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粒子沒有對圓滿和對時間與條件的執著」

簡析勞教所的學員為甚麼會被轉化

【明慧網2001年2月24日】 聽說身邊有過去認為修的挺好的功友進勞教所後寫了決裂書,開始時深為惋惜和不解。後來有人回來了,有因寫了決裂書到期釋放的,也有一直沒寫決裂書,勞教所怕其影響別人反悔,以「有病」為由釋放回家的。她們都談了一些裏邊的情況,感觸較深,特整理出來與同修共勉。

她們說,寫決裂書的,其實不論多少所謂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核心都是一個「私」,不完全為法,還有內心深處掩蓋著的深層原因。

勞教所雖然拼湊了一些邪惡的理論,但如果真正是為正法的一顆心,無論如何也打動不了真修弟子,因為那些都是一些很低的、經不住推敲的真正「邪說」。之所以在刑具加「邪說」的威逼下矇蔽、帶動了一批人,說明學員還有沒放下的心,思想中還有空子可鑽。總體上邪惡鑽空子有三種體現:

一是利用學員的歡喜心、執著圓滿、執著個人提高境界的漏洞,從師父法中斷章取義、曲解法的內涵矇蔽學員。如管教說:你們比外面的人修的好;按照真善忍去做就行了,回到人類社會、默默無聞做好人,……應去掉爭鬥心等等。

的確,有許多學員默默無聞地為大法做了大量工作,有的沒進勞教所,誰能說他們修的不好?可是,根本的區別是,這些學員沒有以任何藉口背叛大法和師尊。

管教所說的「真善忍」和大法中的詞句是她們為達到自己的目的打的幌子,是斷章取意、曲解大法。沒有萌生修煉之心的她們怎麼可能理解真善忍的真正內涵?師父在「忍無可忍」中說:「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甚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再說寫決裂本身就沒做到真,明知大法好,為甚麼要否認?我們修煉過程本來就在常人社會按照宇宙的理默默無聞做好人,沒有錯,問題是他們好人的標準是甚麼?逆來順受、隨意撒謊、委曲求全?根本不讓你做真正的好人,首先就讓你說謊,怎麼能是好人呢?另外這個問題與爭鬥心還有關,下面還有詳述。

爭鬥心問題,這也是學員中普遍存在的問題。出來的學員說,以前絕食時也曾想過是否是爭鬥心?去北京是否破壞了常人的法律?後來通過學法認識到:我們在為大法做事時有意無意中太注重自己境界的提高。提高自己沒有錯,但陷於提高個人境界的執著中時,不知不覺就把正法擺到了第二位,個人提高擺到了第一位,長此下去,容易導致「自心生魔」。

今天的人類社會就像一片行將傾倒的竹林,在師父沒傳法之前,大家都互相「平行」,誰也感覺不到自己早已不是垂直地面,但互相間沒有摩擦不等於就都是正的。現在師父首先將我們扶正,扶正過程中必然有碰撞、有摩擦,不能因為有碰撞和摩擦就說我們不對,更不能因為有碰撞和摩擦我們就不站直了,還像原來一樣歪在那裏。我們不但應該堅強地站穩腳跟,還應伸手去扶正那些沒站起來的人,這就是助師救渡世人的過程。站直的人多了,碰撞和摩擦就會越來越少。因此正法和爭鬥心是兩回事,應分清。

二是一些學員進勞教所時心態就不是很純,比如有些人是帶著怕落下、怕不圓滿的心走出來的,進了勞教所就鬆了一口氣,以為差不多接近「功成圓滿」了,可以向更高層次突破,結果最後竟然師父也可以撇下了,《轉法輪》也可以不學了。

這裏不是指責哪個學員,每個人都有過好的關過不好的關,說不定哪一天她也會明白過來。這裏想說的是:心態要是有問題,難免不摔跟頭。

另外,邪惡之所以「轉化」得逞,與個別學員沒有理解好「以法為師」也有關係。真能以法為師的學員,任何難關也擋不住他(她)。有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弟子,因進京上訪被送到勞教所後,無論多少人輪番「轟炸」進行轉化,挨了多少電棍、竹板,也沒寫決裂,用她自己的話說:我甚麼都不聽她們的,因為只要有一句話你覺得好,馬上就可能被她們帶動。她悟到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一節中曾告誡弟子:「……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轉法輪》第213頁)。目前邪惡的市場就是甚麼「轉化會」、「揭批會」,根本就不能去,即使強迫去了也不讓他們堂而皇之地污衊大法和師父,不接受他們散發的黑色業力場。春節剛過一位學員單位要就「自焚」事件給幾名法輪功弟子開座談會,聽說記者也找去了,準備錄像。後來這些弟子不約而同一個也沒去,結果會沒開成,不了了之。所以遇到考驗過不好關時一定是自己心性有問題。

下面從法理上再談一下「私」。

有學員說,修到現在,「私」,已不僅僅指常人的名利,由於法講得明,大家都知道了放下名利情修圓滿後會得到一個世界,於是或多或少產生執著的心,執著那個美好世界,這也是「私」和「利」,是用常人心理解法造成的。

在美西法會上,曾有一個學員問師父:「師父說,修煉的人如果在內心深處還固守著自己最本質的利益那是假修。」師父回答說:「我告訴大家,修煉就是要修人的心,這是真修。……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地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得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那麼要把你拿到那個位子上去,你能達到那一點嗎?達不到。當然,我說那個佛、道不會真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但是有這樣的境界。必須得是真正地改變自己,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學員個人理解,「甚麼都可以放棄」當然包括放棄用常人心對那個美好的世界的執著。高層次的東西,只有無求才能自得,放棄才能得,抱著求心是得不到的。從法中想得到甚麼的心也是一顆私心,也應該去掉。

前幾天看學員的一篇文章中有句話觸動很大,他說的大意是:沒有法就沒有一切,包括你自己的果位。惡勢力迫害法,如果得逞了我們甚麼都沒有(當然我們知道他們不會得逞)。因此,雖然在這個特殊時期對我們來說正法與修煉實質是一體的,但在思想上法是第一位的,個人提高是同時溶於其中的。

三是舊勢力利用學員沒去掉的「情」和怕心鑽空子。一些管教常用「為親人著想」、「別讓親人為你承受」、「你們為了圓滿,讓親人受罪,太自私了」等常人之情勸說學員寫決裂書。出來的學員說,對這個問題,一定從兩方面去認識:

首先,用常人這層法去衡量,親人痛苦不是我們造成的。我們沒有觸犯常人的任何法律,上訪是「憲法」中容許的公民的正當權力,為甚麼我們上訪一定被關進監獄?被勞教?我們完全可以上訪之後安然回家,照常工作、生活,政府官員接待和處理上訪是他們的義務,可是現在在某些喪心病狂人的教唆下,他們不但不接待上訪,反而將信訪局當成監獄,實施「上訪有罪」的打壓行動,但又心虛,只好給你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的帽子來掩飾他們自己的言而無信和出爾反爾。違反了他們的強盜邏輯就倒打一耙說你「違法」,這一切明明是他們沒有人性、無情,反而賴到學員身上,說學員無情,正是邪惡勢力搞的「賊喊捉賊」的把戲。可悲的是不少家屬甚至學員自己都錯誤地默認了他們的強盜邏輯,竟然誤以為去北京是「擾亂社會治安」,因而「反悔」、「認錯」,其實這是多年來中國的「人治」(而不是法制)和強迫奴化教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人的觀念造成的,也是我們必須要修掉的東西。

第二,用大法的法理去衡量,親人痛苦也不一定都是壞事。在一次講法時有人問師父為甚麼好人不得好,壞人老不死?師父含笑做了回答,大意是:高層次的理在下面是反過來的,越是好人,高級生命為了讓他將來生命有個好去處,可能越讓他加緊還債,那麼吃的苦就越多;越壞的人,他自己已經在害自己了,還管他幹啥?需要說明的是,正法時期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另一回事,因為這種迫害雖然表現在大法弟子身上,實質卻是針對大法而來的。

但這層法理不修煉的常人很難理解,特別是發生爭論的時候,他們常常曲解了法理的真正含義還會說我們無情。如果我們能儘量用接近常人的理給他們講解,比如提醒他們借鑑「塞翁失馬,焉知禍福」的史例,用辯證的眼光看問題,或引導他們把眼光放遠放寬,他們便很容易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和現實立場理解和接受這些事情。而我們知道,親人們現在的付出、理解和接受,將來肯定能給他們帶來眼下的點滴付出無可比擬的長久幸福。

所以親人暫時的痛苦不應成為我們背叛、離開法的理由。遇到任何事情基點一定站在法上去認識。

另外,從「為親人著想」的藉口中,映射出我們學員情太重,是較容易被邪惡攻破的薄弱點。剛才新聞聯播中播出的當記者採訪一個勞教所領導時問他:主要採用甚麼方法轉化「法輪功」時,這位領導毫不隱諱地說:主要用情打動他們。這從另一方面說明學員在情上還有漏,魔看得很清楚。

出來的學員還說,在怕心作用下順著管教給的「台階」和藉口下,寫決裂書的也有一些人。

作大法中的一粒子,一沒有對圓滿的執著,二沒有對時間與條件的執著,對邪惡只有揭露,在法理中它就會自滅,對世人只有慈悲,為了這些善良的人們必須講清真象,因為他們看到了真象就已經看到了法。執著甚麼關鍵時刻都會給修煉帶來嚴重阻礙。

總之,勞教所中之所以有人寫決裂書,除了特務和歷史安排外,學員從對法的堅定是否是無條件的、對正法與修煉的認識清不清,這些問題都很關鍵。外面的學員當深以為戒,如果我們想在同樣考驗中能夠過關,那首先就要認識和去掉自身的漏洞和不純。

以上僅是一些個人體會,歡迎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大陸學員供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