法弟子郝軍,原任金昌市地稅局副局長,因堅持修煉,被解除了職務。2000年5月,金昌市公安局要送其去勞教,因其身體狀況,當地的兩個勞教所都不收,只好放了他。之後又讓他交罰款,在2000年12月又把他抓去判兩年勞教,於年前將他送往蘭州1號勞教所勞動。


    提醒進京護法的大法弟子注意

    據春節期間進京護法的弟子證實,在天安門公安分局的走廊裏發現暗藏的攝相鏡頭,對每位學員暗中照像,對不配合邪惡不報姓名的學員通過電腦聯網讓各地公安局辨認學員的身份,以達到儘快分流的目的。該學員發現後及時用手擋住臉,使邪惡的陰謀無法得逞,最終成功闖關。有的學員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被照了像,很快被當地公安局辨認出來,抓回各地瘋狂迫害。

    在北京其它關押學員的地方可能也有類似情況,請大家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