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悔恨,加入護法行列


【明慧網2000年7月14日】 我曾做過輔導員工作。去年7.20被抓後在強大壓力下,由於怕心嚴重,頭腦中一片空白,師父的話全忘了,對法產生迷惑,一時迷失了方向,違心地說了錯話,做了錯事,違背了師父,違背了大法,給大法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

放回來後,慢慢冷靜下來想一想,幾年來的修煉。師父教我們以「真善忍」為準則,處處做好人,沒有錯。電視宣傳這是破壞大法。我這是沒過去關,掉下來了,等我明白過來,嚇了一身冷汗。

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這幾年的時間是白修了。此時我的極度痛苦和悔恨,真是難以言表,就是死也彌補不了自己的過錯。當時覺得我不能沒有大法,離開大法我簡直無法活下去,這樣我開始偷著學,偷著煉,因為家裏親人在我被抓走期間承受了很多,他們都非常害怕,所以他們阻止我不讓我煉,但當時我決心已定,誰也別想再阻止我繼續修下去。可單位領導、公安經常不斷地問我還煉不煉,在怕心的驅使下,我就不敢堂堂正正地說我還煉,日日夜夜都是在極度痛苦之中度過,這顆心難受的程度就像在油鍋上煎熬一樣,天天哭,每翻開書看到師父的照片就淚流不止,學法時邊哭邊學。好像《轉法輪》每一段、每句話都是針對我說的,特別是讀到「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轉法輪》P208)「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它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轉法輪》P210-211)

我看到師父的話,當時真是捶胸頓足地悔恨。為甚麼我把師父的話全忘了呢,心裏總想就是死了,也挽回不了對大法造成的損失,但是死我也要死在法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接著修。我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您說過十惡不赦的人您都度,破壞大法的您也度。無論我是哪一種人,我現在重新修,重新煉,我要跟著師父回家。從那時候起,我就拼命看書,一天三講、四講、五講……,有時甚至一天一遍。浪費一分鐘都感覺心疼。

師父在國外講法多次講到「人的身體就像一件衣服一樣,人的思想就像一頂帽子一樣,誰穿上、誰戴上就是誰。」我悟到師父這是讓我們找到真正的自己,要清醒,悟到要「明明白白」地修煉這句話的內涵。摔了這一個大跟頭,真把我摔清醒了,深深體會到大法的無比珍貴,恩師的宏大慈悲。

回過頭來看自己走過的彎路,自己就是怕心嚴重,放不下生死。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這一個怕,就可能使你修不成。」

雖然每天學法煉功,但總有一個思想包袱:修煉中關過不好,下次爭取過好,但根本上錯了,怎麼辦,心裏害怕,師父是否還管我,是不是還要我,我也不配做師父的弟子……。學法中,師父多次鼓勵我「過份擔心的話也是屬於執著了」(《轉法輪》P200)師父說,「只要你修煉,你橫下這條心去修的時候,你散失的都會回補上來的」(《轉法輪》P51)。師父在國外講話也講到「任何怕都是執著,任何執著都是障礙。」師父的話使我清醒地知道,師父並沒有因為我做錯了甚麼而放棄我,還把我當成弟子,在管我,在鼓勵我精進。當時我流著淚向師父發願,「師父啊,弟子掉下來了,但我還要重新往上修,我下決心一定要修上去,用我這個反面例子的教訓來證實大法的威德,以警示後人。」

十月份有的學員和我說我們應該站出來維護法,由於自己衝不出這個怕心,加上家裏干擾,沒能邁出這一步去。師父說,「就這一個怕,就可能使你修不成。」這時公安、單位領導天天找我談話,有時一來就是一幫,有時一天來幾次,這時我心很亂很煩。無意中我打開《洪吟》,看到‘安心’,我一下明白了師父在用安心這首詩來點化我。當時的感覺就是師父的聲音一句一句告訴我,「緣已結,法在修,多看書,圓滿近。」我一下穩住了自己,當時我明白了,我原先摔跟頭,走彎路,就是法沒學好,自己要多學法。通過學法,心性也在不斷提高。師父說:「修煉中也會使人堅強起來。」

2000年2月份春節過後,師父點化我,應該走出去維護大法。我悟到我自己去北京上訪,終於衝破了「怕」,衝破人的種種觀念障礙,衝破方方面面的干擾,邁出了決裂人的關鍵的一步。上車後我哭了,心裏說,「師父,弟子掉隊掉得太遠了,但是末班車我也一定跟上。

到國家信訪局,公安堵住門不讓進去,問我上訪甚麼,我說,我要向國家領導人說句在心裏壓了幾個月的真話,「法輪功不是宗教,更不是邪教,法輪大法是一部宇宙大法。」結果回來就被抓進看守所,拘留了一個月,在看守所因煉功,我們集體挨打。但無論怎麼打,我們學員沒有一個說不煉的。在那個環境學員們互相鼓勵,共同精進,真是一個大溶爐。得到了昇華,跟一些學員比,自己還差了很多,回來後由於再次上訪和繼續堅持煉功,又兩次被抓。但他們都沒再送我進看守所。所以我利用一切時間抓緊學法。確實在法上昇華,自己進一步悟到我們這些弟子的責任就是助師世間行。

在修煉中我每昇華一點,悔恨的心師父就給我消下去一些,越來越少。但還是有根。時不時就後悔苦惱,當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做錯了悔恨是應該的,但總在悔恨中,不能自拔就是障礙。想到自己失去甚麼,想到自己可能圓滿的層次,實際上還是私,師父讓我們修煉是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在大法遭受破壞之時,沒有任何理由再想自己。當我悟到這時,我一下子就從悔恨中跳出來了。我覺得師父把這塊物質拿掉了。

因為自己修得不好,又走了那麼大的彎路,本沒有資格向同修、特別是修得好的同修說甚麼,但我還總想說,我就是想和我有過同樣經歷、還沒完全從怕中或從悔恨中走過來的同修談這幾句。如能有一點啟發,這也是我最欣慰的。

師父的「走向圓滿」,震撼著廣大學員的心。我衷心希望,走過彎路的和不太精進的學員,能在師父新經文的鼓勵下奮起直追。師父說「放下執著輕舟快」。儘快追上來,像前邊的學員一樣,跟著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