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遷安市看守所所長王鶴營罪行累累

【明慧網2001年2月10日】 源源不斷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證實大法,先後被天安門廣場的便衣警察抓走,由於被抓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北京當地的一些看守所爆滿,因此一些大法弟子被分流到各地。北京崇文區看守所就是被分流地點的其中之一。

2000年12月24日,北京崇文區看守所為減緩「容量」壓力,將100多名不報姓名的大法弟子在武警部隊的「保護」下,送往唐山看守所;他們害怕在途中出現「意外」,有意把解放軍戰士安排在每一個靠近車窗的座位上,並將解放軍戰士與大法弟子一對一「看管」就座,沿途大小警車開道,軍車「護送」。

車隊到達唐山後,面對如此眾多的大法弟子,唐山方面表示出了極大的不滿,從他們面帶愁容一籌莫展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對關押大法弟子的事情早已厭倦,尤其是他們給大法弟子在做身體檢查時表現的極為「嚴格」,不合格的被拒絕;不得已,15名大法弟子被再次從唐山分流轉往遷安市看守所;

在遷安市看守所,由於大法弟子以絕食和不報姓名來抗議非法關押,15名大法弟子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遷安市看守所的管教人員密謀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計劃,2000年12月25日開始,它們在看守所所長王鶴營的帶領下,指示4、5名公安幹警,使用殘酷手段和下流語言對待大法弟子實施了惡毒的迫害和侮辱,這4、5人輪流對大法弟子逐個單獨提審,實施酷刑,它們輪流對大法弟子打嘴巴,用繩子用力捆綁胳膊,向後背往頭部拽,前邊有人打嘴巴,後面有人用力揪頭髮、拽繩子,繩子被勒進肉裏很深,而且還是跪著;由於胳膊被繩子反綁著,並向背的上部用力捆綁,20分鐘後,整個胳膊成為紫色;它們用腳用力踩腿和腳,有人打累了,輪流來,從早上一直到深夜,臉被打的青紫、腫脹,有的學員腳到現在余傷未好,有的學員手因被繩子捆綁時間過長,至今仍在麻木!

我們在此正告遷安看守所所長王鶴營,歷史已記錄下你的罪行,等待你的將是歷史對你的審判!