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曾走入邪悟者的覺醒


【明慧網2000年12月7日】 提筆寫覺醒,止不住淚如泉湧。感謝師父的洪大與慈悲才有我悔過改正的機會。由於人生經歷坎坷,命運多舛,再加上因車禍帶給我的腰疾,總覺得哀莫大於心死。九五年喜得大法後,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重塑人生,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闖了一關又一關,走了一坎又一坎,發誓要跟師父回家!

99年7月22日,一場鋪天蓋地的邪惡勢力對大法對師父的迫害到來時,我義無反顧地帶著獨生女三次進京護法,遭到公安機關的非法拘捕後,我走過了監視居住、兩次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然後被判勞教一年。一年多的時間,憑著我對大法的堅信,我絕食五次,並多次沖到勞教所的大操場上煉功、背經文,遭到犯人們的毒打、幹警們的辱罵。無論再大的關、再大的難,我從未對大法與師父有半點動搖。可是當一次一次煉功護法後,環境依然惡劣,我開始感到迷茫:環境為甚麼正不過來呢?正在此時馬三家轉化報告團來到勞教所。我被她們邪惡的謊言所迷惑,最終被邪惡鑽了空子,當時我還自以為是從法上悟到的,絕對沒有錯,從而在劫難中越滑越遠。

師父說過:「我在法中告訴你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從未說要符合甚麼常人。和常人一樣那還是修煉的人了嗎?」而我們卻在邪悟的誘導下,為了符合常人,被組織到不同地區學習班做轉化報告,影響極大,流毒甚廣。由於我「轉化有功」,從而減期4個月,提前解教。

回到家,看到師父寫的幾篇新經文後,我如夢初醒,痛悔不已!為甚麼被迷惑?我深刻反省,現剖析如下:

㈠ 自滿心所致

一年多的魔難考驗,自我覺得修得好、悟性高。因此聽到馬三家xx說:「你們已經圓滿了,不用再學了、再煉了。」便信以為真。其實「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所以被拘捕勞教並不意味著有多了不起。

㈡ 不能清醒地認識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

1、錯誤地認為修煉環境得不到改變,是因為自己有爭鬥心,跟宇宙特性擰了勁,沒有為常人著想。
2、錯誤地認為自己是闖過來的,可以無為靜觀,坐等圓滿,而把其他弟子證實法的行為看成是低層次上的人所為,認為他們是執著於圓滿。

其實「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所以無論層次高低,證實大法、維護大法的同時窒息邪惡是每一個大法粒子義不容辭的責任。而符合邪變或不明真相的常人,恰恰是「人為地滋養了邪魔」。一味地求靜,求無為,才是「私」的表現。勇於犧牲自我,溶入到證實大法的洪流中,才是真正地放下圓滿。

當我從法中清醒過來後,首先做的就是幫助勞教所在押的受迷惑的大法學員。我盡最大的努力把師父的新經文帶進去。看到經文後,而今已有五人明白,一人徹底清醒。其次主動跟勞教所主管幹部肅清我的影響,嚴正聲明收回我寫的所謂轉化材料,並表明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

師父法身看到我的悔過之心後,馬上給了我補過的機會。我剛回家一個月,派出所正副所長帶著四名幹警一共六人於深夜氣勢洶洶地破門而入逼著我表態還煉不煉。我和女兒說要煉。所長說:「既然你們要煉功,家裏肯定有法輪功的書,我要抄它個底朝天。」此時我想起師父的《道法》:「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地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女兒大聲地控訴著他們,我立即打開大門衝向樓梯間大聲呼叫:「善良的鄰居們啦,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是好人啊。快救救我們呀!土匪來啦!他們沒有搜捕證三次抄我家,強行帶人、打人、罵人,欺負我們孤兒寡母,快來救救我們啦!」

刺破夜空的叫喊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警察們頓時愣住了。這時左鄰右舍紛紛解難相助評說著我們如何好、如何好。從而阻止了他們野蠻的行徑,也未帶走我們。他們走後,我母女倆感慨萬千。現在就是要主動窒息邪惡的時候,是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了。作為護法神,就是要「頂天獨尊,千手佛立」。次日晚上睡夢中,我看到半邊透明的天體中一枝紅梅含苞欲放,我驚喜地叫著:「快來看呀,紅梅、紅梅。」醒後我跟女兒說師父鼓勵我要像紅梅那樣,不畏三九嚴寒,一片丹心向陽開。

我的感受太多、太多。用我的心、我的淚寫下了這篇體會。我最大的心願是那些跟我相類似的同修們,如果能看到我的體會,也願你們早日覺醒,「更加努力地在講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