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3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2月3日】 東北某市「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真相」的傳單已遍布全市。

安徽女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李梅因堅修大法於2000年6月被抓進肥東看守所,後抓至合肥女子勞教所。關押期間被殘酷迫害,被打致內臟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醫院不治逝世。

公安編造謊言,通知家屬說李梅跳樓,於2001年2月1日上午6點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屬被通知去探視屍體時,不准帶照相機及攝影機。家屬發現屍體還有餘溫,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滿棉花。法醫只念死亡證書,沒有說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發現迫害之證據,安徽省副省長在現場強調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員等均強調一定要火化。火化時,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場不許任何人進入,各級政府向家屬施壓不准對外泄露「機密」。在江澤民「打死算自殺」的政策指引下,恐怕世上又要多一個被以「自殺」結論送終的人了。可悲的中國。

合肥女子勞教所其餘被關押的學員處境仍十分惡劣。


「上頭有命令」?!

這是發生在湖南某所謂轉化學習班上的一個故事:大法弟子李蓮(代名)絕食十多天放出來沒到兩天,又被公安及居委會幹部以辦轉化學習班為由強行從家中帶走。虛弱的她為證實大法,決心捨身護法,繼續絕食,窒息邪惡。公安及居委會幹部不但不同情她,還以「上頭有命令」為由繼續迫害,該弟子愛人聞訊後趕到學習班,難以抑制心中的悲憤,大罵江澤民,把公安及居委會幹部都震住了,因為此前他是極力反對他愛人煉功的。

「你們這樣做對得起你們的父母、愛人、兄弟姐妹嗎?你們還有沒有良心,明明知道她們是好人還這樣往死裏整人家,連過年都不得安寧,我現在偏要支持她煉!」公安及居委會幹部聽後慚愧地低下了頭,讓他將其愛人接走了。其他弟子也以不同方式在證實著大法,也不時有弟子親戚找公安要人,評理。

看來江澤民不顧民意的最後瘋狂,只能加速其走向覆滅。古人有「千夫所指,無疾而終」之說,意思是被眾人唾罵的人不生病也得死(必死無疑)。

善良的人們不妨拭目以待。


北京:春節期間每天抓捕大法弟子一千多人

北京消息,春節期間每天都抓捕去證實大法的弟子一千多人,由於進天安門廣場需要身份證,因此進廣場的弟子不多。北京市要求進廣場的大法弟子人數指標為0,如某個區有弟子去廣場,則由區長親自去賈慶林那兒領人。強令大法弟子保證不去廣場,否則看管起來,或送拘留所,有的還被送勞教所。因此出現了弟子不在家,區長親自帶人去抄家的惡行。

在邪惡勢力最後的瘋狂中,大陸普遍出現了強迫大法弟子寫保證書,不寫就送拘留所,再不寫就勞教,這是610近來迫害大法的邪惡規定。


山東弟子發真相材料被抓慘遭迫害

為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1月13日傍晚,我們在濟南八一立交橋下濟南軍區司令部宿舍區發放真相材料時被抓,共3男5女8名大法弟子。在部隊他們非法搜身搶包,保衛科長蠻橫打周磊(男),並將周拉到單獨房間打的頭破血流,被帶到石桿橋派出所後,周以頭撞牆抗議,昏迷過去,至今不知下落。市中區程所長,張科長帶頭恐嚇,威脅,侮辱大法弟子。他們打人上銬子,不讓上廁所。當晚,5女學員被送到劉長山看守所,未經任何手續,受到非法拘留,並被威脅勞教,判刑等。他們還被銬上(龍床),雙手銬在冰冷的床頭,晚上凍得徹夜難眠,手被銬的又疼又麻又腫,幾人因此絕食,抗議非法對待。

在有學員無辜被打時,幾個監號弟子大聲喊:不准打人,窒息邪惡,被張幹警還有幾個男幹警大打出手,並把所有抗議學員銬上龍床(手腳都銬在床上)。第4,5天起,開始灌食,灌濃牛奶粉,他們手法粗暴,用粗管子捅得鼻臉都是血,多人用一管,不作消毒處理,大量灌食,有時甚至還用灌腸設備,李小平抗議被敲掉牙齒,後經學員大聲善意申訴,聲援,指出他們對大法弟子使用手段的不當之處,劉所長才接受文明規範的灌食的意見。

至今他們幾人已絕食絕水二十多天,骨瘦如柴,口腔潰爛,頭暈,大便乾燥。其中小胡鼻腔已被插爛,無法灌食,已在輸液,看守所也往上反映情況,未能解決。我們在此呼籲社會各界善良人士關心此事,也希望國際人權組織關心一下他們的情況,將邪惡曝光,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無條件的釋放所有大法弟子。


善良人的覺醒--"我要好好研究研究法輪功"

我是內蒙古大法弟子,前幾日我與另一位功友在某地區散發真相材料, 遇到這樣一件事, 深切感受到: 通過發放真相材料, 正在喚醒迷中的世人。

當時我在另一位功友的身後, 她在我的前面貼真相材料。 我發現有兩個中年男子跟在了那位功友的身後, 他們一邊看材料一邊議論起來。 其中一人小聲說:"我一直就想找法輪大法的材料看, 可是一直找不到,今天終於拿到了。聽說有好多人煉,打死也不回頭……」另一位說:"聽說還有很多學者, 專家和教授修煉呢。 看來這法輪功一定不同尋常。 我要好好研究研究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


南昌市第二看守所用給死刑犯戴的手腳鐐迫害大法弟子

南昌市第二看守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鄒發金(60歲)、熊泉妹(50歲)因為喊了「法輪大法好!」(2000年1月12日),就被派來做轉化工作的丁莉萍及其它在場的十來個幹部戴上了穿花手腳鐐(即:左手銬右腳,右手銬左腳),鐐長僅4~5寸,不能吃、不能拉、不能動、不能睡。邪惡之徒還說這是給死刑犯戴的。

江西拖拉機廠退休職工鄒梅花,65歲,原患有高血壓中風症,左手腳偏癱,修大法後痊癒;2000年12月23日晚9點多,十字街派出所民警劉永法等人突然闖入其家中抄家,抄出真相材料後鄒被關押,並於2001年1月19日從青雲譜看守所轉到江拖派出所關押1天;1月20日惡警強迫其家屬交3千元錢後才將其放回家中。鄒梅花在江拖派出所關押時,因煉功被一年輕戴眼鏡的惡警打得眼睛青紫,腰間被踹了一腳,並被戴上手銬強迫站立。

因鄒十多天沒吃東西,體質虛弱,而且原來就患有偏癱。警察這樣用暴力對待她,本身就是違法的。


山東煙台將有大搜捕 弟子被迫離家出走

據公安內部消息,正月十五前後,山東煙台將對大法弟子進行抄家,抓捕大法弟子,許多弟子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各單位接連參加、召集緊急會議,採取緊急行動,緊鑼密鼓的部署,實行排隊入號,強迫大法學員人人過關。凡是不寫保證書的開除工職,從而達到切斷大法弟子的經濟來源的目的。許多單位的領導為了保住烏紗帽,十分無奈,說:政治是殘酷的,共產黨是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沒有道理可講,我們也沒有辦法。孰不知參與迫害大法修煉者的人將來才真是「沒辦法」。


荒唐的鬧劇

一:江聞工作條規:實報受罰,謊報可賞

佳木斯三江晚報記者田發文由於在晚報上如實報導了大法弟子逃出勞教所一事,市政府領導以「泄漏國家機密」的名義,將其掉銷記者證,開除新聞隊伍;因此事,三江晚報的總編和副總編也受到了相當的處罰。將此事在新聞工作者內部做了傳達,並要求新聞工作「要緊跟形勢,團結在黨中央周圍」。說白了,就是新聞可以是假的,只要是中央某領導人需要,造假可以獲獎。

社會到了這份兒上,人人都不敢說真話,領導都在大庭廣眾之下教人如何說謊,還唐而皇之的說和中央(江澤民)保持一致,領導們怎麼了?中國人怎麼了?難到新聞記者們沒一點心理感受?

二:草木皆兵,物質利誘

2001年元月的一天下午約5點多鐘,佳木斯的一名警察在街上抓住一名男子按倒在地進行毆打,邊打邊問:「你往牆上貼甚麼?是不是法輪功傳單?」被打的男子莫名其妙,說:「我貼的是賣房廣告……」

為了讓世人了解法輪大法,大法弟子紛紛走出來把法輪功真相材料送到千家萬戶,並貼到市區各處牆上。公安機關內部採取了與獎金掛鉤的辦法,凡抓到送傳單,貼真相大法弟子的公安幹警獎勵人民幣500元,企圖阻止世人了解大法真相。

三: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在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場發生了這樣的事,在交通要道上凡過往車輛一律被嚴加盤查,並將客車內的全部乘客弄到檢查站,一一盤問,是否煉法輪功,並讓乘客說法輪功是X教,如不說就地抓人。乘客議論紛紛說:真是豈有此理!

中華大地被江氏一夥邪惡之徒搞得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無法無天,路上行人路難行

黑龍江省建三江農管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他們在建三江必經之路設下路卡,過往車輛及行人必須下車檢查有無攜帶法輪功物品,並且只有在罵法輪大法不好的前提下才可放行。此舉嚴重損害了公民的人權。

據法輪功學員透露,建三江七星農場公安局更邪惡,他們到法輪功學員的家裏,強迫叫其簽保證書,內容如下:不進京,不聚會,不散發法輪功材料。並叫其家人1--5人擔保,並上交所謂的保證金5000元--10000元不等。沒有任何手續到學員家翻抄學員家物品,勞教法輪功學員不覆行法律程序,剝奪每個公民的申訴權力,完全使用江澤民一夥邪惡者的"人制代法制"。

另外,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在每天晚9:00後,只要路上有行人就進行盤問,稍有不慎就被抓走。每晚12:00以後見路上有行人不問青紅皂白就抓走,其目的是防止法輪功學員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


唐山消息:警察編造假口供用以誘供

近來,唐山警方以編造原唐山法輪功輔導站某負責人的假「口供」的方法對學員誘供,希望唐山學員提高警惕。


武進公安助紂為虐,逆天行事

在新年即將到來之際,江蘇武進市前黃派出所的幹警在1月23日晚,將8位大法弟子非法從家中強行帶走,在沒有任何手續的前提下,強行關押至今仍未放回。原因是怕功友們在春節期間去北京上訪,只要是仍在煉法輪功的,又是骨幹,統統帶至鎮政府集體關押。幾位功友在家中沒有違犯任何法律、法規、行政條例。卻無緣無故被關押。而公安人員公然違犯憲法和法律,非法抓人。而且他們採用極其野蠻的流氓式的手段。(一位年青的男功友不願被邪惡帶走,四個警察竟然將功友抬走,一下扔在地上,那天正下著雨,弄的該功友身上全是泥水。)

農曆春節是中國傳統節日中的最隆重的節日,在萬家團聚的喜慶日子裏,他們公安幹警人為的在給廣大人民群眾製造痛苦。卻在電視、報紙中污衊說大法弟子破壞家庭團結,把責任推到大法弟子的頭上。通過新聞媒界來誤導世界人民,以達到某些人的險惡用心。

關押其間一位朱姓功友的岳父去世,按當地的風俗這位功友要回家弔孝。於是向看管人員請假。看管人員講:你想回家可以,但你要先罵你們的師父,然後到常州去批准。真是可笑。其險惡用心可見一斑。從中不難看出公安人員辦事不是依照法律之規定秉公執法。而是依照個人意願或個別領導的心態來做事,恣意踐踏憲法和法律的尊嚴。

聽說昨天其中的6位功友被送到常州法輪功學員轉化班繼續關押。春節前後公安加大了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鎮壓。安家鎮有三個功友在年前被勞教。兩個被判勞教兩年,一個勞教三年。

不管形勢怎樣我們常州的大法弟子堅定跟著師父走,一修到底,直至圓滿。


武漢市第一女子看守所(東西湖二支溝)的邪惡曝光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專管女子)的邪惡們喪盡天良,對法輪功學員肆意施以酷刑,凡煉功的上一種睡板子鐐。板子鐐是一木板上挖一個洞,尿屎就從這洞裏排出去,衣服脫光身上蓋一床薄被,手腳銬得不能動彈,直到承受不了,答應不在看守所煉功為止。然而就是這樣,也沒有動搖大法弟子修煉的心。這些邪惡們又想出了新招,只要大法弟子煉功,就扣同號子犯人的所有的錢,不讓她們買生活用品(即衛生紙等),不讓開封門,衣服就不能曬出去,一關就是半個月,使犯人無法正常生活。利用犯人禁止大法弟子煉功,仇恨煉功人,以達到邪惡們的邪惡目的。大法弟子在獄中沒有人身自由,一個月中搜身幾次,冬天脫光衣服非法搜身。


警察的叮囑:「別聽他們(中央電視台)胡說。」

在去年十月份,在河北某市,我的一個妹妹,晚上七點多在醫療門診所值班,中央台正在播放給法輪功造謠的文章(門診放著電視)。這時從外邊進來一男子要買藥,看到電視後,對我妹妹說:「別聽他們胡說。我就是公安某某派出所的,這些天抓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和真犯人關在一起,前兩天我值班,這時送來一個犯人,因此人喝酒過量,到拘留所還未酒醒,看他很難受,又很冷,那些犯人根本不理睬。只有法輪功學員脫下衣服給他蓋上,此時他又吐了滿地。法輪功學員們用手把他吐的酒飯弄走,清理乾淨。真正的犯人個個無動於衷。一看法輪功學員和他們就不一樣,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善良的人。」


深圳大學教授羅躍輝被抓

李遠強,元旦前去北京證實大法時被抓,押回後關在寶安拘留所。

高新,一月份到學員家串門時因身上帶有真相資料被抓,現關押在寶安拘留所。

羅躍輝,原深圳大學教授,1月11日晚福田區公安六人,跟蹤到羅家強行搜家,搜走電腦兩台,激光打印機一部,硬盤三個,以及銀行卡、IP卡、光盤和書籍等若干,羅亦被帶走至今。

伍林,1月11日晚在羅躍輝家作客被公安無理帶走,現關押在寶安拘留所

黃秋蓉,1月中旬在廣州散發大法傳單時被抓,現關押在海珠區看守所

王小環、何智蘭,11月中旬在坂田地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抓,現關押在龍崗看守所


煙台消息

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勢力對「法輪功」的鎮壓已到了窮途末路、死不改悔的地步,就連我國人民傳統的春節,也不放過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根據上級「春節期間,如發現本單位或所管轄範圍內的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責任人要嚴肅處理」的指示,山東省煙台市各個派出所、居委會和單位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不惜一切手段四處抓捕它們認為危險的大法弟子,手段之邪惡和卑鄙非人民警察所為,這就是江澤民所宣揚的所謂「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然而所有跟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者,不管你出於甚麼原因,所作的一切已有記載。善惡到頭終有報,迫害正法修煉的惡人終將在劫難逃,自食惡果!

抓你沒商量

今年大年三十的上午十點,煙台石油公司副書記旬啟昌帶領保衛處副處長肖志明,政工處滕愛麗和於本軍等伙同幸福鎮派出所幹警開著兩輛麵包車和一輛轎車,氣勢洶洶來到大法弟子郝運來(化名)家,要將郝抓走。郝運來堅決不開門,雙方一直僵持到下午兩點。此時郝運來想到師父在《理性》中所講的「被抓不是目的,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要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於是他拿根繩沿著四樓的窗外往下滑,不慎被窗外的架子掛住了衣服,人跌落到水泥地上,當時不省人事。被人抬回家醒來後左腿不會動。郝的愛人見此情景厲聲指責他們毫無人道的行為,鄰居和周圍的人議論紛紛:現在警匪一家,在家好好呆著也會被抓走,真沒太平日子了!

煙台石油公司保衛處電話:0535──6817355
石油珠璣庫電話:0535──6532135

騙你來勞教

於去年12月在向世人講清真象過程被抓的大法弟子張淑梅,刑事拘留一個月被釋放一星期後,派出所的幹警又來到她家,不是臨近年關的「慰問」,而是以簽字為名,將正在福安市場賣衣服的張淑梅騙至派出所,判勞教二年。目前張淑梅還被關押在煙台市看守所,據可靠消息,此次煙台共判了四人勞教,三男一女。


郴州市2001年1月份判勞教學員名單

1、王桂珍,女,55歲,郴州市空調設備廠,判1年半。
2、李旭華,女,32歲,郴縣郵電局,判1年半。
3、古明琴,女,34歲,郴州鐵路醫院,判1年半。
4、李曉軍,女,35歲,郴州鐵路醫院,判1年半。

以上人員現均關押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


共有90多女學員被送往盤錦市教養院被判1-3年勞教,其中有遼河油田茨榆坨採油廠的劉鳳華、王玉梅、李淑娟(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